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具「削髮」DNA

投資

要聞:

希臘債務到期日浪接浪,仿如無底黑洞,2012年3月20日又有一批價值145億歐元貸款到期。「救世主」德國擺明車馬,逼希臘的債權銀行「削髮」(haircut);否則一拍兩散。

「削髮」後,希臘避過違約一劫,恒生指數應可順利突破21,000點水平。惟「削髮」行動陸續有來,作為「歐豬」債權銀行之一的滙豐控股(00005)難免上身。若「不削髮」,希臘馬上破產,港股16,170點堪虞。「削髮」行動震動全球,投資者不可不知。

「削髮」這個概念是由英文haircut翻譯過來;意指債權人大幅減少債仔的償還本金。查實,頭髮過長,髮尾會開叉,債台高築猶如三千煩惱絲,債仔恨不得一刀切減少欠款。 希臘欠下3,536億歐元公共債務,公共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高達142.7%。希臘政府向私人部門借入的債務,可以舊債換新債,原本10元的債務可用五折,甚至三折還款。 事關債主深明逼死債仔也無補於事,按希臘2010年經濟負增長4.5%情況,肯定捱不起4.3厘息,故希臘債台只會愈築愈高。所以當時談判另一重點是降低新債券票面息率。 市傳希臘債權人願意接受新債息3.6厘,所以「削髮」已經到了水到渠成階段。 不過,債權銀行一定要為「削髮」上身。環球金融股滙控相信亦不例外。 滙控在2011年中期報告資料顯示,集團在希臘的主權債務及政府機構的風險承擔為11億美元(約85.8億港元),2011年中期業績已為此減值0.65億美元;在其餘「歐豬」(PIIGS)的風險承擔,則達71億美元(約553.8億港元)。

粵海上演港版「削髮」

回顧過去,原來「削髮」歷史源遠流長,據記載史上第一次「削髮」,希臘城邦更是始作俑者。 公元前454年(相當於周朝春秋時代),希臘十大城邦借入大量資金,但最後無力還債;其中八個城邦談判「削髮」。原來,逾2,000年前希臘人已埋下「削髮」的DNA(基因)。 歷史上債仔亦屢屢自行「削髮」。好像1917年俄國革命後,宣布停還沙俄債券,當時債券持有人自然一無所有。 惟「德國股神」科斯托蘭尼看準前蘇聯倒台後,繼承其政治地位的俄羅斯聯邦最終會承認沙俄債券,遂大手買入沙俄債券,結果一擊即中。 香港亦曾出現「削髮」。話說1998年底,廣東省政府在港窗口公司粵海企業宣布暫停償還本金,粵海企業等窗口公司負資產達200億元。及後廣東省政府和債權銀行多番談判後,終獲「削髮」43%。 廣東省政府亦將東深供水項目注入粵海投資(00270),定時定候加港人水費,變身公用股,此乃後話。 話說回來,希臘債台高築,令人扼腕嘆息。事關希臘是歐洲文明古國,亦出了如蘇格拉底、阿里士多德等著名哲學家。若今日希臘人如祖先們般勵精圖治,情況肯定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