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谷雅彥60歲空降掌舵 帶領資生堂走向下一個百年

資生堂首位外聘CEO:魚谷雅彥60歲「空降」領軍:我要喚醒睡美人!

職場

資生堂的名字出自《易經》中的「至哉坤元,萬物資生」,含義為孕育新生命,創造新價值——這和集團現任董事長兼行政總裁(CEO)魚谷雅彥(Masahiko Uotani)的創新經營理念不謀而合,他像「喚醒睡美人」一樣,讓資生堂這個經典品牌甦醒,在全球大放異彩。

資生堂集團創立於1872年,旗下產業包含護膚、日用品、彩妝等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品牌,行銷全世界120個國家和地區。

60歲空降掌舵

其現任CEO魚谷雅彥在2014年4月加入資生堂,在此之前,他曾任可口可樂(Coca-Cola)日本公司的總裁兼CEO,並服務過卡夫日本公司、花旗銀行和獅王集團,有逾30年的快速消費品營銷管理經驗。

在他60歲從可口可樂退休時,本打算和太太去夏威夷度假打高爾夫。

但這時資生堂找到他,希望他幫助資生堂完成轉型,成為逾140年來,資生堂集團首個外聘CEO。

魚谷雅彥當時花了三星期時間,考慮是否接受這一職位。

「當時我就在想,這是一項使命,我要把這家在日本非常偉大的企業,變成一家真正的全球化企業,讓這家企業發揚光大至下一個百年。」他說。

 魚谷雅彥60歲空降掌舵 帶領資生堂走向下一個百年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當他接手時,整個集團正在走下坡路,各項銷售指標都在下滑,結構冗餘,產品滯銷。

短短五年內,他透過大刀闊斧改革,在2017年提前三年,完成2020年的10,000億日元銷售額的業績目標。

魚谷雅彥將資生堂比喻為「一位沉睡的美人」,而將他的使命定義為「喚醒睡美人」,即重塑資生堂活力,在公司多年培育的日本傳統上,進一步提高全球影響力。

他在上任前就定下兩大目標:首先是讓資生堂成為真正全球化的公司;其次是讓資生堂在未來百年保持活力。

作為可口可樂曾經的老將,魚谷雅彥說,可口可樂遍布全球200多個國家,國際化思維和視野是重要原則,反應快速和多樣化也是關鍵。

他說:「我在可口可樂學到的另一條重要原則就是,這個世界屬於那些從不滿足的人。一家企業須不斷前進,一旦停下來,就在走下坡路了。」

魚谷雅彥強調善於溝通,是管理者最重要的能力之一,應當通過提問和員工的回答發現問題所在。

而他本人正是透過與65,000名前線員工交流,才了解到資生堂當時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官僚體系,他認為是扼殺創新的重要因素。

提倡國際視野本土行動

於是他提出在產品上聚焦品牌,執行「高檔品牌優先」戰略,增加營銷投資提高品牌影響力,在三年內投入了11億美元,改變原本公司嘗試減少推廣預算來減少虧損的方式,因為這會讓品牌認知度下降,造成更大量的滯銷。

另外,魚谷雅彥還在組織上進行架構改革,提出「國際視野,本土行動」,改革措施包括把權利下放至每個地區負責人,讓他們擁有地區經營權。

放權,是他讓資生堂輕裝上陣的一項重大架構調整。在他看來,權力交給相關負責人可以調動其智慧與熱情,喚醒其主人翁意識,如果束手束腳,則會失去熱情。

他闡述資生堂總部與六大地區總部的關係:「不是由日本總部發號施令,而是各個地區總部自行決定,我們是提供支持,不是去領導。」

他還大幅提升本地員工比例,實現更大程度本土化——例如在內地,將本土員工由30%增至70%。他相信真正的全球化公司應善用世界各地的人才,而不是把一切交給日本東京總部來做。

 魚谷雅彥60歲空降掌舵 帶領資生堂走向下一個百年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為此,資生堂建立多個「卓越中心」,聘請多位來自不同行業的人士,共同制定全球戰略,推動中國和日本的業務發展。

考慮到公司的中長期發展,魚谷雅彥更增加創新投資,建立研發創新部門。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入境日本的旅客消費銳減,化妝品行業難免受到衝擊,促使資生堂對本土業務,特別是研發部門進行改革。

他希望集團提供個性化的產品和服務,為此還與美容儀器廠商雅萌(YA-MAN)開展合作,推出新款護膚品。

只是,當中佔資生堂年營業額逾三分之一的日本事業,受創仍嚴重。

疫情期間,資生堂2020年收入大減近20%,至9,210億日圓;2021年更宣布將旗下洗髮水和平價護膚品業務,以1,600億日圓售予私募基金CVC Capital Partners。

魚谷雅彥指出未來會將美膚領域作為核心業務,進行重大經營改革,冀望在2030年前,成為該領域的全球第一位,並力求實現15%的營業利潤率。

 魚谷雅彥60歲空降掌舵 帶領資生堂走向下一個百年
(圖片來源:經一編輯部)

延伸閱讀:美國研究:肥人容易遭職場歧視 女人每肥6磅 平均時薪即跌2%

延伸閱讀:2022全球幸福指數:內地「爬頭」排名反超香港 平均分仲低過俄羅斯!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經一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