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謀出路 藝團社交平台演出 冀反思網絡社交焦慮

另謀出路 藝團社交平台演出 冀反思網絡社交焦慮

另謀出路 藝團社交平台演出 冀反思網絡社交焦慮
另謀出路 藝團社交平台演出 冀反思網絡社交焦慮
另謀出路 藝團社交平台演出 冀反思網絡社交焦慮
另謀出路 藝團社交平台演出 冀反思網絡社交焦慮

一場世紀疫症顛覆過往生活常規,當局關閉娛樂場所,當中藝術團體現場演出陷於冰封。有團體另覓出路上月上演了一齣「潛入式Facebook戲劇體驗」,舞台移師至社交平台,演員只靠虛構角色在FB帳號的定時貼文、圖片、影片和直播,將角色的經歷似真亦假地呈現在觀眾眼前。藝團除探索全新演繹方式外,冀透過此故事讓觀眾反思社交關係和網絡社交焦慮。記者:張逸羲
 

藝術團體「三點水創作」於2月中至3月初在FB上演一齣題為《My Second Life》與現實時間同步的互動戲劇,故事圍繞兩名女孩︰Windy和Joyce。Windy是一名普通女孩,受父母影響令她自覺比不上胞姊,故會模仿胞姊行為冀獲認同。胞姊意外離世,Windy認識KOL(網紅)Joyce,改為模仿Joyce的嗜好,後來更會跟蹤、騷擾和綁架她。劇團為2名主角和6名配角在FB建立「個人帳號」,有如真人般加入學歷、年齡和興趣等個人資料,觀眾要在網上登記,選定與一名配角的FB帳號加為好友,「追蹤」他每天貼文經歷。之後透過配角其他「好友」留言,尋找主角及其他角色帳號加為好友,才閱覽他們的故事線,全面了解整個劇情發展。

該劇監製羅淑燕指,社交網絡變成「炫耀平台」,普遍用家用作分享「快樂」生活,但瀏覽他人FB時卻「覺人地好幸福,自己好可悲」。劇團冀今次演出讓觀眾反思網絡造成的焦慮;坦言用FB講故事對劇團帶來很大挑戰,因一般舞台劇可透過對話、道具或場景講故事,但將傳統演出方式放上FB,便變得突兀,舉例Windy自覺比不上胞姊,過往可用旁白交代,但今次則用了父母與姊姊影畢業相時,只有三人影合照,忽略女主角的存在,劇團以過程中手機誤開了錄影功能,上載整個拍照過程,觀眾因此窺探到主角與家人關係等。另外,部分劇情受到局限,中後段的懸疑情節如涉綁架情節,擔心公眾誤信為真引發恐慌,要加以調整。

演出早前已「大結局」,導演黃翰貞對整體感滿意,但承認有改進空間。而劇團將製作特輯,收錄整個故事,預計5月上載至YouTube,讓市民免費觀看。
《My Second Life》獲藝發局「藝術數碼平台計劃」資助30萬元,支援疫情期間無法演出的藝術團體,同樣獲資助的還有劍麟粵劇團「《斬二王》自助導賞看排場」,亦採用了即時通訊軟件與觀眾互動,觀眾入場時同獲發一張QR Code,掃描後會進入一個WhatsApp帳號,可即時收到劇目相關資料,例如情節背景、道具圖片簡介等,還有戲曲冷知識。執行監製周嘉儀舉例,「配馬」一幕本來只有演員憑空演繹洗馬、上馬鞍等動作,而觀眾透過WhatsApp收到戰馬圖片,並簡單解釋演員動作,有助理解情節。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