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滙亞太與PayMe合作 為商戶提供收款方式 日後或可能以Bitcoin付款

環滙亞太與PayMe合作 為商戶提供收款方式 日後或可能以Bitcoin付款

疫情令人們避免接觸現金,愈來愈多人使用電子支付方案,付款方式亦愈趨多樣化,顧客可以因應優惠決定使用哪種方式。支付技術公司環滙亞太(Global Payments),為商戶提供各式收款服務,最新與PayMe開展策略合作,讓消費者有更多選擇。過去一年,環滙亞太的線上交易大增,反映疫情之下,消費模式的改變,該公司期望與業界共同努力,令電子支付更加普及,進一步取代現金。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環滙亞太於3月宣布與滙豐旗下電子錢包PayMe合作,將PayMe for Business收款服務,連接至該公司的支付方案。使用環滙亞太服務的商戶只需在現有的終端機系統上加入PayMe for Business作為收款選項,即可接受超過230萬名PayMe用戶的付款。

環滙亞太 與業界一起做大個餅
滙豐PayMe主管黃朱寶燕(左)及陳國輝(右)宣佈雙方展開策略性合作,將PayMe for Business收款服務連接至環滙的支付方案。

非接觸式支付大增

根據環滙最新的2021五大支付趨勢報告,非接觸式支付的最歡迎程度與日俱升,63%的消費者表示傾向選擇有提供非接觸式支付的商戶。環滙亞太區總裁陳國輝說:「商戶必須提供多元化的支付方式,才能夠吸引不同的消費者,尤其現時社會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現時環滙亞太的系統可以接受美國運通信用卡、Visa、MasterCard、銀聯、EPS、WeChat Pay HK、AlipayHK、PayMe及轉數快等。消費者在商戶消費,可以非接觸式的信用卡拍一拍終端機,或掃描電子錢包的二維碼付款。

商戶向環滙亞太租用終端機,這些終端機經歷多年發展,體積愈來愈纖巧,運算速度也愈來愈快。舊式的終端機需要拉線,商戶收款時還要打電話,然後「碌」磁帶信用卡或插卡,大概要花7至9秒才完成交易;現時拍一拍非接觸式的信用卡,只需1至2秒便完成,大大提升顧客體驗。新式終端機的運算於雲端處理,而且使用Android系統,可透過API與商戶的平台對接,設計出不同的用戶體驗。

2019年環滙亞太與星夢郵輪合作,透過API對接,利用Wi-Fi或4G網絡,連接無線智能終端機,旅客在郵輪航程期間,使用房卡便能享用各種設施和體驗,離船時可一次付清所有費用。踏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人們留家抗疫,帶動電子商務,令環滙亞太於數年前開始力推的全渠道(Omnichannel)服務,成為搶手貨。

「以前商戶忙於實體店的生意,根本無暇理會線上渠道,但去年疫情期間,各方面均需數碼轉型,對我們的Pay by link服務需求一下子大幅增加。」陳國輝說。

環滙亞太 與業界一起做大個餅
環滙亞太的終端機不斷改革,配合支付新趨勢。

變化愈來愈急速

由於顧客無法到店選購貨品,商戶可以將產品圖片發給顧客,當顧客找到合心水的貨品,商戶發送Pay by link,顧客一按便能完成付款,商戶收款後可安排送貨。過去一年,Pay by link的業務按年大增數倍,反映出市場需求,線上已非選擇性的渠道,而是必須有的渠道。

至於線下經終端機的交易金額,去年因應旅客大幅減少;加上港人留家抗疫,出現明顯的下跌,以去年第二季的情況最嚴重,第三季曾經短暫反彈,由報復式消費帶動。

環滙的前身是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NDC),於1967年成立,從事信用卡認證及電子付款處理。2001年,NDC分拆並成立環滙,並於紐約上市,該公司於2006年與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合資公司環滙亞太,其後於2012年完成向滙豐銀行購入亞太區聯營公司剩餘的44%權益。

環滙的營運範圍現涵蓋全球38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亞太地區共有12個市場,區域辦事處總部設於香港,其他市場包括澳門、內地、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澳洲及新西蘭等地。陳國輝曾在Visa工作,然後轉到滙豐,因應雙方合資,於2006年加入環滙亞太,見證了多年以來電子支付的變化。

「信用卡最初是磁帶卡,然後換上晶片,之後變為非接觸式,近年更加可以加入不同的電子錢包,變化愈來愈急速。」

以前信用卡上的16位數字相對重要,現時與電子錢包綁定後,根本毋須理會這組數字;過往信用卡背面總有簽名欄位,現時部分信用卡經已取消,因為由指紋或人面識別代替。

環滙亞太 與業界一起做大個餅
2019年,陳國輝(前排右六)與同事一起清理香港沙灘的垃圾。

與上游業務整合

作為支付技術公司,環滙亞太同時因應市場變化,發展不同業務,近年積極拓展服務範疇,通過提供支付和軟件解決方案,在企業的運營系統中融入電子支付,為商戶提供一站式的解決方案。數年前,環滙亞太在澳洲收購了教育軟件 Sentral,協助有效管理學校,成為學校主要的IT基礎建設。

Sentral將教師、家長及學生連繫起來,當學校舉行活動,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App)通知家長,家長可在此簽署回條,確認子女參加,並且一併進行付款。此外,環滙亞太在澳洲收購了另一間為迷你倉提供管理軟件的公司Storman,顧客可透過軟件租用迷你倉,預約物流服務,同時支付租金。

以餐廳而言,如果環滙亞太僅能提供支付技術,商戶便要自行物色合作夥伴進行整合,例如將餐飲管理系統與支付方案結合,這樣對商戶來說並不方便。

「我們近年積極留意不同行業的上游業務,並將付款方案嵌入其中,一站式為商戶解決問題。」

環滙亞太 與業界一起做大個餅
環滙每年在全球分公司舉行兩次Worldwide Day of Service。(圖為2017年環滙亞太區在香港一所老人院舉辦環保袋繪製活動)

除了收購外,環滙亦著手培育初創,2019年在西班牙與其他兩間公司聯手創立Zone2boost國際創意計劃,旨在發掘在零售和金融科技行業的優秀初創公司,為他們提供資金支持、共享工作空間和顧問服務。Zone2boost在2019年第四季度啟動,計劃在未來三年間投入500萬歐元,將為合資格的初創公司提供六個月至兩年的協助。

「我們的對手並不是銀行或者其他支付技術公司,而是現金,我們同業一起『做大個餅』,進一步推動無現金社會。」

現時顧客到餐廳惠顧,可以透過手機App落單,食物可由輸送帶送上,但「埋單」始終要到櫃枱,日後將有可能在手機App一併完成;商戶亦未必需要租用終端機,僅用手機便能收款。

環滙亞太 與業界一起做大個餅
2018年,環滙亞太與惜食堂合作,組織公司義工回收仍可安全食用的剩餘食物,陳國輝(右)協助處理食物。

Bitcoin付款不是夢

陳國輝負責環滙亞太業務,管理區內12個國家及地區的業務,香港的電子支付滲透率屬於中等。

「香港的銀行服務滲透率極高,基本上每個人都有銀行戶口,因而獲發信用卡或預付卡;至於東南亞地區,由於銀行服務並不普及,電子錢包的發展較為急速。」

東南亞地區的人,使用電子錢包,並不是由銀行或信用卡過數,而是在便利店充值,然後才可用作支付。Visa於今年3月宣布將會接受加密貨幣USD Coin(USDC)作支付結算,該幣屬於受監管的穩定幣(stablecoin),與美元直接掛鈎,並以以太坊區塊鏈結算。

「若日後信用卡公司接受比特幣(Bitcoin)付款,我們當然也會跟從,一切視乎市場需求。」

延伸閱讀:Forex Forest演算法交易 提供課程教授相關技能 輕鬆賺取被動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