586f52f61085b_24429646958b3f977c1999

馬蹄露演活醜角 默默耕耘更上層樓

無綫電視正在播放《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電視劇,拍攝這套劇集期間,馬蹄露意外地腦部受傷,引發焦慮症,令原本已多病痛的她百上加斤。

文:梁彩鳳
攝:何柏基(部分)
場地提供:Savoye Bistro

無綫電視正在播放《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電視劇,拍攝這套劇集期間,馬蹄露意外地腦部受傷,引發焦慮症,令原本已多病痛的她百上加斤。可幸的是,焦慮症康復在望,而且獲得不少同事體諒,才令她可以繼續幕前演出。

入行20年,馬蹄露演活不少醜角,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近期舉行演唱會,在內地的曝光率日漸攀升,令事業更上層樓。

在無綫劇集《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中,馬蹄露飾演日本人武田麻里,她在清遠拍攝外景期間,頭部撞到電單車。

「當時個頭『爆晒缸』,止血後就繼續拍攝,根本不知道這麼嚴重。」最初馬蹄露以為撞到腦部,先後看過數個腦科醫生,但無法根治問題,頭部好像被吊起,天旋地轉,無論站著或坐著,身體不停搖晃;有時突然變得很緊張,雙手麻痺。

薪金用來醫病

其後,一名腦科醫生轉介她轉看精神科,結果確診患上創傷後遺症的焦慮症,需要服食精神科藥物。服食藥物後,搖晃情況有所改善,但初期記性很差,無法記得很長的對白。連講對白也成問題,可幸現已漸入佳境。

早於1997年,馬蹄露已出現類風濕關節炎的癥狀,至2012年,由於牙骹、盤骨及膝蓋都腫起而再次求醫,公立醫院終確診她是類風濕關節炎。

「服藥一段時間後,洗頭後整個浴缸也是頭髮,但我沒有太上心,後來拍《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要染黑頭髮,才發頭髮真的稀疏不少,原來脫髮是藥物的副作用。」

馬蹄露現時每天吃五至六粒藥丸,此外又要去看「正骨」,以防筋腱變形,整份薪金差不多都花在醫療開支上。

「做藝員其實很難養活自己,哥哥叫我不如退下來,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我實在很喜歡演戲,工作最緊要有興趣。」

其實除非是一線當紅藝人,其他默默耕耘的演員,當中的苦處確實不足為外人道,馬蹄露部分同事要做兼職幫補收入,包括的士司機、地盤工人、保險或地產經紀、羽毛球教練等。

馬蹄露於1996年加入無綫電視,一直是包薪藝員,2016年剛取得20年服務金牌,多年來演活不同角色,最經典的要算是《真情》的May May。她憑這個角色在1997年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獲得「最厭惡角色獎」,此獎項只頒發過一次。

「當時年紀輕,不懂得把握機會,而且我本身性格較為被動,也可以說是懶,機會來到會盡力以赴,但不會主動出擊『搲撈』。」
過去20年,馬蹄露演出的角色,以尖酸刻薄為主,雖然不是大奸大惡,卻被歸類為「醜角」。

「做『醜角』的好處是觀眾容易記得你,因為做藝員的,上街時有人認出你,已經算是『執到』,還有很多演員,觀眾根本不會認得。」她說。
不過,「醜角」的壞處是較少機會接拍廣告,除非廣告同樣需要類似的角色,馬蹄露曾經演出紅威寶的廣告,內容也是罵人。

今年再開演唱會

最近,馬蹄露與許紹雄等拍攝了黑人牙膏「生活中的喜劇演員」廣告,以喜劇演員為主角,但畢竟這類廣告較少。

不少藝人北上賺人民幣,馬蹄露也有兩次機會接拍內地電視劇,不過,因為正在拍攝處境喜劇,無法抽身。馬蹄露經常演出處境喜劇,在內地有一定知名度,偶有企業邀請她到內地登台,令她賺點「人仔」。

早前,馬蹄露參加中國郵政「圓夢中國—最具影響力人物」選舉,她特地拍攝一輯靚相,作為印製明信片及郵票的樣本,惜最終未能入選。

2016年底,馬蹄露在重慶參加盛妝亞洲2016年度亞洲時尚頒獎典禮,入圍「年度時尚藝人」。

作為演員,馬蹄露獲得多方面肯定,但原來她曾參加新秀歌唱大賽。不過她小時候並無打算入演藝界。「我小時候的志願是做侍應,因為可以穿著制服,回想起來有點『戇居』。」馬蹄露哈哈笑地說。

2016年12月的《萬千星輝賀台慶》,馬蹄露與康華及樊亦敏拍攝了一首MV,獲得極大迴響。

2016年夏天,馬蹄露在機緣巧合下,開了首場個人演唱會,她有份投資,並兼任總監和策劃,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演唱會反應熱烈,吸引了高志森的注意,他創辦的春天舞台,將於今年情人節,舉辦「馬蹄露響屯門」演唱會。

做生意勿合資

馬蹄露曾於1996、1997年間,入股一間酒吧,最初共有六名股東,最後剩下她和另一名股東,前後經營兩年半,只是平手離場。

「第一年完全是『反晒白眼』,蝕了很多錢;第二年情況改變,算是『執返身彩』,總算沒有損手爛腳。」

馬蹄露表示,股東人數多,人多口雜,各持己見,經常出現「抝撬」。當時,個別股東讓顧客記賬,也有股東家人帶朋友來幫襯,卻沒有找數。

馬蹄露認為做生意不是這樣,她拒絕讓顧客記賬,同時只向股東家人的朋友提供折扣,不能免費。

「我覺得做生意千萬不要與人夾份,最好利用自己的專長,獨資做生意,賺錢的話固然開心,蝕錢也不用『揼心』。因為衰在自己手上,好過衰在別人手上。」
馬蹄露對馬賽克有研究,可以開班授徒,而她又打算學習紋身,日後可當紋身師傅。

文:梁彩鳳
攝:何柏基(部分)
場地提供:Savoye Bistro

可幸的是,焦慮症康復在望,而且獲得不少同事體諒,才令她可以繼續幕前演出。入行20年,馬蹄露演活不少醜角,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近期舉行演唱會,在內地的曝光率日漸攀升,令事業更上層樓。

在無綫劇集《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中,馬蹄露飾演日本人武田麻里,她在清遠拍攝外景期間,頭部撞到電單車。

「當時個頭『爆晒缸』,止血後就繼續拍攝,根本不知道這麼嚴重。」

最初馬蹄露以為撞到腦部,先後看過數個腦科醫生,但無法根治問題,頭部好像被吊起,天旋地轉,無論站著或坐著,身體不停搖晃;有時突然變得很緊張,雙手麻痺。

薪金用來醫病

其後,一名腦科醫生轉介她轉看精神科,結果確診患上創傷後遺症的焦慮症,需要服食精神科藥物。服食藥物後,搖晃情況有所改善,但初期記性很差,無法記得很長的對白。連講對白也成問題,可幸現已漸入佳境。

早於1997年,馬蹄露已出現類風濕關節炎的癥狀,至2012年,由於牙骹、盤骨及膝蓋都腫起而再次求醫,公立醫院終確診她是類風濕關節炎。

「服藥一段時間後,洗頭後整個浴缸也是頭髮,但我沒有太上心,後來拍《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要染黑頭髮,才發頭髮真的稀疏不少,原來脫髮是藥物的副作用。」

馬蹄露現時每天吃五至六粒藥丸,此外又要去看「正骨」,以防筋腱變形,整份薪金差不多都花在醫療開支上。

「做藝員其實很難養活自己,哥哥叫我不如退下來,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我實在很喜歡演戲,工作最緊要有興趣。」

其實除非是一線當紅藝人,其他默默耕耘的演員,當中的苦處確實不足為外人道,馬蹄露部分同事要做兼職幫補收入,包括的士司機、地盤工人、保險或地產經紀、羽毛球教練等。

馬蹄露於1996年加入無綫電視,一直是包薪藝員,2016年剛取得20年服務金牌,多年來演活不同角色,最經典的要算是《真情》的May May。她憑這個角色在1997年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獲得「最厭惡角色獎」,此獎項只頒發過一次。

「當時年紀輕,不懂得把握機會,而且我本身性格較為被動,也可以說是懶,機會來到會盡力以赴,但不會主動出擊『搲撈』。」

過去20年,馬蹄露演出的角色,以尖酸刻薄為主,雖然不是大奸大惡,卻被歸類為「醜角」。

「做『醜角』的好處是觀眾容易記得你,因為做藝員的,上街時有人認出你,已經算是『執到』,還有很多演員,觀眾根本不會認得。」她說。

不過,「醜角」的壞處是較少機會接拍廣告,除非廣告同樣需要類似的角色,馬蹄露曾經演出紅威寶的廣告,內容也是罵人。

今年再開演唱會

最近,馬蹄露與許紹雄等拍攝了黑人牙膏「生活中的喜劇演員」廣告,以喜劇演員為主角,但畢竟這類廣告較少。不少藝人北上賺人民幣,馬蹄露也有兩次機會接拍內地電視劇,不過,因為正在拍攝處境喜劇,無法抽身。

馬蹄露經常演出處境喜劇,在內地有一定知名度,偶有企業邀請她到內地登台,令她賺點「人仔」。早前,馬蹄露參加中國郵政「圓夢中國—最具影響力人物」選舉,她特地拍攝一輯靚相,作為印製明信片及郵票的樣本,惜最終未能入選。

2016年底,馬蹄露在重慶參加盛妝亞洲2016年度亞洲時尚頒獎典禮,入圍「年度時尚藝人」。

作為演員,馬蹄露獲得多方面肯定,但原來她曾參加新秀歌唱大賽。不過她小時候並無打算入演藝界。「我小時候的志願是做侍應,因為可以穿著制服,回想起來有點『戇居』。」馬蹄露哈哈笑地說。

2016年12月的《萬千星輝賀台慶》,馬蹄露與康華及樊亦敏拍攝了一首MV,獲得極大迴響。

2016年夏天,馬蹄露在機緣巧合下,開了首場個人演唱會,她有份投資,並兼任總監和策劃,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演唱會反應熱烈,吸引了高志森的注意,他創辦的春天舞台,將於今年情人節,舉辦「馬蹄露響屯門」演唱會。

蝕賣股票為買樓

馬蹄露一直住在大埔區,踏入社會工作後,居住在家人的物業,是兩房一廳的單位:「當時家中空間不敷應用,姊姊要『瞓廳』,所以搬出來居住。」

後來,馬蹄露父親患上柏金遜症,健康轉差,最終入住安老院,前後住了八年。

「這是一個沉痛的決定,因為媽媽年事已高,獨力照顧爸爸太過吃力,爸爸一直很想返家,但我們無法購買更大的房子。」

2014年底,馬蹄露與姊姊合力買下一個三房單位,終於讓家人再次住在一起,不過,父親經已離開。

「當時我與姊姊沽掉手頭上的股票,才湊夠錢買樓,部分股票是蝕賣,好在現時樓價上升,抵銷部分損失。」馬蹄露說。

做生意勿合資

馬蹄露曾於1996、1997年間,入股一間酒吧,最初共有六名股東,最後剩下她和另一名股東,前後經營兩年半,只是平手離場。

「第一年完全是『反晒白眼』,蝕了很多錢;第二年情況改變,算是『執返身彩』,總算沒有損手爛腳。」

馬蹄露表示,股東人數多,人多口雜,各持己見,經常出現「抝撬」。當時,個別股東讓顧客記賬,也有股東家人帶朋友來幫襯,卻沒有找數。

馬蹄露認為做生意不是這樣,她拒絕讓顧客記賬,同時只向股東家人的朋友提供折扣,不能免費。

「我覺得做生意千萬不要與人夾份,最好利用自己的專長,獨資做生意,賺錢的話固然開心,蝕錢也不用『揼心』。因為衰在自己手上,好過衰在別人手上。」

馬蹄露對馬賽克有研究,可以開班授徒,而她又打算學習紋身,日後可當紋身師傅。

廣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