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智能眼鏡 取代平板電腦 打機 睇戲極佳享受 | 創業個案 | Startup

第三代智能眼鏡 取代平板電腦 打機 睇戲極佳享受 | 創業個案 | Startup

【智能眼鏡】流動智能裝置愈來愈普及,智能電話、平板電腦、智能手帶,下一種會是甚麼產品?可能是智能眼鏡。 本地公司MAD Gaze推出第三代智能眼鏡,讓用者可隨時隨地享受90吋的巨型屏幕,無論打機、看電影或工作,都有極佳享受。 公司負責人預期明年及2020年,智能眼鏡將出現爆炸性增長,屆時市場規模增幅達十倍或以上。

撰文:SmartED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庫、受訪者提供

荷里活影星湯告魯斯主演的電影《未來報告》,他隨時開出虛擬畫面,然後用手掃來掃去,操控不同事情,這些電影情節,將慢慢變成事實。

MAD Gaze剛剛推出第三代智能眼鏡,畫面更大、更光、更清外,還加入手勢識別功能,讓用家以手勢操控畫面。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第三代智能眼鏡,讓用者可隨時隨地享受90吋的巨型屏幕,無論打機、看電影或工作,都有極佳享受。

銷售增加20倍

MAD Gaze董事總經理鄭文輝說:「其他競爭對手,在眼鏡裝上四個鏡頭,去做手勢識別;為減輕眼鏡重量,MAD Gaze只用一個鏡頭,要做到手勢識別確實相當困難,在太光或太嘈的環境,效果會受一定影響,我們會繼續改良技術。」

MAD Gaze成立於2013年,當時正值Google宣布退出智能眼鏡之時,但無損鄭文輝及其團隊的信心,反而更積極研究Google Glass,務求研發出更佳產品。

鄭文輝發現,Google Glass的畫面太細,而且不夠清晰,在室內環境尚可,但在室外,尤其在陽光下,影像非常模糊。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MAD Gaze成立於2013年,正值Google宣布退出智能眼鏡之時,但無損鄭文輝及其團隊的信心,反而更積極研究Google Glass。

為此,MAD Gaze著力改善這些缺點,花費三年時間開發,終於2016年底推出第一代智能眼鏡。 「MAD Gaze第一代智能眼鏡的畫面比任何品牌都更大、更光及更清,在室內使用絕無問題,但坦白說其他功能並非做得很好,故銷售量較少,所以我們在半年後立即推出第二代產品。」

首兩代為單目設計,由其中一隻眼觀看半透明的虛擬影像,可戴在耳上或掛在普通眼鏡之上,第一代的觀賞效果相當於3米距離,收看30吋電視;後者提升至32吋電視的效果,第二代的畫面在光度及清晰度也有所提升。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花費三年時間開發,終於2016年底推出第一代智能眼鏡。

智能眼鏡定價較競爭者便宜

由於功能提升,第二代的銷售量是第一代的20倍,這兩代產品主攻開發者,他們購買智能眼鏡,用以開發不同的應用程式及內容,第二代也開始進入豐澤等大型零售商。

第一代智能眼鏡最初售價為3,699元,現時減至2,999元;第二代售價4,999元;剛推出的第三代,售價最貴,達5,999元。

MAD Gaze定價較競爭者便宜一大截,Google Glass當年售價逾10,000元;微軟HoloLens售價達35,000元。

,鄭文輝於2016年推出「的神」叫的士App,當時市場上已有三個主流App雄霸市場。
鄭文輝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修讀資訊科技工程的高級文憑課程,其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取得訊息工程的學士及碩士學位。

 

智能眼鏡取代平板電腦

微軟HoloLens是雙目設計模式,而MAD Gaze第三代智能眼鏡視前者為對手,同樣是雙目設計,畫面相當於在3米距離收看90吋屏幕,感覺像坐在電影院前數排位置。

「其他競爭者一般不會打用家市場,因為科技未普及,只有『發燒友』或先行者會買來試,而 MAD Gaze是全球首個主攻用家市場的智能眼鏡品牌,必須注重提升體驗。」

人們使用流動智能裝置,由智能電話開始,然後是平板電腦,貪其屏幕更大,在打機;收看影片;或接駁鍵盤當作筆記簿使用時,享受更佳。

MAD Gaze第三代智能眼鏡同時能夠滿足這三大用途,甚至比平板電腦更加方便,尤其在乘車或身在外地時,可隨時隨地使用,毋須用手拿著,遇上要處理其他事情,例如吃飛機餐,也不用將之收起,而且屏幕更大,令享受更佳。

MAD Gaze第三代智能眼鏡於數個月前開始接受訂購,雖然買家要等待一段時間,但市場反應非常好,銷售量已經超越第二代,這個數字是個人訂單,仍未包括代理大量訂貨;正式推出後,市場反應極佳,銷售量較第二代有3倍至5倍增長。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在打機;收看影片;或接駁鍵盤當作筆記簿使用時,享受更佳。

冀成為獨角獸公司

首兩代主要銷售給開發者,這些開發者最初只購買一至兩部,以編寫應用程式及內容,然後購買數十部做測試。

「開發者將陸續完成測試,倘若編寫的擴增實境(AR)遊戲或其他內容測試成功,便需要購買大量智能眼鏡,例如數千部,供最終用家使用。」

他估計,2019年或2020年,智能眼鏡市場將出現爆炸性增長,增幅以倍,甚至以十倍計。

「今年上半年,MAD Gaze收入按年增長近三倍,第三代智能眼鏡在下半年正式推出,預計全年收入按年升五至七倍。」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鄭文輝預料2019年或2020年,智能眼鏡市場將出現爆炸性增長。

MAD Gaze今年內將合共推出三個版本

今年智能眼鏡市場仍未至爆發期,已有5倍至10倍增長,以此推論,正式爆發時,年增長率可達到20倍至30倍。

為迎接這個爆發增長期,MAD Gaze作出全面部署,今年內將合共推出三個版本,除第三代智能眼鏡,還包括其變化版本,例如分體機,將底板及電池放在別處,讓眼鏡更輕身,但需要駁線使用。

MAD Gaze由鄭文輝及另一名股東合資約2,000萬元成立,並於2016年獲內地企業融資1,050萬元人民幣,暫時毋須再融資。

「我們期望在兩至三年內成為獨角獸公司,即估值達到10億美元,這可以透過融資,或者業績帶動,而我們暫未有計劃上市。」

中期目標而言,MAD Gaze期望作為全球知名的智能眼鏡品牌;長遠而言,成為一間全球知名的科技公司,屆時產品不限於智能眼鏡,還包括各式硬件及軟件。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MAD Gaze由鄭文輝及另一名股東合資約2,000萬元成立,並於2016年獲內地企業融資1,050萬元人民幣。

先後三次創業

鄭文輝中學畢業後,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修讀資訊科技工程的高級文憑課程,其後在香港中文大學取得訊息工程的學士及碩士學位。 他在資訊科技公司工作一年後,返回母校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任教,主力教授撰寫手機應用程式(App)的課程。

2012年,鄭文輝創辦第一間公司MAD MAD,專門為企業開發App,成績不俗,但他已出售手上股份。

眼見叫車App,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便利工具,鄭文輝於2016年推出「的神」叫的士App,當時市場上已有三個主流App雄霸市場。

「我們只用了近兩年時間,便從對手手上搶到一定佔有率,期望明年能夠成為最多人使用的叫的士App。」

現時,「的神」獨有叫「藍的」服務;「綠的」合作司機數目全港最多;「紅的」合作司機數目是最多人用的App的八成。

 

智能眼鏡 打機 睇戲 創業個案 Startup
第一代智能眼鏡最初售價為3,699元,現時減至2,999元。

The user will never se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