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成唔成功唔係睇佢有無搞活動”

落實《港區國安法》及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是否就足以修補國家安全的漏洞?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am730》專訪指,「(政府)梗係仲有嘢要做啦」,並參考新加坡建國初期經驗,認為政府應盡快將司法、傳媒、教育三個範疇「換班」,又批評現時有關國家安全的教育不足夠,即使每年4月15日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也只是徒具形式。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參考新加坡立國初期,施永青認為司法、傳媒及教育為建制派必須「擁有嘅武器」,具體做法可透過「換班」及「嚴懲」。他相信北京會為香港盡量保留普通法系統,惟一旦牽涉國家利益,甚至政治的案件,將來或不准外籍法官及「唔配合嘅」本地法官參與;又認為,中共在港管治「都未曾係好穩陣」,需要設法整治與中央對著幹的人。
香港近年議題離不開國家安全,施永青認為過去的國安教育都可謂失敗,而由2015年開始訂立的國安教育日,由成效來看基本是徒具形式,「成唔成功唔係睇佢有無搞活動」,應當研究為何不成功。他認為,過去教育界的不同持份者均怕在擁護、效忠等議題表態,現時需要由有能力的愛國者接替相應位置,並將反對派的風頭壓下「滅佢威風」,才能令愛國者的聲音產生影響力。

至於傳媒方面,施永青指出,若政權穩固當然不怕批評,但綜觀現況有必要加強傳媒掌控輿論。他預計上述工作需時數以十年計,除非透過權力手段加速,才可於一兩年有成效。

過去太想當然
全國人大常委使出「組合拳」後,施永青認為香港只有一個選擇——二次回歸,中央政府「係唔會讓步」,為此不惜犧牲港府的部分認受性。他認為香港人過去太想當然,「以為自己要乜就可以要乜」,未認清香港屬於中國,而中國由共產黨執政的現實,若不接受現實「一係真係要革命」、「你又驚死嘅,咁唯有移民囉」。他指出,留在香港都需要受限於政治體制、大國博弈等客觀環境,香港人需要認清處境,「先搵到一條最適合自己走嘅路」。不少泛民、本土派人士因《港區國安法》而被控或身陷囹圄,施永青覺得反對派都知悉「原本條路行唔通」,不可能重演前年的所為,再請外國制裁、堵路破壞社會秩序而離港逃亡,其他人都應該作出選擇。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籲檢討何以成效不彰 施永青指國安教育應慎選立場堅定者主事

留港者須作選擇
而泛民將來,施永青相信仍可參選立法會,「你要同中央對著幹就無得選啫」,單純研究政策者「可以去傾」,但選舉就不可能再「鬥反共,鬥反中」、「餐餐都話要燒《基本法》」;中共目的亦很清楚,就是管治團隊不能落入親西方者手中,因為一旦親西方就容易成為西方代理人,而忽視中國的利益。談及議員被DQ(禠奪資格),「你宣誓嘅時候做嗰啲行為,全世界都唔會容許㗎啦」,他認為對方選擇這些行為,就應預計到後果。
施永青認為普遍年輕人「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移民,二是留港生活;選擇後者就不會想香港亂,只好調整立場,「諗出一套理由去自己接受現實」,否則若逼於現實「形勢比人強」,欲又解釋不到個人行為,「佢會精神分裂㗎」。施指,年輕人於反修例期間所做的違法之事,一度被社會及傳媒肯定「捧佢做英雄」,「認為呢啲係正義嘅事業」,相信其父母現在會更大力阻撓,甚至年輕人自己都知道後果嚴重;當時港府亦因未確認中央政府的立場,從而放了他們一馬,惟現時取態已非常明確。 

建制派毋須鬥紅
有聲音認為香港將要「鬥紅」,施永青則不相信會重回文革時期被逼表態的日子,「其實就遠遠未到需要鬥紅」,香港始終仍在行資本主義。他以自己為例,可以有個人論點看法,集團正在賣內地樓及英國樓,並同時涉獵移民業務,「香港仲有好多自己嘅選擇」。
施永青反指,前年反修例期間「黃嘅就要你表態」,當政治鬥爭發酵到某地步就會出現類似情況。
在中美角力間,他相信社會反而要作取捨,「唔可能長期容許」在香港支持美國,原因在於中美和好的可能性不高。長遠看,隨著中美的摩擦增加,一旦發展為熱戰,屆時哪怕只與美國有私下聯絡也會被抓捕。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