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願意貼錢返工

當你願意貼錢返工

返工係為咗賺錢,但如果返工時你自己要貼錢,你又願唔願意?

 

文章授權: 我做Marketing

 

有人會認為呢個做法匪夷所思,但現實的確有唔少人正在如此過活:

 

明知公司冇得claim的士錢,做到凌晨12點,自己都選擇call 85折的返屋企,爭取多30分鐘瞓覺時間;

 

明知公司team lunch嘅budget只有$80 per head,但都唔介意請條team去Wooloomooloo食一餐當慶功;

 

明知買每一樣新文具都要入紙同HR申請,但眼見全公司四十幾人要share一個鉛筆刨,所以特登走落陳湘記書局,買多4個鉛筆刨,奉獻畀marketing team專用;

 

明知老細叫同事每人hand carry兩個易拉架去event,但你自己就早兩日出錢將所有物資courier晒去場地。

 

雖然錢唔係萬能,但好多時都可以買到方便、賺到時間同贏到人心。

 

每日幾十蚊、間唔中一次幾百蚊,對比起你份人工嚟講,可能只係九牛一毛,但治本嘅方法都係要管數、睇budget嘅人明白,有時使多咗錢,賺到嘅反而更多。

 

延伸閱讀:返工晚晚加班      赫然發現自己面癱

《返工,真係會死嗎?》

我從前都唔相信有人會因為返工而死,但而家我開始信了,因為上星期,我面癱。

 

上星期二,我如常加班到晚上10點,我突然感到右耳耳背有啲痛,然後右邊隻眼好似有啲不受控制,唔係好合得埋,然後開始流眼水。我用手摸摸自己嘅右邊面,發覺有的奇怪,因為摸落去,感覺有啲似一塊不屬於自己嘅豬肉。

 

嗰一刻我開始有啲驚。我即刻save低做到一半,但聽日要用嘅presentation deck,走入厠所,睇下究竟發生咩事。面對鏡中嘅自己,感覺有啲陌生。右邊面同左邊面好似有小小唔對稱。右邊嘅嘴角有啲不由自主地放鬆,口水亦慢慢喺嗰度走出嚟。嗰一刻,我即刻諗起官恩娜,因為佢我先第一次認識咩叫面癱。

 

返埋自己位,攞埋電腦,搭的士去睇急症,醫生證實真係面癱。排隊攞好藥,截埋的士返屋企已是凌晨一點半。喺的士上已經睇到來自上司嘅兩個missed call。打開Whatsapp,上司問「聽日晏晝present個deck做好未?我想睇下先」

 

「我啱啱去咗睇急症,醫生話我面癱」我回應。

 

「??」上司即時回覆,然後再typing….

 

「Then is your deck ready yet? I can ask Wendy to present for you if you are feeling not okie」上司再回覆。

 

當我正在typing準備回覆嘅時候,電話就響起。

 

「你塊面冇事呀嘛?」無論係凌晨一點半定lunch time一點半,上司依然係咁chur,即使佢係問緊一條看似關心你嘅問題。

 

「我右邊面冇咗感覺,眼同嘴都唔係好郁得。」

 

「咁左邊面呢?」上司再問。

 

「都仲ok。」我一邊抺走嘴邊嘅口水,一邊回答。

 

「咁不如聽日晏晝個會都係你present返,你始終對成個project熟啲。個deck你聽朝十點前先畀我啦。你唔舒服,今晚抖抖。」面對上司嘅要求我冇太大反應,簡單回應之後就收咗線。

 

返到屋企,我用醫生畀我嘅手術膠紙,將不能閉合嘅右眼黐埋。瞓上床,我習慣性地用手機check公司email。由晚上十點至凌晨兩點半,已經有十幾封新嘅unread email。

 

突然,我感覺自己好犯賤:凌晨兩點半,喺自己床上面,得番一隻眼,都仲要check公司email。點解?

 

經常聽到日本嘅「過勞死」新聞,總覺得離自己好遠。但呢一刻,我感覺到做嘢做到死,原來並非遙不可及。上年年尾日本電通公司犧牲嘅女職員只有24歲,佢生前負責互聯網廣告,每日平均工作16小時,即係話如果佢每朝返10點,要到凌晨兩點先有得放工。佢同我嘅工時其實差唔多,但唔同嘅係,佢後生過我十年。

 

朝早七點半,鬧鐘將我叫醒。我自動自覺打開手提電腦,打開尋晚未完成嘅presentation deck,希望十點前能夠完成,交畀上司。

你可能會問點解我病都仲要咁勤力?老實講,連我自己都答唔出一個能夠說服人,說服自己嘅答案。

 

可能好似我上司話齋,因為呢一刻,我仲有左邊面未癱,即係代表仲做得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