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生靚女嫌做文員悶 $6,000起家 5年擁4間美容+水療店

後生靚女嫌做文員悶 $6,000起家 5年擁4間美容+水療店

市面充斥各式南韓美容護膚品,似乎已沒有發展空間。不過,Livana早著先機,引入化妝品、護膚品,然後是水療及減肥療程,帶領市場潮流。Livana 22歲時與拍檔,以6,000元創辦HERE WE SEOUL,五年後的今天已擁有一間實體店及三間水療中心,成為年輕企業家。

自小喜歡扮靚的Livana,中五開始學習化妝,惟未有想過以之作為職業。畢業後修讀商科高級文憑課程,之後在貿易公司做了一年採購。

文職工作較沉悶,剛滿20歲的Livana心思思想創業,便做起化妝師,主力接新娘化妝工作,同時於葵涌區租用studio教授化妝。

由BB粉底機開始

2012年韓風正盛,Livana到南韓學化妝,走在街上,看到很多香港沒有出售的美容護膚品牌。

當時流行BB Cream,她與拍檔Liam斥資6,000元買入近30部BB粉底機,並設立HERE WE SEOUL facebook專頁,在此銷售,結果很快售罄。

兩人食髓知味,將賺到的錢,向南韓護膚品牌入貨,前後入過innisfree、THE ETUDE HOUSE及Tony Moly等,當時這些品牌還未在港開設專門店。

生意愈做愈大,二人於2013年開設網上商店,再於2014年在尖沙咀開設首間實體店,後者實用面積約600平方呎,投資額逾100萬元。

Livana說:「除第一筆錢外,其後的都是將賺到的再投資,一直沒有需要再另外拿錢出來。」

當愈來愈多品牌進入香港市場,Livana便開始「捐窿捐罅」,到診所、美容院及水療中心找他們專用的美容護膚品,而這些產品不會在市面的零售店找到。

HERE WE SEOUL專攻有性格的品牌,例如K-Medi Han是由韓醫研發的品牌,推出一系列營養補充品,現時獨家代理的南韓品牌增至四個。

Livana每隔一至兩個月便到南韓一次,一個人跑上代理品牌的公司催促對方準時交貨,同時絕大部分產品只做零售,不做批發,將品牌當作親生仔一樣看待。

水療中心供不應求

由於態度認真,南韓品牌樂意與之合作,在當地業界也有點名氣,吸引另一品牌TROIAREUKE於2014年自行找上門來合作。

據悉,現時南韓共有近5,000家水療中心使用 TROIAREUKE的美容護膚品,為此該品牌特別因應產品研發療程。

HERE WE SEOUL引入TROIAREUKE產品作零售,其中P.I.T洗面奶,能夠同時清潔水溶性及油溶性污垢,每支定價598元,可月賣逾1,000支。

HERE WE SEOUL同時引入TROIAREUKE的療程,2015年投資逾100萬元開設Areukesien Spa,在身體敷上有機鈣粉,數日後肌膚甩皮,皮膚變得嫩滑。

在沒有大肆宣傳下,面積約800平方呎的Areukesien Spa,吸引大量顧客幫襯,只限招待會員,而且已達上限的500名會員,不能再接受新會員。

HERE WE SEOUL去年再斥資100萬元,開設面積達1,600平方呎的K-Medi Han水療中心,該品牌的韓醫因應韓方四象及五行理念設計療程,同樣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

為此,HERE WE SEOUL正在籌備第三間水療中心,面積增至2,000平方呎,為顧客提供更高私隱度、多元化的尊貴療程,預期於5月中開業。

去年底,HERE WE SEOUL位於尖沙咀的實體店進行全面翻新,特設兩個房間,由駐店的註冊營養師,為顧客提供TS20四象減肥法的諮詢服務。

TS20四象減肥法由韓醫及營養師研發,配合飲食及運動,於20日的療程內達到減肥效果,費用由12,000至18,000元,據悉市場反應極佳。

四象醫學

朝鮮半島的傳統醫學建基於中醫發展而成,一般稱為「韓醫」或「東醫」,雖然與中醫同出一源,但揉合了當地文化;加上經歷多年經驗累積,始終有點不同。

李氏朝鮮時代的李濟馬提出「四象醫學」學說,把人類體質劃分成太陽人、少陽人、太陰人、少陰人四個類型,每個類型均有不同的治療及保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