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之最(上)

採訪之最(上)

做記者,見得最多的就是人,而我接觸得最多的是商界人物,也是很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有的口水多過茶、離題萬丈;也有的一矢中的、字字珠璣,各有特色。

最寸嘴–田北俊

有一次我要訪問田北俊,欄目是「名人雅興」,講的是他的興趣,我事前跟他秘書溝通了好幾次,終於約好時間。

當時正值他辭任行政議會成員,結果令政策無法通過,他一出現,已擺定甫士叫攝影師拍照,然後多番催促我發問,怎知我問的全是無關痛癢的問題,他便開始不耐煩,連珠爆發地說:「我興趣係打網球,網球你識唔識?」「我偶像係阿加斯,阿加斯你識啦掛?又唔識!咁你點黎訪問我?」

這是我「從影以來」,被窒得最慘的一次。事前沒做功課自然是記者不對,但即使我們做足功課,也沒有可能甚麼都懂,這次確實是寃枉。

雖然被寸,但我仍極力忍耐,可惜後勁不繼,終於爆發,將他的東西丟在桌子上,這時他反而識時務,語氣變得溫和,甚至有求必應,結果順利完成訪問。

最姿整–陳妙瑛

愛美是人的天性,其實很多被訪者都很姿整,要數之最自然是陳妙瑛莫屬。她本是港姐出身,加上投資開設化妝學校,姿整也不為過。

當年訪問她時,我們花了近一小時等她扮靚,有化妝師、髮型師跟身,衣服也帶了好幾套。不過,演藝界出身的她對鏡頭份外敏感,又懂得擺甫士,我們很快就拍得滿意的相片。

她不是光注重外表的人,很有生意頭腦,而且是落手落腳做,對公司營運瞭如指掌。

最鬼馬–盛智文

盛智文喜歡扮鬼扮馬,我在海洋公園記者招待會上見過他扮壽星公、僵屍,每次都是笑容滿面、生動有趣,在場人士爭相與他合照。

有次訪問他,他只給我半小時,我還要操不流利的英語,好在他完全明白記者需要,答的比我問的更多。半小時的訪問卻讓我寫了一篇上司認為是我寫得最好的文章。

多次訪問,我發覺盛智文是真心喜歡香港,他擁有很多公職,經常要出席會議,他也打趣地說很悶,不過希望能為香港出一分力。

最感動–羅開光

被訪者跟我講的通常是生意經,沒有想過會遇上落淚的場面。羅開光接替陳裕光出任大家樂CEO之際,經公關安排一系列的訪問。

起初,講的內容都很正常,到末段時他提到一班員工,想到沙士之時,很多員工要放無薪假,與公司共渡時艱,說著說著就哭起來,結果要暫停訪問,讓他平靜情緒後才能繼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