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眾」濟貧   存款稅衝擊銀行體系

劫「眾」濟貧 存款稅衝擊銀行體系

要聞:

2013年3月塞浦路斯為取得歐盟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貸款,一度計劃向當地銀行存戶徵收存款稅,實行劫「眾」濟貧。雖然有關措施最後遭塞國國會大比數否決,塞浦路斯有機會得不到歐盟貸款而被迫破產,惟對整個歐元區而言卻是好事。因為市場擔心先例一開,其他「歐豬國」也有機會步後塵,銀行擠提潮一觸即發,隨時引起另一波更大危機。

塞浦路斯銀行由於持有大量希臘債券,金融海嘯後出現巨大虧損,該國政府2012年向歐盟及IMF等求援,成為第五個求援的「歐豬國」。2013年3月歐盟及IMF終同意啟動歐洲穩定機制(ESM),為塞浦路斯提供100億歐元貸款,但條件是要開徵一次性的存款稅。最初的方案是10萬歐元或以上存戶,須按存款總額繳交9.9%稅款,不足10萬歐元的存戶,稅率也達6.75%。此舉遭國民強烈反對,塞浦路斯亦曾修訂新稅率,小存戶或不用繳稅,惟有關方案最後亦不獲塞國國會通過。塞浦路斯2013年3月22日再表決融資新方案,據悉新方案將放棄存款稅。由於事件仍在發展中,故不排除還有更新的後備方案建議。存款稅之所以胎死腹中,全因站在銀行存戶立場來說,存錢便等於借錢給銀行,收取相應利息作為回報,是公平兼合理的交易。金融海嘯後,不少國家的存款利率降至近乎零,這已經夠趕客,部分資金早已流到債券、股市、樓市及商品等其他資產。

意大利曾創先河

若然存款不但無息收,更要交稅;換來的銀行股份卻與垃圾無異,存款入戶口便再沒有吸引力可言,資金流出銀行體系是必然之事。亦因此,歷史上鮮有開徵存款稅行動,只有上世紀90年代初期,意大利曾試過一次。當時意大利里拉陷入貨幣危機,該國政府為穩住匯率,亦曾向銀行存戶徵收0.06%的存款稅,惟稅率遠較今次塞浦路斯徵收的為低。金融海嘯爆發,2008年冰島銀行破產,該國政府曾宣布不對海外存戶作出賠償,除此之外,基本上所有歐元區國家的本土國民存戶都未蒙受損失。雖然徵收存款稅是罕有措施,但不少國家及地方都會收取存款利息稅,1982年前的香港,曾徵收高達15%的利息稅,直至1983年10月始取消。內地於1999年也曾開徵高達20%的利息稅,並於2007年將有關稅率大幅降至5%。2008年10月金融海嘯後,中央便索性取消有關稅項。惟利息稅是按存款人收取的利息來付稅,即扣除稅項後依舊有息收,絕不會造成資產蒸發,故引發的迴響也不如存款稅大。雖然有分析指出,塞浦路斯情況特殊,因為其經濟體系較小;加上存戶當中有最少30%是外國人,大部分來自俄羅斯,有洗黑錢之嫌,以德國為首的歐盟不願援助這些「外資」,才附以此苛刻條件。不過,存款稅先例一開,其他「歐豬國」國民或會人人自危。若然恐慌升溫,歐洲國民對銀行體系信心一失,因而引發大規模擠提,所產生的災難性後果,隨時比雷曼倒閉更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