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懷由家教開始  唐英年:文憑試須納中史考核

愛國情懷由家教開始 唐英年:文憑試須納中史考核

愛國情懷由家教開始  唐英年:文憑試須納中史考核
愛國情懷由家教開始 唐英年:文憑試須納中史考核

“香港人呢又唔鍾意你太過Hard Sell(硬銷)”

香港現今憲政的主旋律離不開五個字——愛國者治港。上月中於立法會動議二讀的《公職條例草案》,亦為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作法定要求,以及羅列正、負面清單供參考。在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的眼中,「愛國情懷呢一點,就好難去用一個客觀嘅數字去衡量」,惟加深對中國內地的認識有助建構愛國情懷,他自己是透過家人言傳身教培養,認為有必要改革教育制度,將中國歷史科納入升中評核,以及文憑試的必修科。

2019年反修例期間,除遊行示威外,亦有許多警民衝突,身兼香港友好協進會長的唐英年接受《am730》專訪時指,「見到好多黑衣人對於一啲愛國人士,表達一啲不滿嘅時候,佢係會行埋去打佢㗎」,不能接受相關行為,嚴懲暴力有助警戒犯案者,「同埋有個阻嚇性」。唐認為,港府當時無力保護國家安全,最後由中央政府出手訂立《港區國安法》,「佢哋做嘅嘢(反修例運動)係唔啱㗎,咁所以求仁得仁啦」。

家長言行看在眼裡
《港區國安法》與「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是要為堵塞國安漏洞,確保「一國兩制」實踐得行穩致遠,落實愛國者治港,然則何謂愛國?唐英年認為,「愛國情懷一定係出自內心」,首要對祖國有認識,最理想就由童年開始,「睇到祖國嘅經歷」,與之建立聯繫。香港出生的他稱,早於兩、三歲時,母親就會帶自己回上海見親戚,「一路都對祖國有認識」,至七、八歲開始印象深刻時,認知當刻的新中國正面臨大挑戰,很多人民的生活欠佳,於上海吃小籠包要用糧票,而且並非尋常人家吃得起。

唐英年指,愛國教育應由家庭開始「教育佢嘅子女」,惟不代表需要刻意為之,主要透過父母的言行舉止身教,「細路哥就會自然看在眼內」記在心裏。他憶述解放初期,已取得身份證的爺爺來港數月後,有見中共將企業收歸後卻不懂管理,不忍經營多年的心血「崩潰」,決定以小經理的身份回去幫忙;父親亦早於四十多年前投資內地,哪怕文革期間也有生意來往採購棉花,自己就在父輩的耳濡目染下,培養出愛國情懷。

人心回歸「慢不得亦急不來」
除卻家教,唐英年指出學校的重要,「我好強烈認為由小學開始,就必須有中國歷史嘅內容」,不論科目的名字稱作國民教育、中國常識或中國歷史也好,這些內容都必須納入課堂教授「要考核」,將來所有小學升中、文憑試等重要考試都須納入中史為必修科。他認為香港回歸中國23年,土地及主權確實「回歸咗」,惟人心方面的回歸工作雖然漫長,卻是必須要做且「慢不得,亦都急不來」,「喺教育嗰度去做係個好好嘅改變」。

唐英年表示對年輕人有信心,明白他們得悉內地部分情況後有不同睇法,自己不認同暴亂,卻理解為何會有此表達方式。他強調所有人都須守法,指出香港其中一個大優勢,就是擁有穩定、開放、多元的社會,「大家必須要學識相互包容」;並認為歡迎與接受中央政府做法者,「係遠遠多於反對嘅人」;很多人看到落實《港區國安法》後,香港由亂轉治這個轉折,反映香港人不喜歡亂,市民希望在安定環境生活。他亦認為,香港人對中國有充份認識後,有足夠的認知及判斷力,「知道乜嘢係啱,乜嘢係錯」,不相信會有人仍對錯不分,「香港人其實最終同基本上都係愛國」。

愛國情懷由家教開始  唐英年:文憑試須納中史考核
愛國情懷由家教開始 唐英年:文憑試須納中史考核

勿用Shock Therapy
除卻校園學習外,唐英年直言現在香港與內地的交流遠遠不足夠,不單須加強莘莘學子的內地交流,政府亦需要為已離開校園的社會人士舉辦同類活動,對象應涵蓋政府的公僕,以及加入商界的普通市民,「應該提供更多機會俾佢去內地考察」。他指出,過去有送公務員去英、美學習,現今應加強與內地的交流,「對祖國建設有更加深嘅認識」。
至於一般年輕人,唐英年促政府避免使用「Shock Therapy (震撼療法)」,一下子讓年輕人到廣西、雲南的山區恐怕會嚇驚對方,建議一開始先讓青年到北京、上海、廣州及深圳等內地發達城市,例如最靠近香港的深圳市,讓他們知悉基本上已與本港看齊,並觀察箇中差異。隨後再讓他們到西安、武漢這類二線城市,「認識得到幾千年源遠流長嘅文化古城」,及至今日的發展過程。

香港人唔鍾意Hard Sell
至於國安教育是否足夠,唐英年表示政府落實《港區國安法》這年,已做大量工作宣傳,例如設多幅廣告板、電視短片等,只是市民有否留意到。他認為政府應繼續做,並利用「國安教育日」加強推廣尤其重要,不過點出香港人一個特質——「唔鍾意你太過Hard sell(硬銷)」,不能強迫港人每日看一次國安宣傳片,或者參加一個展覽,「呢一套香港人又唔Buy(不接受)」。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