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Sir不甘一世坐教職員室!棄教鞭轉型演藝之路(有片睇)|歐陽偉豪|跳出Comfort Zone

Ben Sir不甘一世坐教職員室!棄教鞭轉型演藝之路(有片睇)|歐陽偉豪|跳出Comfort Zone

【Ben Sir.歐陽偉豪・跳出Comfort ZoneBen Sir歐陽偉豪自從兩年多前離開香港中文大學,全身投入演藝事業以來,作出多方面新嘗試,除了電視節目、拍攝廣告,還參演音樂劇、棟篤笑,出席各式分享及研討會等。剛剛還推出首隻個人獨唱歌曲《廣東話勁到爆》,這是他首次填詞;之後還客串了一部電影,飾演一個變態的中年攝影師。Ben Sir成功轉型為藝人,令人津津樂道,其實他之前也曾經轉型,由教師轉為學生,因為他想更加「型」,結果造就了不平凡的人生。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受訪者提供

Ben Sir歐陽偉豪的轉型路

「初踏足演藝界時,我不知道自己價值多少,每次為工作報價,別人需要考慮代表開得太高,對方『𦧲飯應』我就知道開得太低,我學懂了自己與自己比較,因為這行很難與人比較。」眾所周知,Ben Sir原本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高級講師,他坦言當時月薪未夠10萬元,每日上課三小時,氹掂20多個學生便可以駕車走人,做甚麼也沒有人理,薪高糧準,但他「犯賤」,抵不住演藝界對他的呼喚。

2004年,Ben Sir還在攻讀博士學位時,便已獲得中大聘用為中文系講師,雖然較之前教副學士時人工少一截,但他覺得中大畢業再在中大教學才夠「型」,故只考慮了一分鐘便答應。Ben Sir一向喜歡搞笑,初期搞的gag,學生似乎較難消化,然後他不斷改良,由每個學期笑一次,至每堂都笑,「扭盡六壬」讓學生愈來愈快發笑,最終「玩到無嘢好玩」,所以想到外面的世界玩。Ben Sir最早於2006年出現在幕前,當時無綫與中大中文系合作拍攝《最緊要正字》,整個中文系的講師都有份演出,成為他接觸另一世界的契機。

Ben Sir 歐陽偉豪 跳出Comfort Zone 中文大學 藝人 廣告
Ben Sir歐陽偉豪自從兩年多前離開香港中文大學,全身投入演藝事業。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當時其實沒有甚麼錢,當作為社會貢獻,至2013年《學是學非》比較正規,但監製或觀眾仍未叫得出我的名字,只記得是教中文的;直至2016《男人食堂》才讓人們記得我,踏上比較順利的路。」此後,Ben Sir開始接到其他工作的查詢,但每次都要向中大申報,有時獲批,有時不獲;有一段時間他的工作就是拒絕外面的工作,包括大型銀行及電訊商,現在回想也覺後悔。高級講師的下一步是教授,但需要再考試及輪候,他因自覺年紀不輕,不想拼搏;而演藝界不斷呼喚他,剛巧與中大合約期滿,雙方順理成章「和平分手」。

「前後醞釀大半年,太太在官立小學任教,收入穩定,我們沒有子女,加上樓已供完,又有物業收租。我經常叫年輕人跳出comfort zone,沒有理由不能以身作則?給自己一個機會,即使失敗也好,我也得到失敗的經驗,享受失敗的空虛。」Ben Sir曾向專門替藝人接洽工作的代理查詢,了解自己能夠「紅」多久,對方答他九個月,令他哭笑不得,「其他人以為我玩玩吓,其實我是很認真地去玩。」剛離開中大時,Ben Sir經常處於虛幻而緊張的狀態,害怕自己人氣守不住,甚麼工作都做,「愈接愈cheap、愈cheap愈接」,結果人生沒有方向,自信心完全崩潰。可幸這個情況沒有出現,至今仍未需「搲撈」,而且身價是平穩向上,成功由一個專業人士或者打工仔,轉做賣自己的生意。

Ben Sir 歐陽偉豪 跳出Comfort Zone 中文大學 藝人 廣告
Ben Sir以四年時間完成原本為期六年的課程,因為他在期間已考獲英國翻譯試。圖片:受訪者提供

4年時間完成6年課程

嚴格來說,這並不是Ben Sir第一次轉型,多年前他亦曾轉型一次,當時要考慮的東西更多。Ben Sir於1988年參加香港高級程度會考(A Level),但成績無法升讀大學,家人問他重讀是否有信心升讀大學,他回答「沒有信心」,因而選擇入讀師範學院。「年少時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志願,只是醒目地淘汰不想做的工作,結果剩下教師,假期多之餘,薪金雖不算高但也不低,教錯東西不會『死人冧樓』,頂多再教正確的。」

Ben Sir中學時代是運動健將, 加入排球及籃球校隊,順理成章當上小學的體育老師,同時兼教其他科目,包括中文。「當時學位教師薪金約9,000元,沒有學位的約6,000至8,000元,相差不太多,但我一邊教一邊隱隱然記掛著學位,覺得這是『很型』、很重要的東西,而我骨子裏喜歡語文,所以於夜間在中大修讀英文系學士課程。」Ben Sir以四年時間完成原本為期六年的課程,因為他在期間已考獲英國翻譯試,這個考試合格相當於一個學士學位,可以豁免部分課程,而且可以直接升讀中大翻譯系碩士課程。

Ben Sir 歐陽偉豪 跳出Comfort Zone 中文大學 藝人 廣告
讀完學士後,Ben Sir讀出興趣來,繼續修讀英文系哲學碩士,初期是兼讀形式,同時在小學任教。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這樣做的話,除了更快更「型」,他還可以逃避成績不佳的文學批評一科;但他認為名正言順的英文系學士無可比擬,結果「頂埋落去」。讀完學士後,Ben Sir讀出興趣來,繼續修讀英文系哲學碩士,初期是兼讀形式,同時在小學任教。「我一邊『求其』地教書,然後一邊『求其』地讀書,兩邊都『求其』的話,我無法衝破這樣的心理障礙,於是想到放棄工作,全職讀書。」這是Ben Sir第一次轉型,當時是1995年,他月薪達30,000多元,官校教席又是「鐵飯碗」,讀書的話只有助學金10,000多元,收入勁減三分之二。

當年Ben Sir剛剛新婚,買入杏花邨單位作為新居,可幸付出較高成數的首期,供樓負擔不高;而太太仍在官小任教,可享房屋津貼,況且夫婦二人同時在官校任教,也只能享用一份津貼。「當時有點心虛,要太太『頂晒』,所以不斷麻醉自己,我這樣做是為了理想、為了學術,而且一定要讀得掂,否則如何向家人交代?」當年是香港回歸前後,人們湧去學普通話,而Ben Sir的碩士論文反潮流而行,集中比較廣東話與普通話,理論與實踐結合,後者以內地學童學習廣東話的情況作為實例。取得碩士學位後,Ben Sir繼續執教鞭,先後教過毅進及副學士課程,2001年在香港科技大學修讀語言學哲學博士,並於2004年入職中大,後因拍攝無綫節目而進入演藝界。

Ben Sir 歐陽偉豪 跳出Comfort Zone 中文大學 藝人 廣告
Ben Sir在2004年入職中大,後因拍攝無綫節目而進入演藝界。圖片:受訪者提供

Ben Sir做藝人「搵快錢」

做藝人除了好玩,Ben Sir認為可以「搵快錢」,因為拍一個廣告的收入,隨時較他在中大一個月的薪金更高。「我50歲離開中大,假設60歲退休,如果這十年我在演藝界賺到的收入較做講師多,或者以更短的時間賺取相若的錢,這樣便算贏了自己。」Ben Sir非常注重50歲至60歲這段時間,因為這是仍然識行識走的十年,之後的健康情況較難預測,所以他會盡力在這段時間達成願望。「體力不及過往,說話也沒有以前精靈,髮線又愈來愈高,所以要快些爭取做主角的機會。」

過去兩年,Ben Sir做了不少新嘗試,但他覺得沒有焦點,希望往後能夠找到重點,終極目標是做主角,拍攝能夠代表自己認真一面、以教育為主題的作品,總結他過去30年對教育的看法及觀察。「回望過去,最舒服的是在中大任教的13年,但現時也很舒服,工作舟車勞頓,肉體上雖然辛苦,但我可以發揮創意,精神上卻很舒服。」Ben Sir這樣說。

Ben Sir 歐陽偉豪 跳出Comfort Zone 中文大學 藝人 廣告
做藝人除了好玩,Ben Sir認為可以「搵快錢」,因為拍一個廣告的收入,隨時較他在中大一個月的薪金更高。圖片:受訪者提供

Ben Sir先後兩次轉型成功,對於年輕人轉型,他有以下的意見。「年輕人想法要較開闊,要肯冒風險,有搏一搏的心態,未必凡事都能計算,若甚麼都計到盡的話,只是一部機器,成功人士都喜歡冒險,有不怕死、不怕輸的心態。」Ben Sir認為凡事均可以兩面睇,以他的情況而言,沒有子女,可以因為害怕將來沒有人供養而選擇留在comfort zone,但同時可以因為沒有家庭負擔而放膽一試。「搵出路的時候,年輕人可以有跳出香港的思維,例如到日本、泰國經營民宿,或者先在香港工作賺錢,日後去其他地方生活。」

Ben Sir當年教體育,同時兼讀學士,也算得上是slash,近年流行slash,年輕人一個人做數份工作,但當中應有一份較為穩定的,這樣才可以解決置業問題,因為穩定的收入才有能力向銀行借貸。至於數碼化年代,任何人都可活躍於不同平台,跑出的人大多擁有以下特質,包括知識的根底、表達能力、語言技巧、外貎(appearance)以及個性(character),然後選取合適的平台表現出來。

Ben Sir 歐陽偉豪 跳出Comfort Zone 中文大學 藝人 廣告
Ben Sir當年教體育,同時兼讀學士,也算得上是slash。圖片:受訪者提供

專家之言:勝在勇於嘗試

「職場女王」、竣鈞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張慧敏(Son姐)說:「Ben Sir原本是大學講師,擁有安定的生活,『印印腳』可以做到退休,換了是別人,大多數會因為安定而失去進取心,但他敢於跳出comfort zone,寧願以不安定性,換取更加豐厚的報酬,這些未必是金錢,而是其他價值。」Comfort zone容易令人沒有鬥志,所以Son姐認為這其實並不是「安全圈」,而是「不進取圈」,Ben Sir本身性格不會因循,造就了無法預計的成功轉型。

早在教書年代,Ben Sir察覺到時代在變,所以用年輕人聽得懂的語言去教學生,非常貼地,因而建立起非一般中文老師的形象,才能排眾而出,若是一般的「八股佬」根本沒有人會留意他。Son姐認為,學術界作風較為保守,Ben Sir以全新方式教授中文,在成功之前,可能被同業「瞄爆」,但他沒有理會別人的眼光,本身沒有甚麼包袱,才能夠處之泰然,為他帶來其他可能性。Ben Sir已經跳出大學,跳進演藝界,看似玩樂,又看似不經意,其實背後下過不少苦功,非常認真地去玩,每次演出都做足功課,全盤構思,並不是「好彩」這麼簡單。

「我最欣賞Ben Sir的地方是,他在學術界有一定成就,但在另一界別,其實是nobody,很多人都不敢試,怕失敗會『好瘀』,但他不想做井底之蛙,看看天地之大,即使失敗也有個答案,讓自己面對失敗,而不是坐著空想,由始至終沒有行動。」Ben Sir勇敢嘗試,成功轉型為藝人,而且能夠作多方面嘗試,連女性「收陰機」也找他拍廣告,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超乎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