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20萬搞合租平台 開業1年打埋海外市場

90後20萬搞合租平台 開業1年打埋海外市場

香港樓價貴,租金亦相對高昂,想住市區月租隨時要5位數。即使不到100呎的劏房,租金亦可能要幾千元。90後的姚勵賢(Benson)及鄧銘江(Kong)大學畢業後,不想人生只是過著刻板沉悶的打工仔生活,於是毅然創業,受香港住屋問題所啟發,成立配對室友的合租平台「Homates」,希望改變人們的住宿習慣,從而改善社會的居住問題,長遠目標成為全球性合租平台。

文:陳禕楠

相:胡景禧 攝

幾年前,姚勵賢(Benson)及鄧銘江(Kong)仍然是普通的大學生,不過已經思考畢業後的工作方向。由於他們主修物理系,工作範疇比較狹窄,於是萌生起創業的念頭,然而有夢想但缺乏方向,加上仍要應付大學課程,因此他們選擇專心學業,等待機會。

直至畢業後在職場打滾幾年,Benson及Kong做過打工仔,深明「工」字不出頭的道理,於是回想自己的創業夢。有一句電影經典對白「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觸動不少人追逐夢想,或許亦有影響這2名90後。於是他們趁仍然年輕,生活較少負擔時,到創業路上闖一闖。在2016年初,2人正式創立合租平台「Homates」,展開社會大學的新一課。

姚勵賢(Benson)(左)及鄧銘江(Kong)受香港住屋問題所啟發,成立配對室友的合租平台「Homates」。

「全球的大城市均出現居住問題,人們往往需要負擔高昂的居住成本,香港亦不例外。」Benson指,香港市區的住宅租金動輒過萬元,一般人可能難以負擔,結果只能屈就於細小的劏房。「其實我們以前的大學宿舍生活,以及到美國交流時的宿舍環境,均是與不同的陌生人『共宿』,如果人們以這個方式合租一個單位,或許可以解決住宿租金的沉重負擔。」

由於觀察到社會對住宿的需求殷切,於是Benson及Kong創立「Homates」,希望推廣「共宿」生活模式,從而改變人們的住宿習慣,並改善社會的居住問題。「2人共同分擔租金,每人只需5,000元,便可以租用一個位於市區、月租10,000元的兩房單位。同一筆資金下,居住環境比唐樓、劏房更好,甚至更優勝。」

Homates可自動按用戶的要求,尋找合適的室友一同合租住房。(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Homates的用戶可以利用平台,尋找希望合租的室友,2人結識後再共同尋找出租單位;又或是1個人已租住1個單位,不過希望有人共同分擔租金,均可透過平台尋找合適的室友;平台上亦有業主分租房間或出租整套住房。雖然香港的合租市場仍然處於起步階段,不過坊間已有不少相關平台在營運,然而Benson及Kong有信心所創立的Homates更吸引。

他們指出,Homates可自動按用戶的要求,尋找合適的室友一同合租住房--當用戶登記成為會員時,需要輸入住房要求,例如租金預算、租住地區、室友性別、生活習慣等,平台就可以按這些資料,主動配對合適的室友及住房,節省他們的篩選時間,令合租變得更加容易實現。業主亦可透過Homates了解租客的要求,從而直接主動聯絡,以促銷出租單位的成功性。

Homates提供空間予業主及租客聯繫,讓雙方輕鬆完成租樓程序。(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Homates提供空間予業主及租客聯繫,平台不會協調雙方簽租過程,所以沒有中介成份。」Kong指,他們暫時沒有提供陪同租客睇樓、簽約服務,不過平台會教租客睇樓需知,亦會介紹香港的租約守則、合約範本等,讓沒有經驗的租客及業主,可以輕鬆完成租樓程序。

至於質素問題,平台有防止濫用機制,除了有自動化檢查系統,亦可透過用戶反映意見作管理。「在註冊會員時,列明用戶不可提供虛假資料,亦要上載真實個人相片,否則可被搜尋的機會會降低;如果明顯地提供虛假資料,最嚴重會停止其帳戶使用。」Benson指,現時亦設有收費會員制度,以提升用戶的質素;為了加強私隱度,會員亦可選擇不公開個人資料,改為透過平台通訊,而平台亦會提醒用戶睇樓時要有人陪伴,以增加安全性。

姚勵賢(Benson)(右)及鄧銘江(Kong)期望Homates成為全球性合租平台。

Homates成立將近1年,Benson及Kong用20萬元作創業資金,其後再獲香港科技園「創業培育計劃」資助6萬元,由於用「低成本、高效益」方式經營,業務早已達到收支平衡。平台現時的開支,主要用於宣傳及優化網站,而會員人數已達至4,000名,用戶包括本地青年、留學生及外國公司駐港員工。

將來Homates計劃將業務擴展至不同地區,現時已打入台灣及新加坡市場。「我們的根在香港,所以由香港創業,再進註世界各地;其實香港人對『合租』概念認知較少,是一個未開發市場,所以Homates才可在這裡創先機!」至於為何擴展第一步選擇台灣及新加坡,Kong指2個地區同是華人社會,宣傳較容易;長遠將進軍紐約及倫敦,甚至打入內地市場,希望成為全球性合租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