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領袖系列 梁賀琪把握教育商機 由補習名師到管理層再上市|遵理

女性領袖系列 梁賀琪把握教育商機 由補習名師到管理層再上市|遵理

讀書了得的人,很自然會當上補習老師,但不是太多人能夠將之發展成終生事業。而英文名師梁賀琪(June Leung)卻因而創立補習王國,甚至上市。遵理集團除了成功將教育改革帶來的危機,轉化為機會,令業務多元化發展,亦開展不同副業。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unsplash

教育商機無處不在

在與不同界別的人溝通之中,為梁賀琪帶來源源不絕的靈感,令她發覺教育無處不在,商機處處。

又到了預備升小學或中學的時節,人氣高企的名校,陸續開始接受報名及舉行面試。

為了讓子女進入心儀學校,不少家長安排子女參加升小或升中的面試班。

過往,主攻公開考試補習班的遵理學校,近年也推出各式面試班,協助家長及學生提高勝算。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既是名師也是管理能手

遵理學校是精英匯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業務,其主席梁賀琪說:「近年遵理學校的業務愈趨多元化,幼教、小學、初中、專上,甚至海外升學,每個類別有自己的淡旺季,但互相無縫銜接,我的日程排得密密麻麻,基本上是年中無休,隨時候命。」

眾所週知,梁賀琪是一位英文補習名師,惟近年已放下教鞭,全情投入管理業務。

今年集團正式上市,她一躍而成上市公司主席。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梁賀琪「搵快錢」?

梁賀琪畢業於香港大學,主修翻譯,原本打算繼續修讀法律學士學位,並獲取錄。

但因父親患上癌症,最終打消念頭,並於1989年與表哥伍經衡(Richard Eng)創辦津理語文商科學校,即遵理學校的前身。

傳媒以「搵快錢」形容她,她說: 「該名記者用了一個很方便的字眼,但未必很精確,我大學時代已不斷補習,不停教私校,如果要第一時間增加收入,的而且確是做補習;如果我要行法律的路,要投資很多時間,至少三年之後才開始有收成。」

加薪, 加人工, 僱主, 僱員, 談判, 研究, 增值, 求職, 公司, 發展, 前景
圖片:unsplash

伍經衡雖然是讀工商管理出身,但比較學術性,喜歡深入鑽研語文,以及研究教學方法。

這與文科出身的梁賀琪剛好相反,兩人角色互換,由她負責管理及營運。

「我入行第一日,已經要與外界接觸,派傳單是我、開單是我、聽電話是我、接生意是我、轉身入課室教書的也是我,我要協調所有東西,所以我知道課室內發生的事情,也知道課室外的世界如何。」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正因如此,梁賀琪既是名師,也是管理能手,能夠駕馭旗下逾60名,各有不同個性的補習「天王」、「天后」。

「所有老師,尤其是talented(擁有天賦才能)的,都很有性格,在課室內聽老師說話的是一班人,進來協助的技術員也是全聽他的,所以老師有點唯我獨尊,若你沒有相當資歷,其他老師不會聽你『支笛』。」

團隊絕大部分是年輕人,梁賀琪不會用「管理」二字,而是「協作」。

大家互相合作,不是一面倒地她管他們,有時他們也會管她,必須適時接納他們合理的訴求。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寓工作於娛樂

連老師在內,遵理集團現有約1,000名員工,管理這龐大團隊,令梁賀琪忙得不可開交。

她通常於接近7時或8時起床, 一邊吃早餐,一邊處理文件以及回覆電郵;

她同時是一些非牟利機構的委員會成員,所以要一併處理這些事務,然後吃過午飯才返公司。

下午1、2時回到公司,她開始處理補習班事宜,包括編班、推廣策略,然後巡分校,與前線同事溝通,之後補習老師就會來找她傾談。

她像醫生應診般,門外排著長長的人龍。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大約4時,她會去觀察上課情況,同時了解收生情況、分析數據等。

5時開大會,不同部門、不同子品牌的同事進行匯報,她給與意見。

晚上6、7時便出席各式活動,打招呼及拍照,有空便坐下來吃,通常一晚走兩、三場,有時還要上台演講。

大約10時,當大部分補習班都放學,梁賀琪與老師一起吃飯,順便開會。

聽聽他們的工作情況,通常需時兩、三小時,甚至試過凌晨二時才開會,因為要等齊人。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圖片:unsplash

梁賀琪通常凌晨3時才睡覺,若能凌晨1、2時睡覺,可以說是「恩賜」。

「如果可以凌晨1、2時睡覺; 早上8、9時起床,11時補眠,這樣是不忙的日子,每個月大概只有一至三天可以這樣,日常慣例是沒有時間小睡,有時去洗手間也要小跑步。」

星期六、星期日在家工作,進行思想沉澱及構思不同計劃,時至今日,她也會寫工作計劃。

「我視工作為娛樂,否則很難堅持30年,我認為自己不算是工作狂,只是分不開工作及娛樂,度到條橋會很開心,做完工作會很興奮,別人可能從睇波、飲酒找到這些感覺,而我則是從工作獲得。」梁賀琪說。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伍經衡於2014年退休,其實對集團的影響不大,只是梁賀琪感到肩頭好像重了。

因已建立起龐大的團隊,吸納了很多人才,即使她隨時放假,也無礙集團運作。

「我做事靠直覺,因為在教育方面有多年經驗,很多事情駕輕就熟,但靠直覺有一個壞處,就是欠缺科學化分析,而我對數字不夠敏感,所以找專業人士幫忙。」

現任財務總監(CFO),是梁賀琪從著名會計師樓「撬」過來,當她看到商機,便可以找CFO以數據演譯。

將教育宏觀化

教育改革對補習學校帶來極大衝擊,遵理早於九年前已開始部署,作出各方面的應對措施,見招拆招,將危機化作機遇。

梁賀琪察覺到各間大學的收生標準出現微調,不再只看重四個主科,對選修科目的重視程度增加,遵理「打造自己的主科」為推廣策略,事實證明走對了路。

「租金昂貴,一定要發揮最大效益,因應環境變陣,我喜歡接觸不同界別的人,在溝通的過程中,往往為我帶來很多靈感。」

梁賀琪有一次與衍生行的老闆娘彭太傾談,對方想將產品放在遵理的網店出售。

原來她想到這樣一條「絕世好橋」,學生父母購買個人護理用品,讓學生上課順道取貨。

由於貨品太重,學生必須先回家放下,才能出街,正好擊中父母心理。

除了網店,遵理還有自己的廣告公司,近期較多與大企業合作,協助品牌活化或年輕化。

因為在遵理出入的都是年輕人,透過遵理接觸他們,是最有效的渠道之一。

今年世界盃舉行期間,遵理與屈臣氏蒸餾水合作推廣,傳遞「睇波飲水比飲啤酒健康得多」的訊息,在雙方的網站、社交媒體發放。

「我們還可以就蒸餾水、膠樽回收等進行教育,又可以講牙膏如何達致抗敏、美白效果,橙汁如何保存維他命C⋯⋯宏觀地看教育的話,education is everywhere(教育無處不在)。」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梁賀琪認為,這並不是偏離本業,而是將教育宏觀化,教育並不局限在課室之內,無論任何品牌,只要想做年輕人市場,都可以與遵理合作。

「創意透過教育培養,教育又需要創意,每日的教學都是創意,否則如何吸引學生,拖著疲乏的身軀來上課,所以兩者難以分割。」

梁賀琪再三強調不可以忘本,而教育市場崇尚自由選擇。

雖然已有五花八門的升學途徑,包括副學士、海外升學、遙距教育等,但未來仍有更多選擇,所以做生意必須轉身轉得夠快。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圖片:unsplash

梁賀琪小檔案

1989年:於香港大學取得(榮譽)文學士學位。

與伍經衡創辦津理語文商科學校,後改名為遵理學校。

2011年:獲歐洲大學頒發工商行政管理博士學位。

2015年:在美國舉辦的哈佛中國教育論壇 2015 年會擔任特邀發言人。

2017年:獲金紫荊女企業家協會頒發 「金紫荊女企業家獎 2017」。

2018年:精英匯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於港交所上市。

梁賀琪由補習老師,做到成為上市公司主席,她認為年輕女性要在職場上上位,必須緊記這一點:

「不要覺得自己是女人,當自己是『一個人』就可以了,不要分性別。

如果你覺得自己是女人,就會想別人遷就你,甚至覺得自己力有不逮。經常考慮作為女人這樣做、這樣說是否較好,千萬不要有這些想法,這樣別人對你也會公平一點,先不要對自己有偏見,別人才不會差別對待你。」

女性領袖, 梁賀琪, 教育商機, 補習名師, 管理層, 上市, 遵理, 補習, 業務

至於擢升員工,梁賀琪非常看重以下三點:

「首先是自律,除了返工準時,交貨也要準時,這是能力問題,我不在意員工是否準時放工,因為整天『磨爛蓆』沒有用,經常加班並不等於勤力。」

「其次是落實的能力,年輕人很多創新意念,當中不乏珍貴主意,但是難以落實的也不少,所以我渴求既有『諗頭』,又有落實能力的員工。當然兩者俱備的人畢竟不多,如要取捨,我比較看重落實能力,因為縱使有千萬個主意,不能落實最終也是一場空。」

「第三是誠信,這包括自我檢討及認錯的能力。經常做事的人,一定免不了犯錯,若從無犯錯,我會懷疑這人有沒有認真工作。犯錯並不重要,能夠坦白承認的話,這態度相當寶貴;若說盡謊話來掩飾,或者推卸責任,這就很差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