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主播黃紫盈瓣數多多!做6年Slashie 收入好過做全職

前主播黃紫盈瓣數多多!做6年Slashie 收入好過做全職

藝人或主播相對容易轉型為slashie,因為他們擁有知名度,帶來不同的工作機會;若具備不同才能,發展潛力無限。前新聞主播黃紫盈2013年離開無綫電視後一直做slashie,最近到澳門大學擔任評判,然後又會到深圳做活動司儀,忙得不可開交。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黃紫盈 Connie Wong

黃紫盈轉行做slashie

黃紫盈說:「你可以說我每天都在工作,也可以說我每天都在放假,每次接到新工作,我的腦立即開始轉動,了解場地情況、翻查嘉賓資料,這些都是空閒時做,每次都學到不同東西,所以覺得很享受。」離開無綫時,她原本經已找到一份關於傳訊及推廣的全職工作,但在上班前,卻接到不同的工作邀請,包括擔任司儀及出席活動。

「當時我覺得『幾好玩』,而且也可以嘗試彈性的工作模式,結果沒有到新公司工作,當起全職freelancer/slashie。」她的slashie生涯,由主持及司儀開始,由於她是新聞主播,相關經驗可以派上用場,而她本身懂得三文四語(廣東話、普通話、英文及日文),成為她的優勝及獨特之處,令工作機會更多。

前主播黃紫盈
圖片:受訪者

「四語可以有不同組合,切合不同機構的需要,所以任何時候都應該不斷裝備自己。」黃紫盈能夠擔任各種活動的司儀及節目主持,工作期間不時兼任翻譯、編輯等工作。由於傳媒出身,能夠掌握影片製作流程及技巧,兩年前成立製作公司,自行製作旅遊節目「盈悠型遊」系列,擔任監製之職。她的說話技巧有目共賭,於是又擔當起導師工作,教授小朋友及成人相關技巧。

知名度令她透過社交媒體累積粉絲,讓她成為KOL(Key Opinion Leader),不時替客戶宣傳與時尚生活有關的產品及服務,有時也會演出平面或電視廣告。工作令她的接觸面廣濶,所以有企業邀請她做顧問;另因偶然接觸到德國的甜酒,發覺本港較難找到,因而做起代理生意。

總括而言,黃紫盈現時是司儀/主持/監製/編輯/翻譯/導師/KOL/顧問/德國甜酒代理商等。「我不是全能,我的強項是司儀/主持/監製/編輯,而以時尚為主題,斜槓不是愈多愈好,要了解自己的興趣及能力所在,例如我也懂剪片,但我不會幫客戶剪,我會找更加專業的人負責。」

黃紫盈
圖片:受訪者

時間管理很重要

黃紫盈的瓣數極多,她坦言時間管理很重要,而她一向自律,所以能夠在極不穩定的工作生活中,建立起規律。活動司儀是她的主要工作之一,情況許可的話,她預早一天做好準備,當天因應活動的時間安排作息。司儀的工作有淡旺季,而近期因應社會事件,不少活動取消,黃紫盈表示她沒有太過在意,因為她會在這些時間,安排出差拍攝節目。

「跳出來最初一、兩年真的覺得好好玩,但好玩過後曾經有空虛的感覺,這時候就要想想我做這些的意義是甚麼,我發覺自己真心喜歡到不同地方感受當地文化,然後與香港的觀眾分享,這成為我堅持下去的動力。」六年的slashie生涯當中,黃紫盈表示,客戶大多是知名品牌,合作愉快,但偶有一、兩次遇上不懂得尊重合作伙伴的人,例如拖數、出爾反爾、推御責任等,初時感到失望,但後來覺得當作教訓,對這些人敬而遠之便可以。

前主播黃紫盈 slashie
圖片:受訪者

「我學懂了保護自己,不能只相信口頭承諾,所有事項都應該白紙黑字寫清楚,我會準備一份簡單的合約,這是我上網研究寫法,也問過讀法律的朋友,確保能夠保障自己。」黃紫盈指出,slashie看似自由,但並非適合任何人,她自小喜歡不穩定性,所以選擇做記者及主播,輪班、假日上班,甚至一個月完全沒有放假,她都可以接受,甚至覺得充滿樂趣,所以她樂於做slashie。

至於收入方面,由於傳媒薪金偏低,而她做slashie以來,沾手不同工作,收入較以往打工為佳,六年以來也穩步增加,令她感到相當滿足。「是否應該先打工再做slashie?這個問題並沒有確切答案,以我的經歷而言,由於曾經在大機構工作,明白企業的運作,對現時接待客戶絕對有幫助;而我擔任slashie多時,深明這個群族的特性,正好作為企業與slashie之間的橋樑,工作起來份外得心應手。」黃紫盈說。

黃紫盈slashie
圖片:受訪者提供

服裝:Benita Fashion
髮型:James Fan @ Hair Creator
化妝:Josie Fok

關鍵詞
slash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