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排期|珍寶豬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排期|珍寶豬

【診所職場事】電話響起~

我:「你好,乜乜診所」

佢:「我而家喺醫院呀」

我:「請問有咩事呢?」

佢:「你哋咪俾咗張紙我嗌我去醫院嘅?」

撰文:珍寶豬

我:「轉介信係咪?」

佢:「係呀!轉介呀!」

我:「咁請問有咩事呢?」

佢:「佢話冇得即刻睇㗎喎」

我:「係冇得即刻睇㗎~要排期㗎」

佢:「等幾耐呀?」

我:「你問返佢哋啊,你而家喺醫院嘛~」

佢:「係呀,佢話等好耐喎,我邊等到咁耐呀?」

我:「咁一係我哋寫多封信俾你去私家專科睇呀?你俾你個身分證號碼我呀」

佢:「私家你嗰日又話貴過政府?」

我:「係貴嘅~但係你要快呀嘛~如果唔係就要照排期㗎啦」

佢:「我俾你同佢講呀,你話得事㗎嘛」

女士佢應該拎開咗部電話,我聽到『你聽呀你同佢講呀,你聽啦』,對方係拒絕聽嘅。

女士又返嚟:「喂?佢唔聽喎,咁我點呀?我而家要睇呀」

我:「而家冇得睇㗎,你喺醫院度登記完冇得即刻睇㗎」

佢:「我等佢哋個醫生返嚟唔得咩?我坐喺度等呀」

我:「專科醫生唔會喺嗰度出現㗎~佢哋嗰度係登記收信㗎咋,如果你真係想快嘅,係要去私家啊~」

佢:「我俾咗二百幾蚊你哋㗎!我唔係冇俾錢睇醫生㗎!點解你咁做嘢㗎?你有冇良心㗎?你咁對病人㗎咩?我要而家即刻睇呀,你同佢講呀」

我:「你冷靜啲先~我哋同醫院冇任何關係㗎,我冇得靠關係俾你即刻睇㗎」

佢:「你冇財冇勢話唔到事唔好出嚟害我呢啲小市民啦嘛!等得嚟我都死咗啦!」

嘟。

好無奈…呢啲真係唔到我哋控制啊…

延伸閱讀: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 無賴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 無賴 珍寶豬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 兄弟醫生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 兄弟醫生 珍寶豬

【診所職場事】有日一位先生嚟到診所。

佢邊左望右望邊行埋嚟登記處:「姑娘呀?」

我:「係!係咪睇醫生?係嘅麻煩你俾身分證我登記啊~」

佢:「我後日去旅行,北海道呀」

撰文:珍寶豬

啊?係呀?恭喜你啊~

我:「拎平安藥?」

佢:「都算係嘅」

咩嘢叫都算係呢?你係咪男人?都算係嘅~你係咪人?都算係嘅~

我:「你有冇喺度睇過㗎?」

佢擰擰頭,我:「咁你要入去見見醫生啊,醫生要問清楚你嘅病歷先開到藥~」

佢細細聲:「過兩日應該m到…」

我冇聽錯呀嘛?定抑或只係你外表太man令我誤會咗…我:「m到?你m到?」

佢:「係呀,過幾日呀」

為咗確認佢性別身份免除尷尬,我:「不如你俾身分證我先呀~」

佢拎出身分證,我一望,係男喎,我爭啲忍唔住掉身分證大嗌『仔又有咩m到呀?你邊個窿出血呀?』。但我仲要逗份糧…

我:「唔好意思呀先生,頭先可能我聽得唔太清楚有些少誤會,我想問你係講m到呀嘛?女性先有嘅月經呀嘛?定係其他嘢呀?」

佢:「係m到呀…」

我:「女性先有㗎喎?先生你…點解有呢?」

佢無視我嘅提問:「我想拎啲藥收m呀…係咪有呀?」

我:「你係講延遲經期嗰隻藥嘛?要預早睇醫生計日子㗎~都要早幾日開始食定,係你自己食呀?定你係嚟幫人攞藥呀?」

佢:「我而家未到呀」

我:「你頭先話過兩日嘛?」

佢:「嗯」

我唔太想再趕客,但就咁放佢入去,醫生又會炳我:「一係你入去問醫生呀,不過提返你~就算到時冇藥開到俾你,我哋都係會收返診金嘅。同埋醫生應該會認真同你檢查咗先,你有月經呢個問題…」

佢雙手向下掩:「吓?檢查咩呀?」

我:「睇吓你係咪有月經嘛~要檢查清楚先可以開藥」

佢:「點檢查呀?」

我:「我唔知啊,檢查由醫生做嘅」

佢邊講邊離開:「得得得,姑娘,我搵返我自己條女嚟攞藥」

你突然醒覺咪乖囉~男人之家做咩話自己有月經呢~

延伸閱讀:

診所職場事【寶豬趣聞】被HIGH死的太太 上集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 被HIGH死的太太 珍寶豬

診所職場事【寶豬趣聞】被HIGH死的太太 下集

診所職場事 寶豬趣聞 被HIGH死的太太 下集 珍寶豬

【診所職場事】上回講到先生諗住靠份意外保險扭傷腳唔駛憂,打算靠咁樣去唔做嘢一年半載…

幾日後,佢又再返嚟。

佢嬲到一嘢拍份表落枱:「又係你呀!你唔好彩呀!又俾我見到你!」

撰文:珍寶豬

我:「請問咩事呢先生?」

佢:「你點填份表呀?又話識填?你填咗乜嘢呀?」

我:「醫生係依事實填啊」

佢:「咩嘢冇進行任何治療呀?」

我:「醫生的確係冇提供任何治療俾你啊,你唔要藥嘛」

佢:「呢個都唔係重點!你有咩可能寫我淨係扭傷呀?」

你係扭親呀嘛,唔通寫你甩骨呀?

我:「你扭傷寫扭傷有咩問題呢?」

佢:「你醒啲啦!寫嘢梗係誇大嚟寫㗎啦,基本嘢嚟㗎!而家份表寫到咁,你同我再填過呀!」

我:「先生,醫生係根據你嗰日嘅情況嚟寫,唔會再改㗎啦~」

佢:「我唔駛加呀,你加重料落去啦」

我:「唔會呀,咁樣係虛假文書啊,犯法㗎~」

佢:「我唔怕咩犯法呀,喺香港係冇得守規矩㗎,你唔走精面就做死自己,我唔怕犯法㗎」

我:「醫生係唔做犯法嘢嘅,佢會被釘牌啊~」

佢:「釘牌有咩好驚啫」

我:「釘牌就冇得做醫生,醫生會唔會為咗你而冇咗個專業資格啊?佢個專業資格值幾錢,一係你自己入去問醫生啦」

佢:「唔係三百五咩?」

三你個死人頭。

我:「三百五係誠實價,如果你要醫生幫你填假嘢上去,我諗係冇可能㗎啦,付出太多啦~」

佢:「咁我唔要份表啦,份表俾你啦俾你啦,你俾返三百五我」

我:「填咗嘅嘢都唔會退」

佢呆咗望住我:「咁㗎咩?」

堅定的我點頭:「係」

佢絕望的離開診所:「早知我都努力做醫生啦,咁搵人老襯都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