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零成本搞數碼市場推廣!年做3,000萬生意!請埋前上司做顧問

80後零成本搞數碼市場推廣!年做3,000萬生意!請埋前上司做顧問

近年傳統傳媒不斷受到新科技的衝擊,當中又以印刷媒體所受影響最為嚴重,從業員不得不轉型甚至轉行。傳統紙媒營業員出身的Kontec Creative總監魏克遜(Mason),看準新媒體興起的契機,以零成本創辦注重科技元素的市場推廣公司,由一人公司逐步擴展規模,預期今年全年生意額將逾3,000萬元。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年僅31歲的Mason,現時管理40人的團隊,從事數碼市場推廣,今年生意額逾3,000萬元,而公司經已營運了四年。 Mason在英國的大學修讀市場管理,於2011年加入當時屬星島集團旗下的《PCM》雜誌擔任營業員,主要工作是銷售廣告,包括雜誌內的廣告位,以及網站的橫額及顯示廣告。

由傳統媒體起步

就傳統做法而言,客戶通常將相關工作交給廣告公司,由對方代為「度橋」,以及投放在適當的媒體,所以雜誌的營業員,未必牽涉到創意及其他工作。 Mason當時的上司Agnes,出身於廣告公司,她要求下屬不是單純做營業員,銷售廣告位置之餘,還要全方位照顧客戶的需要,包括「度橋」及搞活動等。 「在雜誌工作三年多,我經常不用放工,每天9時半上班,最早也要晚上9時才放工,若要追數、開會、跟進項目,隨時做到凌晨兩、三時,翌日9時半又返公司。」 雖然工作量繁重、工時長,但Mason從中學習到不同知識,他覺得辛勞有價值,而且Agnes可算是他的伯樂,不斷鞭策他成長。

傳統紙媒營業員出身的Kontec Creative總監魏克遜(Mason)
Kontec Creative總監魏克遜(Mason)大學畢業後加入傳統媒體,看準新媒體興起,以零成本創辦數碼市場推廣公司。

 

最初的客戶是《PCM》舊客

《PCM》是較早推出的電腦專門雜誌,競爭對手相對較少,客戶包括電腦及流動電話品牌、周邊用品及玩意等,讓Mason建立起人脈網絡。 Mason的部門以廣告公司的方式照顧客戶,當年的收入不俗,每月底薪連佣金可達40,000多元,但由於搵錢容易,所以他沒有特別儲蓄。 2014年Mason離開《PCM》,其後轉到一間小型廣告公司工作,其後當上全職freelancer,開設Kontec Creative,借用別人的辦公室工作,以零成本開始踏上創業之路。 最初的客戶是《PCM》舊客,大部分是沒有人肯做的dirty work,Mason甚麼工作都做,想盡辦法替客戶解決問題。

請前上司做顧問

Mason最初加入《PCM》,上班第三天已被上司Agnes罵個狗血淋頭。 「當時我接到一個客,沒有查清楚就立刻替對方落廣告,結果被Agnes鬧了一個鐘;因為我沒有查對方的商業登記,若果走數便有問題,雖然我是新人,但她覺得這是基本邏輯。」 回想起來,Mason覺得Agnes肯鬧,他才能夠學習到不同東西,當然有時候會覺得她未必完全正確。

「不是每個上司都願意教人,若果我只是一味覺得憤怒,而不肯選擇性地去消化上司所講的東西,最終甚麼也不會學到。」

Mason自言以前自己是一個好打得的士兵,本身沒有高級管理層經驗,當公司規模愈來愈大,他發覺需要其他人幫忙;而他一直與Agnes保持聯絡,最終聘請她擔任顧問。 Agnes現時以兼職形式協助他,兩人並不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Agnes的角色像導師(mentor),從不同方面了解公司運作,然後提出不同意見,尤其是管理方面的問題。

延伸閱讀:90後運動員做老闆!協助後進轉型創業、配對工作

Kontec Creative現時共有40名員工,大新分是年輕人,Mason(右)與大家打成一片。
Kontec Creative現時共有40名員工,大新分是年輕人,Mason(右)與大家打成一片。

一天工作20小時

舉行活動通常有大型布景板(back drop),曾經為節省人工,Mason自行學習,然後半夜到場地搭建,由於肯搏肯捱,令客戶建立起信心,同時轉介其他客戶。 創業當然不是一帆風順,當時曾有客戶需要印製500本小冊子,Mason與一位開印刷廠的朋友合作,但這名朋友收錢後消聲匿跡,結果他要額外付出10多萬元,找其他公司印刷;也試過被同事撬走客戶,或者沒有依照承諾為客戶提供服務。 為此,Mason更加努力工作,平均每日工作13、14小時,最誇張試過一天工作20小時,一星期做足七天。

「我在雜誌工作時,已覺得行業有前景,但發展需要金錢,所以我努力賺錢,一年做了100多萬生意,假設我每月支取10,000多元人工,我也儲起了90多萬元。」

Mason於2016年2月聘請了第一名員工,開始建立團隊,該年度合共聘請了11名員工,當中不少是舊同事及行家,協助他們由廣告營業員,融入數碼推廣行業。 「舊同事的強項是人際網絡,而且懂得照顧客戶的技巧,但欠缺創意媒體的觸覺,例如要了解最終顧客的消費習慣,然後設計相應的策略;例如設計的用色,追蹤及分析推廣的成效等,這些我要從頭教他們,讓他們變成專業的數碼推廣人才。」

在《PCM》工作期間, Mason經已了解到傳媒印刷廣告無法準確追蹤及監察成效,所以他集中做數碼推廣,而且偏重科技,現時共有九名程式員,較其他市場競爭者更加重視這範疇,甚至有競爭對手外判這方面的工作給他們。Kontec Creative還自行研發程式,利用人工智能(AI)、機械學習及大數據科技,協助客戶提升數碼推廣活動的成效。 據悉,市場上目前亦有其他公司推出這類工具,但收費動輒數十萬至逾100萬元,而Kontec Creative暫時免費提供給客戶。

延伸閱讀:【Miss Marble雲石流心蛋糕】90後兩年前開蛋糕店招惹負評 谷底反彈後高峰期月賺20萬元

Mason於2016年2月聘請了第一名員工,開始建立團隊,該年度合共聘請了11名員工,當中不少是舊同事及行家,協助他們由廣告營業員,融入數碼推廣行業。
Mason於2016年2月聘請了第一名員工,開始建立團隊,該年度合共聘請了11名員工,當中不少是舊同事及行家,協助他們由廣告營業員,融入數碼推廣行業。

科技提升推廣成效

「要提高推廣活動的成效,可以將創意設計做得更加吸引,但這樣相當主觀,其實可以利用客觀數據達到同樣目的。」 Mason本人更再去進修,包括學習編寫程式以及人工智能,因為這樣才能有效管理團隊。 Kontec Creative的客戶主要是化妝品、商場以及大型連鎖店,去年替Bobbi Brown舉行了「眉」分析O2O活動,顧客可在網頁打開鏡頭,透過人面辨識技術進行眉形分析以及評分,顧客可以即時預約修眉服務,結果於一個月內吸引上千名顧客預約,效果超乎預期。

Kontec Creative替Bobbi Brown編寫活動網頁、構思策略、設計廣告,然後於不同的網上媒體投放廣告,當顧客按下廣告連結,便進入活動網頁參與互動。 顧客預約修眉活動,需要填寫個人資料,Bobbi Brown便可將之與原有的客戶資料庫對比,進行精準推廣,方便日後邀請他們參加活動或購買新產品。 豐澤較早前在K11 MUSEA開設TechLife by fortress概念店,店舖裝修以「Tech Jungle科技領域」為主題,顧客可在TechLife手機App玩小遊戲尋找森林萌友馬騮仔、樹哥兒,類似捉精靈遊戲,然後與動物店長合照,獲取購物優惠券,這個活動也是由Kontec Creative構思。

Kontec Creative的客戶主要是化妝品、商場以及大型連鎖店,去年替Bobbi Brown舉行了「眉」分析O2O活動
Kontec Creative的客戶主要是化妝品、商場以及大型連鎖店,去年替Bobbi Brown舉行了「眉」分析O2O活動。

由home office到管理40名員工

Kontec Creative現時共有員工40名,辦公室由最初的home office,然後借用別人地方及與其他公司合租,去年搬到現址,自家佔用一個單位,面積達5,700平方呎。 由於近乎零成本開始,Kontec Creative早已回本,但不斷將利潤再投資,2017年生意額達800多萬元;2018年暴增至逾2,000萬元。 「近半年公司進行大整頓,聘請更多員工以提供高質素服務,卻遇上社會事件,不少大單取消,失去約400萬元的生意,但預期全年仍有10%至20%增長,達3,000萬元。」Mason說。

Kontec Creative去年搬到現時辦公室,面積達5,700平方尺。
Kontec Creative去年搬到現時辦公室,面積達5,700平方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