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特首下的樓市

三代特首下的樓市

董生、曾生、梁生在上任時都面對不同的房屋問題,基本上,他們三位都解決了原有的問題,只可惜,最後衍生出來的問題,卻比原來的問題更大!

董生成功令樓價大跌

先講董生董建華,在董生上台時,正是樓市炒得最瘋狂的時候,樓價不斷創出新的歷史高位,房屋問題成為每個人都關注的事。董生當然視房屋為重點問題,而供應大量的房屋成為了董生的首要任務。

在政府全力干預樓市的情況下,董生成功了!他成功打擊高樓價,可惜他不只成功令樓價下跌,更令樓價暴跌,因為他無視外圍環境的改變,無視樓市的週期,無視房屋政策的長遠性。

起一層樓需要用幾年時間,現在所做的決策,將會在幾年後才反映,只著眼在這刻的問題,而非長遠的問題,在房屋政策上是極不智的。

最後衍生出另一問題,就是負資產,負資產是甚麼呢?就是一個原本有不少積蓄,不差收入的中產,因為樓價暴跌,令他的身家卻比窮人更少,窮人再窮也只是零,然而負資產卻在零以下。

成為負資產的痛苦,更甚於做無殼蝸牛,業主怨氣沖天,矛頭直指政府。自此,負資產成為政府不能觸碰的死穴。

曾生成功令樓價大升

到曾生曾蔭權上台,經歷多年負資產洗禮,曾生視不要推倒樓市為大大前提,總之就是樓價不要跌。在曾生及當時高官心中,我相信他們有個口號「不要跌,不要跌,不要跌」。要做到這件事十分簡單,私樓,不要起太多,公屋,不要起太多,居屋,更加不要起。

在此,你可看出政府並沒有進步,依然是無視外在環境的改變,無視樓市的週期,無視房屋政策的長遠性,最後曾生當然獲得大成功!成功令樓價不跌,負資產從此消失。

可惜又衍生出另一問題,就是樓價的暴升,升至無法負擔的水平,這問題亦將一直延續。到市民怨聲載道,後知後覺的政府才發現問題嚴重,可惜已經太遲了。

梁生成功令樓市乾升

而梁生梁振英上任的時候,樓市已超過市民負擔的水平。當時中原城市指數約105,現約140。

市民期望他能解決房屋問題,可惜結果卻完全相反,不止解決不了,反而比之前更差。整體樓價上升三成、四成,而成為小市民上車的細價樓就更瘋狂。

自梁生上任後,他不斷解決炒樓、投機、減少買賣等樓市問題,他成功了嗎?成功了,梁生做得相當成功,這些問題都一一得到解決。港人沒有了炒賣物業的風險,投機行為絕跡,成交買賣大幅減少,梁生解決了相關的問題,並獲得了大成功!

在這裡可見,我們每一屆的特首都成功解決了問題,並能獲得大成功。可惜的是,他們解決的問題往往不是市民想解決的問題,而是衍生出來的問題反而更加影響市民,令小市民面對更大的問題。

梁生令樓市成交壓縮至極少,這就會令市場呈現「乾」的狀態。了解股票買賣的人都知,當股票呈現乾的狀態,股價就會很易大上大落,對真正想買股票的人往往不利。而樓市在政府措施下,沒有人再敢放盤,樓市就只有乾升這結果。

我在小學時曾有炒閃卡的經驗,其後學校發現風氣不皆,故全校嚴止炒賣。而我與其他小炒家發現了一點,就是學校禁止炒卡後,買賣活動減少,但價格卻沒有影響,因為影響價格的是真正的供求問題,以及背後的價值問題,而所為的措施,根本沒有針對過核心問題。

相信不少有炒過閃卡的小學生都明白這點,或許下次梁生可收集一下這些小學生或某5歲小童的意見,相信對定一些政策時更為有利。

The user will never se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