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活在地獄 驗屍傷口多達130處  5歲童生前遭「飛高高」拋撞天花板

    活在地獄 驗屍傷口多達130處 5歲童生前遭「飛高高」拋撞天花板

    5歲女童Z懷疑被生父和繼母於18年1月虐待致死,案件昨在高等法院(圖)開審。涉案的生父和繼母否認謀殺罪,繼外婆則否認殘暴對待兒童罪。控方陳辭形容,女童與案發時僅8歲胞兄如活在地獄,透露女童與胞兄經常遭生母和繼母參與懲罰遊戲「飛高高」和「扮超人」,拋高至撞到天花板,女童驗屍報告發現身上有多達130處傷口,兄長驗傷報告同有130處傷口。女童Z的生母M昨出庭作供,指女兒2015年入讀幼兒園時毋須穿著尿片,亦可正常走路和自理,學習能力和學業表現正常。
     

    29歲男被告、報稱任運輸工人,為案中男童X和女童Z的生父;30歲女被告,為家庭主婦,是男被告的第二任妻子,兩名稚童繼母;56歲第三被告、任會計文員,是女被告的母親,兩名稚童的繼外婆。

    控罪指生父與繼母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期間,被控兩項對所看管兒童或少年人虐待或忽略罪,以及於2018年1月6日謀殺女童Z。外婆則否認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18年案發時,兩童分別只有8及5歲。法官就本案頒下匿名令及限制報道,不能披露涉案被告、事主及證人資料及相片,包括住址及所就讀學校等。
    控方陳辭指,男被告與兩童生母M於2013年分居,2015年離婚,M之後定期探望兩名子女。至2016年9月,男女被告開始拍拖,兩個月後結婚,女被告更帶同與前夫所生女兒Y搬入男被告與家人同住的公屋單位。之後,男女被告會體罰X及Z,但遭兩童同住祖母及男被告胞弟阻止,X曾被父掌摑至出血。於16年X約6歲、Y約5歲、Z約3歲。

    冬天睡地上沒有衣物或被鋪保暖
    2017年8月10日,男女被告連同3名幼童搬到一私人屋苑居住。男被告更不容許兩童生母及祖母探望兩人。控方形容,X和Z從此活在地獄。男女被告會以不同方法虐待X和Z,包括整夜綁著兩童、要他們罰企或罰跪,用藤條和拖鞋虐打。X曾向警方指出,父親每次會打他30至50下,直至滿意為止。兩童每日未必獲得食物,又或只能食男女被告和Y食剩飯菜,即使冬天只能睡在地上,並沒有衣物或被鋪保暖。
    控方更透露,兩童經常要玩懲罰遊戲包括「飛高高」和「扮超人」;所謂「飛高高」是將小朋友拋起及撞到天花板,而「扮超人」是兩名成年人捉住小朋友四肢搖晃;至案發當日女童仍受此虐待。

    至於女被告母親間中亦要代為照顧三童,控方指,繼外婆知悉虐待事件,但未有阻止或施以援手,亦曾體罰兩童,以及沒有向兩童提供足夠食物。控方指,男女被告嘗試透過不斷指X和Z頑皮,將施虐行為合理化。至2018年1月6日,男被告報警,救護員到場時,發現Z躺在客廳,已無呼吸和脈搏,並穿上尿片,Z送院經搶救證實不治。驗屍後發現,Z全身有逾130處傷勢。至於兄長X亦同日被送院,身上亦有逾130處傷勢,而體重亦過輕。

    生母作供︰無爭撫養權祖母憂見不到孫兒不開心
    女童Z的生母M昨出庭作供,指二人是中學同學,07年起拍拖,其後前夫做理貨員,她任收銀員。但前夫轉做文職後,經常到內地及不回家,即使前夫在家亦會偷偷與其他女性通電話,二人關係亦轉差,一次再起爭執時,前夫要求離婚。二人離婚後,M沒有爭撫養權,主因兩童祖母表示若無法再照顧一對孫兒感不開心。但M形容前夫「好愛錫屋企人,唔係特別暴躁嘅人」,只記得在X不足1歲時,曾因推跌飯碗而被他拍打臀部,之後沒有其他體罰情況。M又指,女兒Z遷出祖母寓所前,是正常的小朋友,2015年入讀幼兒園時已毋須穿著尿片,亦可正常走路和自理,學習能力和學業表現正常。離婚後,M仍有探望兩童,但自繼母遷入公屋後,M只能要求祖母將兩兄妹帶到其他地方見面,後因繼母不喜歡M與一對子女見面,M與兩幼童見面次數愈來愈少。至兩童搬到私人單位後,前夫對她要探望兩童的要求諸多推搪。她最後一次見子女是2017年7月與他們到廣州旅行。

    活在地獄 驗屍傷口多達130處  5歲童生前遭「飛高高」拋撞天花板
    (資料圖片)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