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投資金市集 為投資者及初創牽紅線

創投資金市集 為投資者及初創牽紅線

職場

全球不少獨角獸陸續上市,吸引投資者目光,令股價不斷上升,其實這些公司急速創造價值的階段,往往仍是私人企業,一般而言並不輕易投資其中。

(圖片來源:新傳媒編輯部)
(圖片來源:新傳媒編輯部)

專業投資者可以透過不同渠道接觸這些極具潛力的公司,但傳統溝通方式,耗費大量時間及精力,本地初創公司Gateway Private Markets能夠協助解決問題。

Gateway Private Markets定位為創投資金市集(venture capital marketplace),打造一個中央平台,為投資者及初創公司牽紅線。

香港扶植創科多年,近年孕育出不少獨角獸公司,這些公司估值達10億美元以上,正在朝著上市之路進發。

如果看好這些公司的發展前景,一般人只能在這些公司上市後,在公開市場上買入其股票,然後等待升值。

欠缺系統化溝通渠道

Gateway Private Markets首席執行官王正如(Rachel)說:「初創公司的營運模式注重創新,比起傳統公司更能吸引投資者的目光,但他們急速創造價值的階段,往往仍是私人企業,所以要能獲取更高回報,應該在上市之前投資。」

以馬斯克(Elon Musk)於2002年創辦的航天公司SpaceX為例,至今仍是私人企業,還未到達上市階段,然而其估值不斷飆升。

SpaceX這類星級獨角獸當然不會輕易接受投資,然而,市場上還有很多具潛質的初創公司需要融資,以發展業務。

初創公司物色投資者並不容易,除了要準備公司背景介紹資料,在不同場合曝光外,還要抓緊與潛在投資者會面的機會,務求排眾而出,獲取投資者青睞。

另一邊廂,愈來愈多投資者發現初創公司的發展潛力,紛紛投入資金,培育初創公司成長,但在篩選目標時,亦需要花不少時間及心力去了解。

在加拿大出生及長大的Rachel,2005年返港加入美資銀行,主要照顧大型企業於銀行服務方面的需要。

2012年,Rachel辭去工作,協助打理家族生意,與私人銀行及基金經理合作,投資於不同公司,因而廣結人脈,包括著名家族的第二代掌舵人。

「在與不同夥伴合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投資者與初創公司之間,欠缺系統化的溝通渠道,令雙方耗費大量不必要的精神及時間,於是在2018年底成立Gateway Private Markets。」

Gateway Private Markets打造了一個中央平台,定位為創投資金市集(venture capital marketplace),為投資者及初創公司進行配對。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為股東提供流動性

Gateway Private Markets的合作夥伴主要有三大類,第一類是初創公司,絕大部分是B輪之後的公司,估值達到2億美元以上,發展進入成熟階段。

這類公司來自不同範疇,較多從事科技、新經濟,包括零售、金融及健康科技等。

Gateway Private Markets打造一個數據庫,載有這些公司的融資歷史,包括在二手市場賣買的股數及價格等。

「私人公司毋須公開披露財務資訊,然而當他們有融資需要,便願意透露相關資料,我們將這些資訊放入數據庫,讓潛在投資者作初步篩選。」

創辦人日理萬機,應該多花心力在業務發展之上,若要兼顧物色投資者,往往分身不暇,平台能夠提高初創公司的曝光率。

第二類夥伴是投資者,對象是專業投資者,包括機構投資者、私人銀行、家族辦公室、私募基金等。

「投資者往往有自己的投資方向及準則,例如特定板塊及階段的公司,我們透過電話、電郵等收集這些資訊,並且匯入數據庫,讓初創公司搜尋合適投資者。」

第三類夥伴是初創公司的股東,包括早期加入投資的創投基金、私人銀行及家族辦公室,還包括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及一般員工。

到達B輪或以後的初創公司,較早期已吸納了不少投資者,例如創投基金,個別基金在指定期間投資,到達期限時,必須將資金返還給不同的投資單位。

「以蘋果公司(Apple)為例,成立後僅四年便上市,但現時市場情況有變,很多初創公司發展八年至十年,仍未到達上市階段,部分創投基金未必可以等得太久,他們有套現需要。」

此外,不少初創公司為員工提供股權,讓他們分享公司成長,然而員工遇上需要資金,例如結婚、置業、教育等,往往希望將股權變現,方便調度資金。

初創公司提供股權有效吸引人才,然而必須建立完善的機制,確保員工在合適的情況下出售股權,這樣既可以為員工提供方便,也可以避免股份落入他人之手,例如競爭對手。

原有股東有意沽售股份,也要有投資者願意承接才能成事,Gateway Private Markets可以協助促成這些二手市場買賣活動。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針對創投資金的痛點

自成立以來,Gateway Private Market集合了逾250個夥伴,提供總值逾60億美元的賣方庫存(sell side inventory)。

據CB Insights資料顯示,全球共有936間獨角獸公司,總估值達3兆美元;其中亞洲獨角獸公司共有242間,總估值達8,400億美元,數目及估值約佔全球三分之一。

畢馬威的統計資料顯示,2021年首三個季度,全球初創公司籌集了約3,700億美元,當中約1,320億美元來自亞洲。

「私人市場(private market)比公開市場(public market)要大得多,然而溝通非常分散,我們的平台針對創投資金的痛點,為各方提供進入機會、資訊及完成交易的可行性。」

Gateway Private Markets透過數據發掘市場洞見、受監管的中介服務、特殊目的載體的基建(Special Purpose Vehicle,簡稱SPV)、協助進行執行交易程序等。

每個單位都有不同的需要,Gateway Private Markets提供針對性的服務,因應服務內容,向其中一方或雙方收費,過去一年半內,促成了逾100宗交易。

近年大灣區概念成形,香港擔任連繫內地及國際的重要角色,Gateway Private Markets可為該區的初創公司,引入亞洲區或國際投資者。

美國有數個類似的平台,為投資者及初創公司配對,然而以美國本土投資為主,至於亞洲,暫未有相似的營運模式,可說是區內的先行者。

Gateway Private Markets現時共有14名員工,資訊科技、建立人脈網絡及執行三個部分的人才,各佔三分之一。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股權結構愈簡單愈好

初創公司成立之初,創辦人遇上投資者,大多是來者不拒,因為對於初創公司來說,資金當然是愈多愈好,這樣才有足夠財力發展業務,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之中突圍而出。

「當公司發展至一定規模,例如B輪或C輪,如果股權結構複雜的話,容易出現不同的困難。」Rachel說。

若果股東數目繁多,當公司需要進行新一輪融資或者重大決策,動輒需要召開股東大會進行投票,令整件事情變得很繁複。

「股東數目僅10個,與多達100個,完全是天壤之別,很多創辦人向我們反應,他們悔不當初,因此初創公司最好維持一個簡單的股權結構。」

以SpaceX為例,想要加入的投資者多如天上繁星,該公司根本無暇處理海量的查詢,較小的投資者根本沒有機會參與。

「較有規模的初創公司一般不會接受小額投資,Gateway Private Markets可協助多數的投資者集腋成裘,協助打造特殊目的載體(SPV),令金額變得『有睇頭』,促成交易。」

延伸閱讀:華置私有化|股壇狙擊手非浪得虛名 大劉非首次被反狙擊 由自己狙擊自己說起

延伸閱讀:蔡金強料內房將「終極一爆」至少5間內房會出事 同場加映2022年投資配置思維

美股、加密貨幣成新趨勢,想了解但無從入手﹖港股又點做先可以趨吉避凶﹖經一全新推出patreon訂閱號【經一共肥計劃】,訪問業內專家獨家俾料,提供深入淺出分析;影片、專欄、文字報道各適其適。而家有早鳥優惠,每月10美元,點擊連結,就可以早訂早享受﹗

【共肥不自肥,賺錢預埋你﹗】

patreon訂閱號【經一共肥計劃】

https://www.patreon.com/EDfattogether?fan_landing=true

圖片來源:新傳媒編輯部,受訪者授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