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壞學生險入黑社會 銳變補習名師再成網絡紅人 K Kwong招積自封KOL:我太多fans!

曾是壞學生險入黑社會 銳變補習名師再成網絡紅人 K Kwong招積自封KOL:我太多fans!

補習名師鄺士山博士,人稱Dr K Kwong。他本來過著退休生活,閒時影相、行山,自去年開始,他不時在Facebook專頁解答化學疑難,幾乎有問必答,如怎樣清理催淚煙殘餘物、哪款酒精較好、怎樣分辨真假酒精,早前更研發出可重用口罩HK Mask。專頁標榜「科學救港」,他自言會盡量回答所有查詢,此舉不為討好粉絲,只望他們有所得著:「其實我而家當全世界都係我啲學生。」

專訪上集:「我冇口罩用?我整!」補習名師K Kwong研發HK Mask 7日即製成原型:自己香港自己救

撰文:經一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編輯室、部分由被訪者提供

念念不忘 必有迴響

K Kwong是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曾是中大講師。1989年開補習社,後被現代收購,至今教書30年,教過無數學生,學生遍佈各行各業。K Kwong深得學生喜愛,每年生日,學生都會擺幾圍為他慶祝。又如之前K Kwong牽頭研發口罩,舊生一呼百應,幫忙辦記招、設網站,濾芯公司和製作口罩的社企都有他的學生。當K Kwong發現自己不夠口罩,在Facebook求救,以往的學生隨即從四方八面將口罩送來:「阿Sir呢個畀你,要幾多都攞畀你,你唔可以冇。我好感動,感動到喊咁滯。」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補習學生願意幫助K Kwong,或許是為報恩。K Kwong時常對幫助過的學生笑說:

「我幫你啦,唔駛驚㗎,你第日實有機會還。」

曾是壞學生險入黑社會 銳變補習名師再成網絡紅人 K Kwong招積自封KOL:我太多fans!
每年生日,學生都會擺幾圍為他慶祝。

鼓勵學生追逐升學夢:我畀幾十萬你 第日先還!

當學生的夢想看似難以實現,K Kwong便說:「Go Ahead!」例如,有舊生夢想成為醫生,卻成了空姐,K Kwong鼓勵她追尋夢想,她問:「我點得啊?」K Kwong說,打定輸數就必然失敗,當你認為自己會成功,才會下決心追逐目標。後來,學生繼續進修,輾轉間果真成為醫生。

K Kwong看到想去外國升學的學生,有潛質、有能力,卻獨欠資金:「佢話幾十萬,我話唔好理咁多,我畀你!你第日先還,你去啊!」最終,學生得到K Kwong的鼓勵,最終成功到外國升學,「最後佢冇攞到我錢,佢攞咗獎學金。但係如果唔係咁樣鼓勵佢,佢未必會去。」老婆問K Kwong,信得過人?他答:

「佢呃我幾十萬,佢成世就淨係值咁少咩?」

比起知識,K Kwong更著重鼓勵和啟發學生。大學畢業時,本可以去外地做研究,卻選擇當補習老師:「當時Offer好好,但係我寧願選擇教人,我好鍾意教人。」他認定教師的職業崇高,因為他也曾遇過好老師,將他從學壞的邊緣救出來。

他過去教出無數狀元,是受人尊重的補習名師,誰想到他也曾是老師眼中的壞學生,年年都差點留班、險些加入黑社會? 當他說自己是「好曳嘅讀書人」時,原來所言非虛。

曾以為不可能成材:鄺士山無用㗎啦 好曳、好懶

K Kwong自言兒時家境貧困,要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卻是走歪了路;想要的東西,不是偷,便是搶,「以前對社會嘅心態好差,覺得橫掂乜都冇,都係咁。嗰時會諗,肚餓搵嘢食,係好合理,唔會諗被偷嘢嘅人感受。」他不時和人打架,甚至有黑社會向他招手:「覺得我打交好叻。曳到,周圍啲人唔畀細路靠近我。」年年的成績表都是近乎全紅,父母要到學校求老師讓K Kwong升班。

「細個完全冇諗過要成材,覺得嘥幾多力都無用,就唔會畀心機。」當時的人常說:「鄺士山無用㗎啦,好曳、好懶。」即便如此,K Kwong的老師亦無放棄他,常提醒他要切身處地,想像被偷的感受。有番話,他記得深刻:

「佢話,我哋每個人都係一枝蠟燭,會一路燒、一路變短,最後會熄。但係熄滅之前,佢可以點著其他蠟燭,照亮到更多人。雖然我心地好壞,但係俾佢講講吓覺得,都係唔好做咁多壞事,要照亮人。」

成為補習老師:我要做學生嘅隊友

雖然這位老師已離世,但他相信,老師定必對他今日的成就感到欣慰:「如果唔係有老師帶我,我就會變成最垃圾嘅人。原本差啲俾人踢咗入黑社會,佢掹返我出嚟,做咗個啟發他人嘅人。」

「我希望我第日都係咁。」如是者,他努力讀書,考進香港大學,後來開展補習事業。何不到傳統學校做老師呢?他笑說:「我可能會激死晒啲校長。」因為,他從不認同香港傳統學校講求紀律的方針,「如果校長話我啲學生好嘈,我諗我一定企喺學生嗰邊。」他不認同老師要高高在上管學生,反而希望成為學生的隊友。

行山與攝影 不再為錢而生活

一教便是十多年,直至2012年,K Kwong雙親先後離世,他自己在西藏缺氧昏迷,踏過鬼門關,他才開始淡出:

嗰次開始我就知道,我要珍惜生命,要玩,唔好淨係賺錢。

他說,或許就是不為錢,這段時間造口罩、找酒精所下的決定才這麼快:「我淨係會諗入幾多貨,老婆都話,買咗4萬幾蚊酒精,到時唔要咁點?得啦,我搵畀啲醫生㗎,唔要嘅,到時畀其他人,我無諗呢個問題。」

現在的生活,他一星期補習1小時,為過癮;3日去深水埗行街睇電子產品、睇相機;兩日去行山,閒時幫朋友維修記憶卡。K Kwong最愛攝影,所以時常都穿著一件Canon背心,是非常合理:「我根本就係一個影相佬,幾時身上都有閃光燈。」

曾是壞學生險入黑社會 銳變補習名師再成網絡紅人 K Kwong招積自封KOL:我太多fans!
K Kwong最愛攝影,所以時常都穿著一件Canon背心,是非常合理:「我根本就係一個影相佬,幾時身上都有閃光燈。」

忙著解答網民疑難:我係KOL

直至去年社會運動開始,他便忙碌起來;他在Faceook寫清理催淚煙、消毒防疫的化學問答文章,連網民留言問的問題,他都盡量回答:「通常返到屋企會盡量答,但係因為太多,幾萬個message,碌一個鐘都未到底,想盡量答晒佢,答嘅原因唔係為咗buy fans,而係我教完你,可能有日再教更多人。」他說,現在已經當所有人都是他的學生。

到最近,他為幫朋友和學生採購抗疫物資、研發HK Mask和接受傳媒訪問,而東奔西走。他說:「老婆係好唔贊成我宜家做緊嘅嘢,話我瘦咗好多。但係唔緊要,呢啲日子總會過,只要幫到香港人,我真係會做。」他說:

我唔需要錢,我想香港和平。香港有事嗰時,我會好唔得閒,所以我想香港無事我可以得閒。

如果從前的K Kwong在補習界無人不識,現在的K Kwong應是每個需要口罩的港人都會認識。個人營運的Facebook專頁有13多萬粉絲,算得上是半個網絡紅人嗎?他笑著說:「唔係半個,係全個。一路都係KOL,我太多fans,夠唔夠招積?」

專訪上集:「我冇口罩用?我整!」補習名師K Kwong研發HK Mask 7日即製成原型:自己香港自己救

曾是壞學生險入黑社會 銳變補習名師再成網絡紅人 K Kwong招積自封KOL:我太多fans!
K Kwong自命為人招積,在他的筆記上總見一隻「了哥」公仔。因為「了哥」懂得模仿人類說話,K Kwong覺得「了哥」予人感覺非常招積:「覺得佢講到嘢好特別,好招積,就似我自己,我係好招積。」

相關文章:口罩網購前必讀 BFE、PFE、VFE點分?口罩型號推薦 Amazon/Gmarket/樂天注意事項

相關文章:武漢肺炎全球疫情、確診人數即時|不斷更新

相關文章:香港確診肺炎個案及死亡人數、家居檢疫隔離大廈名單、患者曾乘搭交通及所到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