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大道週冠軍細細粒 難買香港樓 擁三個上海物業 | 星級理財

星光大道週冠軍細細粒 難買香港樓 擁三個上海物業 | 星級理財

【星級理財】當上藝人後,陳嘉佳(細細粒)開始學習理財,雖然炒賣仙股損手,但由表姐代為投資高息債券,穩陣收息,平衡風險。

撰文:梁彩鳳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陳嘉佳

收入維持在穩定水平

剛過去的農曆新年假期,陳嘉佳非常忙碌,因為她須為有份參演的三部賀歲電影, 四出宣傳及謝票。

現時陳嘉佳身在內地拍攝綜藝節目,努力地進行各項比賽,另外還有廣告及電影合約在手,工作相當忙碌。

陳嘉佳於2013年拍攝無綫劇集《老表,你好嘢!》出道,至今僅四年,她形容自己相當幸運,《老表》系列劇集為她帶來知名度及機會。

「過去數年,我的收入維持在穩定水平,足夠應付家用、屋租、旅行及投資,我期望今、明年能有大突破,收入倍增。」

陳嘉佳
陳嘉佳於2013年拍攝無綫劇集《老表,你好嘢!》出道,至今僅四年,她形容自己相當幸運,《老表》系列劇集為她帶來知名度及機會。

陳嘉佳教琴月賺數萬元

陳嘉佳於上海出生,兩歲時隨父母來港定居,兒時家境尚可,父親任職工頭,月入10,000多至20,000多元,讓她可自小學習鋼琴。

由於父親遲結婚及生育,年紀與陳嘉佳相距甚遠,當她10多歲時,父親已退休,漸漸由她接棒做經濟支柱。

她擁有鋼琴八級資歷,中學畢業後,順理成章做鋼琴教師,一教就是十年。

「教琴收入很好,平均每月逾20,000元,高峰期可達30,000至40,000元。」

當年陳嘉佳依循上海人的習慣,將所有收入上繳母親, 每逢週一支取500元作零用錢,主要用來買點東西及應付出外用膳,其他洗費則由母親支付,連八達通也是由母親增值。

陳嘉佳
陳嘉佳於上海出生,兩歲時隨父母來港定居,兒時家境尚可,父親任職工頭,月入10,000多至20,000多元,讓她可自小學習鋼琴。

獲王祖藍賞識

「當年沒有甚麼支出,由於身型肥胖,我較少打扮,衣著十年如一日,上衣配吊帶裙,夏天穿短袖,冬天加件外套,衣服也是媽媽親手做。」

雖然收入不俗,但是教琴這工作卻令她愈來愈無朋友,因為別人放假的時候,往往是她最忙的日子,結果她萌生轉行的念頭。

陳嘉佳後來加入電影公司做文職,底薪約8,000元,由於需要跟進電影製作,另外會有佣金收入, 平均月薪可達20,000至30,000元。

這段期間,陳嘉佳不時在電影客串做「茄喱啡」,因而結識王祖藍,後獲對方賞識,推薦演出無綫劇集《老表,你好嘢!》。

陳嘉佳
陳嘉佳後來加入電影公司做文職,底薪約8,000元,由於需要跟進電影製作,另外會有佣金收入, 平均月薪可達20,000至30,000元。

每月繳交定額家用

《老表,你好嘢!》在2012年9月完成拍攝,但於翌年2月才播出,這段期間,陳嘉佳繼續在電影公司做文職,確保有收入。

該劇播出後,陳嘉佳開始有知名度,但工作量有限,故她仍然兼職做電影公司,有時日間拍攝,夜晚再回公司完成工作。

「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半年,其後我當藝人的收入,開始超越文職工作,我才向老闆辭職,因為我比較穩陣,始終做藝人收入不穩定。」

當上全職藝人後,陳嘉佳開始密謀財政獨立,不再將所有收入交給母親,而是每月繳交定額家用。

陳嘉佳
過往陳嘉佳與父親將收入全部交給母親,母親喜歡用來投資股票,但經常在股災中觸礁。

炒股曾蝕近50萬元

身在內地的外婆入住安老院,每月費用達10,000元人民幣;加上香港屋租及母女兩人日常開支,她每月給30,000元母親,負擔不輕。

過往陳嘉佳與父親將收入全部交給母親,母親喜歡用來投資股票,但經常在股災中觸礁。

陳嘉佳腼腆地笑說:「我叫媽媽不要再買股票,但我自己卻去買,聽朋友的『細價股』貼士,每次買幾萬元,結果買了一堆『垃圾股』,現時手上有七、八隻,前後蝕掉近50萬元,從此不敢再買。」

陳嘉佳
陳嘉佳的表姐從事金融業,不斷勸她儲錢,然後透過投資「錢搵錢」,故她現時將家用以外的半份錢,交給表姐處理。

 

買手袋手錶保值

陳嘉佳的表姐從事金融業,不斷勸她儲錢,然後透過投資「錢搵錢」,故她現時將家用以外的半份錢,交給表姐處理。

每當她儲到數萬元,便交給表姐,後者主要替她購買高息債券基金,年息約5厘,她選擇不收取債息,而是買入更多基金單位,繼續滾存。

另一半餘錢,陳嘉佳主要花在吃喝玩樂,除照顧家人外,因仍未成家,生活較為自由,她寧願努力賺更多錢,也不想太過節制自己的花費。

「有時去數天旅行,我不介意花萬多元,別人可能覺得太豪,或者覺得不如儲起來更好,但我絕對不會這樣想,雖然經常被媽媽鬧,但我覺得花了還可以再賺回來。」

話雖如此,陳嘉佳並不揮霍無度,她自己心中有數,絕對不會入不敷支。

購物方面,陳嘉佳會買自己喜歡又能保值的東西,例如名牌手袋及手錶,需要時可帶出街,但物件本身有轉售價值。

「人有三衰六旺,無人知明天會如何,不幸的話,可能會不夠錢用,這時手袋及手錶便可以用來救急。」

陳嘉佳坦言,自己喜歡賺錢,因為長大後,想買的東西愈來愈多,例如物業,所以要努力賺更多錢。

陳嘉佳
陳嘉佳坦言,自己喜歡賺錢,因為長大後,想買的東西愈來愈多,例如物業,所以要努力賺更多錢。

 

三個上海物業

陳嘉佳於上海出生,以往每逢過年、暑假都會回鄉探親,住上半個至一個月。

外公及外婆當年是工作人口,因此獲政府分派「裏弄」單位,可以用非常優惠的價錢購買,故他們於30多年前用5,000元人民幣,買下一個面積200多平方呎的陸家咀單位。

「這個單位現時升值至300多萬元人民幣,可以出售,不過我們正在等待清拆。」陳嘉佳說。

逾十年前,陳嘉佳開始教琴生涯,收入穩定,由於希望改善外公及外婆的生活環境,於是在浦東新區買入一個面積約800平方呎的兩房一廳單位,連裝修費僅17萬元人民幣。

後來,陳嘉佳厭倦教琴,與母親返上海住了一年,這段期間四出睇樓,剛巧當時有傳迪士尼樂園進駐上海,古鎮附近開通鐵路,她們在距離浦東機場約20分鐘車程的地方,斥資32萬元人民幣,買入一個約1,000平方呎單位。

陳嘉佳兒時在港住在公屋,後來父親去世,而她當上全職藝人,收入遠遠超越公屋的收入限制,故搬離公屋,在灣仔區一帶租屋。

「香港的樓實在買不起,我會考慮『圍港』,留意『圍住香港』的地方,例如日本、泰國或內地,這些地方的物業,努力賺錢數年仍有可能買到,要在香港買樓實在太辛苦,可能要犠牲很多消費。」陳嘉佳說。

陳嘉佳
陳嘉佳兒時在港住在公屋,後來父親去世,而她當上全職藝人,收入遠遠超越公屋的收入限制,故搬離公屋,在灣仔區一帶租屋。

 

淘寶入貨賺零用錢

做文職期間,陳嘉佳與同事夾份在淘寶買刷火機,每個成本價約2元人民幣,她們每人入了500個。

當時適逢聖誕節,兩人最初在觀塘街上攤檔售賣,每個定價10元, 但銷情慘淡,結果同事放棄,白白蝕了1,000元人民幣。

陳嘉佳轉戰網上,最終悉數售出,三分之一以10元出售;另外三分之一以半價出售,餘下三分之一半買半送,收回成本價,拉勻賺約1,000至2,000元。

其後,陳嘉佳經常在淘寶入貨,然後放在網上平台銷售,平均每月賺約3,000至4,000元。

「我經常在辦公時間去港鐵站交收,後來被老闆發現,他頗有微言,結果不敢再做。」陳嘉佳打趣地說。

陳嘉佳
陳嘉佳轉戰網上,最終悉數售出,三分之一以10元出售;另外三分之一以半價出售,餘下三分之一半買半送,收回成本價,拉勻賺約1,000至2,000元。

 

The user will never se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