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機職場事 為咗投訴 可以去到幾盡

職場

文: 白告(我的你的紅的

有晚喺登打士街近廣華醫院落完客,諗住直出彌敦道碰運氣。等待燈位由紅轉綠時,一個全身黑色套裝嘅女人,喺車頭左邊跑過來,喺彌敦道飛奔已經奪目,可能聖誕嘅關係,佢仲着住鮮紅色嘅高跟鞋,吸睛度直線上升。

全速駛向QE

我無期待佢嚟搭車,始終佢循相反方向跑。注意到行人交通燈閃耀,預備開車時,佢達陣了。

車門忽然被打開,我大吃一驚之餘繼續踩實煞車制。「開車……快啲……向QE方向……快……」女人上氣接唔接下氣咁講,我聽到QE兩字,亦不多問,綠燈一轉就車手上身出發!

奈何,彌敦道係咩?係耐性考驗嘅場所,我能夠做到嘅,最多係黃燈照去。女乘客抖順條氣之後,雙手叠喺前座中間,近到我都聞到佢身上香水混雜汗水嘅味道,焦急嘅味道。我停喺加士居道前嘅燈位,暗自猜想去到加士居道時,應該可以短暫抽離巴士陣列,全速去伊利沙伯醫院。

「跟住部104唔該」

燈號再次轉綠,正當我想全力衝刺時,女乘客忽然拍打我張櫈:「快啲Cut去慢線,跟住部104,唔該,好彩你追到佢咋。」吓,唔係去醫院咩?「得喇,可以過佢喇,可唔可以拍住部巴士司機位行?」「吓,咁好危險㗎,小姐你想去邊?」我一邊拒絕,一邊探問佢真正目的地。

「我要投訴呢個巴士佬呀,有車牌都夠,你揸到埋去就揸埋去啦。」石破天驚嘅目的,令我唔知點反應。「咁你想喺邊落車?」「過埋海啦,去灣仔。」正巧又停紅綠燈,女乘客終於見到隔離104巴士車長真面目。

「預備轉行啦」

「四眼佬,你死梗喇,預備轉行啦。」天氣本身已經凍,聽到呢句直情寒。

再開車就同104分道揚鑣,始終的士快好多。去到紅隧收費廣場,一片紅海,緩慢行進間,一於問吓巴士佬今次又衰乜:「你識嗰個司機㗎?」「唔識㗎。」「咁佢做咗咩衰嘢?」要套話就要同一陣線。「飛站囉。」「停都唔停咁賤格?」就我所見呢個情況真係好少出現,尤其彌敦道,部部巴士都塞住,何來飛站?

「佢有停呀,我跑到過去就開車,都拍住佢後面度門啦,佢都仲要開車,唔係飛站係咩?」哦,原來咁都算飛站,咁可能太多人上唔到地鐵都算脫班。

大家都係揸車搵食

「咁……應該唔算飛站掛,司機開車望右,同郁咗車離咗站好似唔上得客。」大家都係揸車搵食,我嘗試幫個司機解釋。「我知呀,我投訴佢停都唔停就得。佢死梗呀,我有晒佢車牌時間,佢預備去揸旅遊巴啦。」女乘客強大嘅氣勢,我都懶得解釋,無論點努力,都叫唔醒裝睡嘅人。喺車陣中,巴士線上再度出現104嘅身影,毫無阻礙咁前進,不過無必要再度喚起女乘客嘅怒火啦。

塞下塞下,終於過到灣仔,喺內告士打道放低女乘客,殺氣騰騰嘅紅色高跟鞋,一步一驚心咁消失喺倒後鏡中。

投訴機制講證據

轉頭開車之時,啱啱又一部104呼嘯而過,睇返車牌唔係同一部車,好有可能係下一班,與其虛擬個投訴個案,點解唔等下一班車,仲要出成舊水搭的士追擊個巴士司機。我只可以慶幸的士嘅投訴機制講證據,唔怕亂投訢。

延伸閱讀:

的士司機職場事 下次真係唔好飲咁多酒

若有住大埔元朗屯門天水圍的朋友 請好好珍惜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