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加劇通脹 不確定前所未有 股市反覆在所難免|力奇

俄烏戰爭加劇通脹 不確定性前所未有 股市反覆在所難免|力奇

投資

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力奇便以「完美風暴」形容市況,簡言之,就是中港股本身的弱勢;加上美股轉弱、通脹壓力、聯儲局加息、戰爭,以及制裁刺激商品價格等利淡因素,交雜在一起形成的「風暴」。

如此一致的利淡並不常見,故早已預期風險資產的市底會備受考驗,筆者更斷言風險資產「瓜多過菜」;

其後,港股創多年低位,以至標準普爾500指數創近九個月來收市新低都不令人意外。

畢竟,現時是比較難找到樂觀的原因,最多也只能祈求物極必反的一刻。

烏克蘭為歐洲糧倉

首先,戰爭開始前,農產品價格已上升至多年新高,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早前公布,2月全球食品指數按月升4%,按年漲24.1%至140.7點,創紀錄新高,自2020年中以來,指數累升逾50%。

該署行政總監指,2月的指數仍未反映戰事爆發後的食品價格變化,烏克蘭被視為歐洲糧倉之一,俄羅斯也是多種農作物的主要供應來源,WFP原先估計,俄羅斯與烏克蘭今年供應的穀物總量為3,250萬噸,相當於全球的四分之一。

雖然暫時不能確定受影響的供應量有多少,但預期會進一步惡化,警告全球飢荒的情況可能是難以想像。

外電亦報道,因應俄烏戰事及巴西農產品失收,中國買家近期增購美國農作物,以應對商品短缺危機,美國交易商稱中國企業近期訂購20個貨櫃的美國大豆,以及相當於10隻遠洋船裝載量的小麥。

中國是全球最大農作物進口國,中方的採購行動反映了大戶的判斷。

高盛稱,戰爭擾亂來自黑海地區的供應,航運中斷、購進成本飆升,以及對烏克蘭新季種植前景的擔憂,使得全球穀物市場面臨1970年代以來最嚴重衝擊。

美國的種植面積已亦接近歷史紀錄,沒有空間來進一步增加種植面積,而且化肥價格太貴,已經沒有可以簡單提高收成的方法,更何況敵對的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合共佔整體肥料出口約20%。

 俄烏戰爭加劇通脹 不確定前所未有 股市反覆在所難免|力奇

俄羅斯為石油重鎮

能源方面同樣是危機四伏,俄羅斯是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佔全球產量17.1%,而且是第二大原油出口國,佔原油市場12.1%,僅次於佔12.5%的沙特阿拉伯。

俄羅斯每天出口400萬至500萬桶原油和200萬至300萬桶成品油,去年美國平均每天從俄羅斯進口67萬桶石油。

美國汽油平均售價已升至每加侖逾4美元,在某些地區,價格更超過了5美元。

有分析認為,即使美國政府不發出對俄羅斯能源進口的禁令,鑒於市場參與者的主動迴避,禁制早就存在。

數據顯示,俄羅斯3月一半以上的原油沒有賣出去,摩根大通的分析師亦指,三分之二的俄羅斯石油難以找到買家。

這意味著俄羅斯原油和石油產品海運出口每天下降300萬桶,這是自二戰以來的第五大單月中斷,僅次於1973年阿拉伯石油禁運、1978年伊朗革命、1980年伊朗與伊拉克戰爭和1990年伊拉克與科威特戰爭。

即使俄羅斯的石油賣得出去,買家亦別妄想從中圖利,英國石油公司蜆殼早前以大額折讓價購入10萬噸俄羅斯原油,遭到烏克蘭官員炮轟,蜆殼為有關決定辯護,表示會捐出該筆交易所得淨利潤,以支持烏克蘭人道工作。

 俄烏戰爭加劇通脹 不確定前所未有 股市反覆在所難免|力奇
(圖片來源:iStock)

不確定性前所未有

蜆殼回應稱,深切明白到有關交易的爭議性,絕非輕率作出決定,有關決定是與政府進行密切對話後作出,以確保符合政府指引及確保國家的能源安全,公司會努力尋求其他石油來源,但各方應明白,俄羅斯是全球重要的石油供應來源。

由此可見,列強真的是技窮才迫於無奈買侵略者的石油。

有分析員表示,雖然油價升穿100美元一桶,但之前美國能源企業不急於增產,更傾向把現金回饋股東。

以油田服務商Baker Hughes為例,3月初的一周活躍鑽油井數量減少三個,至519個,是1月以來首度下滑。

高盛警告,鑑於資本支出增加的滯後性,鑽探和使新油井上線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以至價格引發的頁岩油供應增加,並不是應對當前大規模且直接的供應衝擊的合適的機制。
該行認為,解決這場衝突和石油短缺的不確定性,前所未有。

未有戰爭前,通脹已是死穴;加上戰爭,股市難免反覆。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圖片來源: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