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難民到做科企CEO 她令殘障者用意念駕駛汽車 | 名人視野

由難民到做科企CEO 她令殘障者用意念駕駛汽車 | 名人視野

【意念駕駛】近年整個美國媒體都為一個黑科技所瘋狂,有很多人曾經幻想過的「意念移物」,到現今這個黑科技竟將幻想變成現實。令所有人震驚的是,這個黑科技的發明者Tan le曾經是一名偷渡客,如今已經成為無人不曉的矽谷精英。

撰文:Cheryl |圖片:Emotiv

四歲偷渡到澳洲生活

Tan Le曾在TED發表了兩次演講,一次關於她的黑科技,一次關於她的身世。Tan Le的故事令所有人都難以想像,一個偷渡的女生竟然在異國他鄉做出這麼偉大的事情。

Tan Le四歲的時候,她和母親,祖母和妹妹逃離了他們的祖國越南,到了澳大利亞尋求更好的生活。

Tan Le一家花了五天的時間與超過150人一起乘船渡過南中國海,後來被一艘英國油輪救起,在馬來西亞的難民營住了三個月。

最終,他們到達了澳大利亞,定居在墨爾本。Tan Le憶述: 「這是一個非常令人難以置信的感覺,因為澳大利亞給了我們更多的東西。它的確非常廣泛,不僅僅是地理空間上,還有思考的空間,擴大我們的視野。」

意念駕駛
Tan Le曾在TED發表了兩次演講,分別關於她的黑科技和她的身世。

挑戰各種「不可能完成」的事

在開初,Tan Le一家很窮,母親在農村幹活,後來去了汽車組裝線,每週工作6天。

除了生活上的必要開支,母親努力地節約每一分錢,剩餘的錢都用來為姐妹倆繳納英語和數學的學費。

當時澳洲的歧視問題還是很嚴重,不時在街邊還是會看到「亞洲人,回家去吧」的塗鴉。Tan le總會堅強地在心裡默默告訴自己: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超越你們!

因為Tan Le的母親總會提醒她,你沒有任何選擇。母親曾對她說:「放手去做吧,做真正的自己」。

有了這股韌勁和不服輸的精神,Tan le努力不斷向前。考上墨爾本莫納甚大學(Monash University )。獲得學位後,她曾擔任律師和軟件企業家。後來她去到了矽谷,創立了一個研究小組,努力工作,開始嘗試挑戰各種「不可能完成」的事。

努力了整整一年,雖然他們一文不名,但卻沒有任何事情能阻擋這個團隊達成目標的決心。每一晚,整個團隊仍在努力工作著,在那些被人看來是非常瘋狂的想法上不斷地有新進展和突破。

意念駕駛
Tan Le的母親總會提醒她,你沒有任何選擇。母親曾對她說:「放手去做吧,做真正的自己」。

意念駕駛汽車

Tan Le在2011年創立了一家大腦研究公司——Emotiv Systems。這間公司的想法瘋狂,但同時亦在做令所有人都驚嘆的偉大事情。

Emotiv Systems開發的技術可以讓人們利用自己的想法控制汽車,它有一套認知系統,是非常高級的人機交互,而且是人機交互的終極形態——讀心 / 腦術(reading minds)

根據你用腦電波發出的指令,它可以讀懂你的想法,通過監測你的腦電圖,追蹤和改善你的注意力和情緒,從而控制其他設備。

「大腦由數十億個神經元組成的,當神經元相互作用時,化學反應會發出電脈沖……我們使用頭戴式耳機來測量這些電脈衝,這是完全沒有侵入性的。」Tan Le說。

她補充:「然後,我們使用機器學習來測量這些脈衝,並將這些模式轉換成命令或意義……所以能用頭腦打開燈光,控制機器人或駕駛汽車。」

基本的意念控制指令,如推、拉,平衡,旋轉,甚至是消失,它都能理解。即使是毫無經驗的人,第一次也能操作成功。類似於手機、電腦等智能設備,還有一系列的智能家居,全靠你的意念就能控制。

靠著意念,無需動手,也能操控無人機、小賽車:甚至是自動駕駛的汽車。而對於殘障人士來說,如果能夠利用意念控制輪椅和義肢,簡直是巨大的進步。

意念駕駛
Emotiv Systems根據你用腦電波發出的指令,它可以讀懂你的想法。

2017年,一名四肢癱瘓的男子Rodrigo Hubner Mendes利用Emotiv的技術駕駛一級方程式賽車,並使用機載電腦將他的思想轉化為車輛命令。
Mendes是非營利組織Rodrigo Mendes Institute的創始人,他坐在車中時解釋說,該團隊使用電腦設備來繪製大腦的電圖,這意味著想法和大腦模式可能與不同的命令相關聯。

現年41歲的Tan Le是Emotiv的成功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隨著Emotiv的運作,Tan Le現在是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未來神經科技和腦科學理事會的成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