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DJ梁梓禧失意離娛圈 搞兒童才藝學校翻身|梁奕倫|跳出Comfort Zone

前DJ梁梓禧失意離娛圈 搞兒童才藝學校翻身|梁奕倫|跳出Comfort Zone

梁梓禧(前名梁奕倫)早年加入電台做DJ,二十出頭便踏上事業高峰,名成利就,怎料一單官司令他失去所有,要加入電視台重頭再捱;十年過去,又因遇上電視觀眾減少,電視台縮減成本,令他對娛樂圈失去盼望。就在這時朋友邀請他合資做教育生意,最終決定轉型搞兒童才藝學校,約一年已達致收支平衡,最近開設分校。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受訪者

兒童的「演藝學院」

星期五黃昏,梁梓禧在黃埔共享教育空間,為其創辦的香港兒童才藝學院分校打點一切,與前來上課的小朋友及家長打招呼,並且引導他們進入課室安頓。梁梓禧的拍檔碰巧外遊,他與一名全職員工,負責照顧兩間學校的日常營運,所以他以「校工」形容自己,同時兼顧清潔、管理及決策工作。

梁梓禧既在學校接待家長及學生,也會親自打電話與家長聯繫,家長初時感到錯愕,但看他凡事親力親為,對學校更有信心。「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做生意,也沒有想過會做與教育有關的生意,因為我並不特別喜歡小朋友。」梁梓禧不善於哄小朋友,而是以朋友方式相處;不過學生卻反而很受落,覺得這種相處模式非常舒服,因為平日的大人都是高高在上,甚至有學生放學後攬著他不肯離開。

走上這條創業路,全因好友的孩子日漸長大,需要帶他去參加各式興趣班,眼見小朋友都像被迫參加,因而發覺兒童教育市場充滿潛力,尤其是能夠令他們開心參與的課程。「近年我為自己擔心,藝人事業原地踏步,而且人到中年,40幾歲需要安定,可能這盤生意是一個機遇,是上天的安排。」梁梓禧考慮了近兩個月時間,最終與拍檔合資七位數字,於去年5月在天后開設香港兒童才藝學院。

有見市面上的兒童才藝班較多是單一的課程,梁梓禧與班底製訂了綜合演藝課程,結合音樂、舞蹈、戲劇及演說,定位為兒童的演藝學院。「總校的生意不錯,經已達致收支平衡,故我們再斥資六位數字開設黃埔分校,報讀人數正在穩步增加;始終做教育需要時間建立口碑,剛開始的新學期有不少新生是舊客介紹。」梁梓禧在電台工作時,上司已經叫他嘗試做監製,所以他對自己的管理能力絕對有信心,惟往往被文件工作考起,所以現時相關工作交給拍檔及員工處理。

梁奕倫 梁梓禧 兒童才藝學校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梁梓禧矢志做電台DJ

梁梓禧於公共屋邨長大,有三個姐姐,但年紀與他相差一截,對上的姐姐也較他年長六歲,所以他經常自己獨個兒玩耍,最喜歡聽收音機,中二便矢志做電台DJ。中五會考只得兩分,由於未有途徑入電台,梁梓禧先行修讀酒店管理課程,並且在尖沙咀某酒店前台工作一段時間;1992年終於因參加香港電台舉辦的比賽而獲得機會進入電台工作。「最初我不被重視,跟著senior工作,加上外貎像一個宅男,所以我努力改善,並且用自己的方法博見報;後來構思《倫住嚟試》環節,讓藝人做他們平日不會做的事情,吸引記者採訪,後來高層見我經常見報才開始留意我,讓我主持節目,我前後苦心經營了四年。」

1996年的《娛樂滿天星》是他首個主持的節目,其後事業平步青雲,翌年成為香港電台皇牌節目《十大中文金曲》的司儀,當時他年僅23歲。「我以前非常欣賞阿旦(鄭丹瑞),朝著他的方向發展,同時兼顧DJ、幕前及創意工作,我以為自己30、40歲時,會像他那樣,當上管理層。」往後十年,梁梓禧進入了超級舒適圈,因為他已獨當一面,做節目非常純熟,堪稱手到拿來,至2002年與范振鋒合組樂隊Double.R,前後出過三張唱片,2003、2004年間進入事業高峰,每月收入一度高達17萬元。

「30歲左右我遇上樽頸位,小時候想做DJ的夢想已經達到,並且成為『年青人最喜愛DJ』,好像所有目標都達到,在電台做十年已夠,其實很想跳出去,但是不敢,始終樹大好遮蔭,結果留了一年又一年。」當他以為一切順風順水,詎料這個超級舒適圈翻起巨浪,一宗串謀詐騙案,將他從事業高峰拉下來,最終他被判社會服務令,而他亦主動向電台請辭。「在港台工作的日子,我下午便返電台準備、黃昏開咪;離開電台後,我需要一段長時間去適應沒有工開的日子,想盡辦法打發時間,結果培養出做運動的習慣,當時唔開心一定有,可幸沒有患上抑鬱症。」

多次跳槽後決定創業

在落泊的日子,梁梓禧獲得羅傑承賞識,簽約成為BMA旗下藝人,並且替他鋪路進入無綫,開始全身投入幕前工作,打算重新開始慢慢捱。最初被安排主持《今日VIP》及《娛樂直播》等節目,後來擔任黃金時段節目《大咕窿》主持。不過,當年無綫與唱片公司發生糾紛,封殺旗下歌手,梁梓禧雖然不是歌手,卻同樣遭到雪藏,結果他轉投收費電視nowTV。「無綫並不是一個舒適圈,我無時無刻都感受到挑戰,一方面觀眾流失,另一方面我的年紀及身價難以與年輕人競爭;加入nowTV不久,大約是2013、2014年左右, 電視台將節目外判,危機感愈來愈強烈,開始籌謀plan B。」

在nowTV前後五年,梁梓禧的收入不俗,但是觀眾較少,難以提升知名度,這段期間他開設製作公司,為企業活動做製作及擔任司儀。後來他以自由身形式為viuTV擔任節目主持,其中2016年的《啪啪聲太好聽》獲得最高點擊的主持人獎項。梁梓禧心想可以「紅返」,可惜事與願遣,「老鬼」始終沒有太多工作機會,令他面對「中坑」的煩惱。「做freelance收入不穩定,感覺也不安全,在這個時候遇上生意機會,雖然做生意有風險,開始了一年多仍未有糧出,但這令我覺得做人有盼望,而繼續做娛樂圈是沒有盼望。」

自從開始做生意,梁梓禧已甚少幕前演出,只是間中做私人活動的司儀,他坦言希望兩邊兼顧,現階段先集中照顧學校。「以前做DJ或藝人可以說是『無腳的雀仔』,毋須太大責任感,只要做好本份;但做生意要處理很多事情,暫時未算得享受,而是接受人生下半場的挑戰。」過往,大多數認識梁梓禧的人都年過三十,自從做了這門生意,多了一批小朋友及家長的粉絲,當他們知道梁梓禧以前做DJ、出過唱片,覺得很有趣,甚至專誠上網找他過往的演出來看。也因為這門生意,不少親子界別的活動邀請他做嘉賓及評判,令他走進另一個領域。

梁梓禧認為年輕人最緊要有夢想,訂立清晰的目標,然後全力向這個目標進發。「很多年輕人不知道自己喜歡甚麼工作,於是去工作假期,名義上是放眼世界,但回來後仍然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工作假期只是逃避的藉口,或者是免費旅行。」他遇過不少有志成為藝人或歌手的年輕人,由於「想紅」的目標清晰, 根本不會去工作假期,以免浪費時間。此外,他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雖然讀書再叻也不代表甚麼,但擁有學歷始終有多一個選擇。梁梓禧生平最憎寫作,但他沒有工作時,花了半年時間寫了一本書,近年亦為不同媒體的專欄執筆,所以他坦言不應「框死」自己,應該作多方面嘗試。

梁奕倫 梁梓禧 跳出comfort-zone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專家之言:兩條腿走路

「職場女王」、竣鈞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張慧敏(Son姐)說:「主動轉型與被迫轉型不同,前者發覺現時的路行不通,發掘自己興趣,然後轉型;後者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轉型,很容易沒有想清楚是否自己真正喜歡做。」Son姐認為,如要在工作上找到滿足感,必須忠實面對自己,跟著自己的興趣走,然後一步一步走下去。

「不是放棄所有去追夢,而是兼顧生計及興趣,兩條腿走路,在工餘時間鑽研興趣,慢慢累積經驗,日子有功,當機會到來,自然能夠開拓一條新路。」如果對現時工作仍有興趣,但因環境轉變而無法繼續,應該將之前累積到的經驗總結,轉化為自己的特點或特長,然後在不同的領域上發揮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