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夫妻檔小手作生意 守業3年現月賺逾10萬

80後夫妻檔小手作生意 守業3年現月賺逾10萬

讀者自己或身邊朋友可能會懂得製作一些手藝,例如織冷衫、串珠仔及做飾物等,但多數都是做來自娛或送給身邊朋友。其實不要看輕這些手藝,因為隨時可以突圍而出,就像ibility創意總監Rose,她與總經理Peter,合力將小手作發展成大事業。

撰文:梁彩鳳

相:何柏基 攝

Rose母親的外祖父是裁縫,曾在廣州開設洋服店,所以其母親自小已喜歡自己做衫及不同物件,練得一門好手藝。Rose小時候,母親也經常為她做衫,有一次替她做了一套三件的鈎織衣服,包括上衣、半截裙及外套,以黑色為主調,配以紅色點綴,她穿在身上,獲不少人讚賞。

每月收入不足3,000元

兒時的Rose也跟著母親學習手藝,包括織冷衫、鈎織以及繡花等,自己做中秋燈籠,又用鉛筆碎砌畫,母親同時教導做人道理,例如繡花要慢工出細貨,做事不能太急進等,令她銘記於心。這些手藝對Rose來說,並不只是一種技術,而是一份代代相傳的親情,手工衣服或製品滿載濃濃的情誼。

Rose選擇修讀時裝設計,畢業後順理成章當上時裝設計師,公餘時為自己製作衣服、飾物,遇有朋友結婚或生小朋友,她都自製禮物,為對方送上獨一無二的心意。有次朋友結婚,希望Rose為她設計一系列的頭飾及外套,這次是她首次以ibility名義接單做生意,用得最多的手藝是鈎織。

所謂鈎織,與一般的織冷衫不同,冷衫使用毛冷;鈎織用的是較幼的毛線,成品變化更多。「提起鈎織,總是讓人覺得老土,但這是一種自古代流傳下來的手藝,我希望能夠將鈎織融入時裝中,讓它成為潮流,推廣給更多年輕人。」

後來,Rose替一間設計公司做形象設計的工作,經常需要設計衣服及飾物,於是2010年在紅磡開設樓上舖,但因工作繁忙關係,未能專心發展自己的品牌。這段期間,Rose認識了現時的丈夫Peter,他當時在英國自行開設設計公司,為不同品牌進行市場推廣及建立品牌,客戶多來自香港。

歐洲經濟不景,Peter一直有意回流香港,發覺ibility具不俗發展前景,於是2012年與Rose合資100萬元大搞生意,期望九個月內達致收支平衡。Peter說:「當時我們投得元創方的舖位,於是聘請數名同事,租用工廠劏房做工場,設計出一系列產品,主要是全人手鈎織的衣服及飾物。」

元創方店經營首六個月,營業情況不如理想,最差時每月僅有2,000至3,000元,兩人無糧出之餘,還要出糧給員工。

DIY禮盒大賣數十萬元

Peter與Rose兩人均是30歲出頭,除肯搏肯捱外,還懂得捉緊市場機會。2015年情人節前,不少顧客希望能夠自製禮物送給愛侶,因而推出製作手繩的DIY禮盒。「我們主動接觸LOG-ON,很快傾好上架細節,結果產品大賣,為我們帶來數十萬元收入,一下子扭轉了局面。」Peter說。

為此,ibility大肆發展DIY禮盒,包括製作飾物、嬰兒用品及小玩意,現時佔整體生意逾四成,飾物及時裝各佔兩成多。

時裝方面,ibility不再推出全人手鈎織的衣服,反而將鈎織用在細部設計,令衣服更加亮眼,也令成本及價格下調,接觸更多顧客群。另一方面,ibility開始發展分銷業務,又在誠品太古城店開設了店中店,業務愈來愈廣泛。

近日,ibility將元創方分店結束,經營兩年來以來,生意基本上只能夠應付租金,賠上人工及雜費開支。今年2月至6月,ibility每月利潤80,000至逾10萬元,惟因商機不斷湧現,二人決定再注資1,000萬元,進一步發展這個品牌。

ibility最近開始與連卡佛合作,為其設計獨家禮品;同時在香格里拉酒店寄賣,進一步走向負擔得來的奢華品牌路線,令定位更加清晰,針對中產或以上的家庭。

ibility在內地的發展速度加快,除與誠品合作,亦積極在深圳、杭州、上海及北京開設專門店。現時ibility員工人數增至約35名,計劃開展更多手作課程,同時發展網上業務,預算新一輪注資可在兩年內達致收支平衡。

延伸閱讀:

【Salala Beauty 5年開10店 年銷近2,000萬元】

http://www.edigest.hk/Vip/detail?id=5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