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辰專訪一 論逃犯條例風波:政府沒甚麼回應市民 警察加力度執法 現況唔湯唔水!獨立調查才可解決困局| 經一拆局

田北辰專訪一 論逃犯條例風波:政府沒甚麼回應市民 警察加力度執法 現況唔湯唔水!獨立調查才可解決困局| 經一拆局

香港立法會議員、實政圓桌召集人田北辰直指,由反《逃犯條例》起,到今時今日獨立調查的需求遠遠高於6月,愈拖下去只是愈需要獨立調查。由612的催淚彈到101的真槍實彈,社會對成立獨立調查的吶喊愈發強烈。他又指,成立獨立調查雖不能解決最前線最暴力的一群,但可滿足後排要求。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特首林鄭月娥堅稱監警會是行之有效徹查警暴,但實際作用相信大家亦心知肚明。前新民黨常務副主席田北辰就指,其實一切是觀感問題,當市民不信,如何游說亦無用。他又稱,當監警會主席都說獨立調查是可以接受,社會聲音豈非更大?

田北辰心目中的獨立調查委員會

田北辰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角色是提供意見,並非為定斷誰是誰非。如果跟監警會職能重疊的,就照由監警會處理;委員會調查警察的話,應該針對使用武力的指引,包括甚麼情況下可以開實彈、應否給予警方更多非致命而又有成效的武器。

他分享前線警員心聲指:「胡椒噴霧根本晒氣,都冇人理;催淚煙完全起不到作用;水炮車射濕人後又如何呢?」槍械方面,布袋彈不可以近距離使用,亦起不到阻嚇作用,更發展到用實彈。而其實在布袋彈與實彈兩者致命程度之間,國外有如電槍之類的武器可短距離防止暴力發生,但又不致命的,嘆現在香港沒有這種武器。

除此之外,田北辰認為亦應就香港警察今天的裝備及訓練,是否足夠處理暴亂提出建議,進行調查。「好多人喺街度都咁問我㗎。」他表示,全世界的城市若發生暴亂,會從其他城市調動人手來支援,但香港沒有。而出動解放軍,在一國兩制之下太敏感,所以這是孤立了香港警察。

實政圓桌召集人田北辰
實政圓桌召集人田北辰指:「831(港鐵)太子站有冇死人、發生咩事、點解錄影帶唔攞出嚟俾人睇?加加埋埋晒多到嚇死你。」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和理非已分裂?

田北辰表示,即使是和理非本身,有些都覺得暴力行為過火,「是離晒譜、失控,完全係冇意思嘅。」他亦不解為何整個反修例事件持續四個多月之久。他認為,和理非本身不是一個板塊,當中有些已經出現分裂。

「我有同佢哋傾計㗎,佢哋係兩邊都查㗎。」不但警察,還包括激進分子背後背景。至今田北辰立場堅定,相信單是獨立調查已回應到絕大部份和理非的訴求,而同時調查兩方是最好方法。

田北辰再指,其實政府承諾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後其實不用即時執行。宣布時表明待動亂平息後再啟動調查工作。但亦要有所表現,譬如透露一下心水法官人選。為免讓人對委員會落得如同監警會般觀感,強調有關人選應是左中右派都接納的。

如此一來,可以給予暴徒們壓力—「嗱,我話咗會做嘅,你唔收手我就唔做,你收手我就做。再嚟衝我就大規模執法。你地要嘅訴求我俾咗你,但之後你地仍要來衝擊的話,我冇嘢可以再俾你。咁我冇嘢可以再俾你,咁我就要去拉啦。」田北辰直言這是一個最合理的做法。

田北辰
田北辰說:「政治唔係關於真理,政治係關於觀感。唔知道政治係關於觀感嘅人呢,其實就唔應該從事政治工作。亦都唔應該去到一個領導地位,帶領香港。」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大部份人最低限度要獨立調查

他又引述一本地報章調查稱,真正支持五大訴求中其餘三個的人很少,反而大部份人都覺得最低限度是要獨立調查。「而我覺得這個結果是可信的,因為我區裡的市民都跟我這樣說,沒有人提起另外三個訴求。

縱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呼聲高,惟林鄭依然置若罔聞。田北辰稱,若愛國保守陣營也開腔贊成,相信會截然不同。他形容現況是「唔湯唔水」,政府沒甚麼回應市民,但警察執法就一直加力度,造成社會反對聲音。他又以派錢做比喻,「你派錢就個個都派,有啲有,有啲冇,淨係審批都攞你命。」

之不過隨着警暴被愈揭愈多,市民已高喊解散警隊,獨立調查還是有效解藥嗎?「咁我反問一句咁你想要點呢?解散係咩意思?重組咪一樣咁,有咩分別啊?至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更加是無厘頭,唔知佢想講乜。」

備注:田北辰已報名參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荃灣區愉景選區 ),另一提名人為劉卓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