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幹製造隔代貧富懸殊

父幹製造隔代貧富懸殊

某天與一位大約50歲的同學閒聊。

同學:「紅磡個新盤你抽唔抽呀?」

筆者:「唔抽啦,三年樓花期咁長,你想抽咩?」

同學:「抽呀,難得依家冇乜人爭,容易中。」

筆者:「你唔係專玩舊樓咩?好似有六、七層啦喎,仲買?」

同學:「買俾兩個仔,後生仔鍾意新樓。」

筆者:「你個仔幾大呀?」

同學:「一個啱啱出嚟做嘢,一個今年入大學。」

筆者:「咁細個使唔使買定樓俾佢呀?」

同學:「我自己借爆晒都買唔到,唔買俾佢哋,攞住啲錢做乜?」

筆者:「哦,明白晒!」

有次出席一個活動,跟年青人對話。筆者問他們覺得上車買樓最重要是甚麼?很多人答:「父幹!」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們就堅信成功需父幹。言談之間,他們流露出無奈,甚至憤怒。

也難怪,傳媒不斷渲染香港樓價如何離地,年青人上車如何困難,再加上不斷有朋友讚好、分享、唾罵,無時無刻都見到呢啲報導,本來已經躁躁哋;仲見到咁多有錢的父母買樓俾仔女,但偏偏唔係自己父母,自己就儲極都儲唔到首期,唔火就假!

很多年青人未有上車準備

這種現象,有朋友稱之為隔代貧窮。有樓的,世世代代都買到樓,冇樓的,世世代代都買唔到樓。

先不談上車其實不難,有很多方法。今次想講的是,點解父母會咁早、咁積極幫仔女買樓?

以筆者的同學為例,兩個仔,一個剛剛出社會工作,一個剛剛進大學,再加上佢住緊成千呎屋,每個仔都有自己的獨立大房間,照計應該冇急切需要買樓搬出去。

正常情況下,有錢都應該多買兩個單位收租,累積更多資產,待兒子真正有需要搬出去,例如結識了穩定的女友,又或想法成熟了,真正想投資物業,或真正想做生意,做父母的才將單位轉名給他們,打本給他們開拓前程。

書都未讀完,拖又未拍,買樓會唔會太早呢?兩個仔又係咪真係會珍惜呢?

同學:「珍惜?哈!返學嗰個,叫佢上律師樓簽名都話唔得閒!」

筆者:「另外一個出嚟做嘢,會唔會生性啲?」

同學:「哈!叫佢填表申請按揭,搵糧單稅單,嫌我煩呀!」

筆者:「明白!以前我屋企人都係咁,哈哈!」

既然未有心理準備,點解要迫佢哋上車呢?

政策迫父母買樓給子女

最大的原因,其實是政府的政策!以前沒有「辣招」,多多都用自己名買,賺錢落咗自己袋先,聽話先分身家,到時仔女都三十、四十歲,冇新聞價值,冇人嘈、冇人理。

而家?有樓人士再買樓又要俾雙倍印花稅,借錢又過唔到壓力測試,不如買俾個仔,書都未讀完就迫佢做業主,當係提早分身家又好,當係同個仔夾份投資又好,總好過攞住大筆現金,睇住銀紙日日貶值。買股票咩?仲死得快!之前股災眨吓眼就輸咗幾十萬,夠俾新盤首期!

對住鏡頭附和吓年青人上車難,實情係錢多又買唔到!試諗吓,如果真係純粹擔心個仔上唔到車,自己買咗俾佢住都得啫,點解要用個仔名買呢?如果個仔唔生性攞去二按點算?又或者身邊的朋友眼紅佢又點算?攞咗層樓唔理自己又點算?

好多年青人其實未有心理準備買樓,寧願趁後生去工作假期。

年青人上車,好多時係父母所迫,輿論所迫!父母買樓俾仔女,好多時係政策所迫!隔代貧窮,就係咁,迫吓迫吓迫出嚟!

(相片:何柏基攝)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