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罷工|指新一批醫護過份緊張  許樹昌:「生死籤」反映前線心理不平衡

醫護罷工|指新一批醫護過份緊張 許樹昌:「生死籤」反映前線心理不平衡

醫管局員工陣線上週發起罷工,近5,000人多日罷工。香港中文大學呼吸系統講座教授許樹昌指出,追溯遠因,源於醫院病房負荷不斷增加,醫管局卻未有增加相應人手,同事早積存不少怨氣,明白他們罷工的理由;然而,他認為罷工亦令許多病人無法及時獲得相應照顧。談及有醫護人員以「生死籤」一詞,形容抽籤照顧武肺患者是「心態上不平衡」,因為武漢肺炎的死亡率遠遠低於沙士:「今時今日佢哋話抽生死籤,已經標籤咗自己有一半機會死,其實呢個心理係唔啱 、唔平衡。」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加床不加人手 醫護早積存怨氣:明白佢哋點解要罷工

他說,在武漢疫症在港蔓延之前,因應人口老化,醫管局早已不停加床;他舉例,從前一間40人的病房現在有超過55張病床,病房不勝負荷,醫護的工作量大大增加: 「但係無乜點加人手,啲同事做到怨氣好重,所以我明白佢哋點解要罷工,再加埋近年對政府措施好唔滿意,累積埋喺呢個時候就爆埋出嚟,呢個就真係唔係好理想。」

翻查資料,回歸以來,政府曾於2003-04年度、2004-05年度、2005-06年度削減經常性衞生開支,在2016-17年度削減醫管局撥款。他指出,目前市民沒有足夠誘因自行購買醫療保險,亦因如此,政府更應加強公立醫院的撥款及服務,直面問題根源。

相關文章:「武漢肺炎傳播力犀利好多!」許樹昌:應全民口罩,港府不應上訴蒙面法

死亡率遠低於沙士 新一批醫護過份緊張

雖說理解,許樹昌亦直言:「醫護人員罷工對應付疫情好大影響。」因為,醫院裏很多非緊急服務都被迫取消。他舉例,胃潰瘍等慢性疾病不獲安排照胃鏡,只有胃出血等急性疾病才能獲得服務,常規或定時服務被迫押後,因為醫院要騰空病床來為肺炎患者治病。

對於坊間近來常以「生死籤」一詞形容照顧武漢肺炎患者的醫護人員,他認為說法並不準確;他指出,內地武漢肺炎的入院死亡率約為2至3%,如果假定自己有50%機會會死,心態上其實不健康。回應罷工,許樹昌亦認為新一批醫護人員有點過分緊張,只要做好傳染病防護措施,進入病房時戴上合適裝備,多洗手,即可大大降低相關感染機會:「暫時20幾個個案入咗各大醫院,冇醫護人員因為接觸受感染。(編按:進行訪問當日,確診個案只有20多宗。)」

相關文章:「肺炎,no thx!」武漢肺炎肆虐或引發小型亞洲金融風暴 隱藏四大經濟危機

相關文章:封關不封關?「始終會傳入香港」 許樹昌:治療費昂貴,內地人冇誘因來港治病

憶沙士當年工作環境惡劣:而家安全10倍,希望同事正面啲

他回憶起當年沙士爆發初時,大家都不知道是新型病毒,超過4成醫護人員受感染。他憶述,當年的病房就如網球場,每邊半場各放10張病床,張中間是護士站和兩個小房間,配以抽氣扇,沒有正式的負氣壓房隔離病人;初時的保護衣物亦不足夠,他還記得,當時一個N95口罩要以紙袋存放,足足用一日:「當年沙士工作環境就非常惡劣。」

他說,當年沒有受感染的六成醫護同事,需要再分一半去普通病房,另一半照顧沙士的病人;當時醫護人員並沒有抽「生死籤」的說法,全部是自願加入「dirty team」。後來,政府汲取沙士教訓,增加資源在醫院加建負氣病房。時隔十多年,他認為醫護人員的保護措施已遠遠比當年更好:「我希望其他醫院嘅同事大家正面啲。如果你係要入場,唔需要擔心,因為我哋而家工作環境係比2003年安全咗好多10倍。」

醫護罷工 指新一批 醫護 過份緊張 許樹昌 生死籤 反映前線心理不平衡
醫管局員工陣線於2月頭曾發動大罷工,歷時多日超過5,000人罷工,後來因疫情嚴峻而宣佈擱置。護士協會週二(11日)召開緊急會員大會,「接力」發起工業行動。公立醫院護士將按醫管局標準感染控制指引,每日索取4個口罩和4套保護衣。公會引用香港法例第509章《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認為醫管局作為僱主有責任確保工作環境和病人安全。圖為政府召開的記者會。

雙方應坐低平心靜氣去傾

面對今時今日的局面,他提出兩個解決方法,以減低醫護人員負擔。他認為,應該「雙方坐低平心靜氣去傾」,建議以「補水」或重聘退休人士。現時醫管局的退休年齡爲60歲,當中有不少都仍然「有心有力」,而不少顧問醫生亦只會續約一至兩年,白白浪費他們的經驗;此外,他亦建議可以將退休年齡劃一推遲至65歲,以舒緩人手短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