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異地會被歧視、人工低一截?「二等公民」非源自福利差異:不比本地人差|廢中移民加拿大

移民異地會被歧視、人工低一截?「二等公民」非源自福利差異:不比本地人差|廢中移民加拿大

談到移民生活,不少人馬上聯想到要到外國當「二等公民」,而大部分人想像淪為二等公民的情境不外乎是工作待遇差,或者因為黃皮膚黑眼睛而在街上遇到歧視。別的地方我不敢評論,然而,在加拿大這個移民國家,我認為讓人感覺到自己是二等公民的真正原因並不在此列。

撰文:廢中移民加拿大 | 圖片:unsplash

移民會成「二等公民」?

說實話,移民剛到埗找工作時,感覺可能會有如剛畢業的學生。因為沒有本地工作經驗,求職時要比從前在原居地花上多一點時間,或是有機會被壓價。但是這跟二等公民的身分與否並沒有關係,就正如你不會說,剛畢業的大學生被人壓價,所以成了二等公民一樣。

被歧視?人工低一截?過來人話你知移民後會唔會變二等公民 新移民福利原來不比本地人差!|廢中移民加拿大
移民剛到埗找工作時,感覺可能會有如剛畢業的學生。圖片:unsplash

另外,壓榨員工最厲害的僱主,反而往往是那些同為新移民或者上一代移民過來的「同鄉人」。因為他們最清楚怎樣利用新移民,或者正準備移民人士的身分來佔他們便宜。

然而,再困難的境況也好,我們這一代的移民並不會像半個世紀前一般,一世留在唐人街打工,也許是累積到一定程度的本地工作經驗,也許是學會了分辨哪種僱主需要避之則吉。一年半載之後,工作上的待遇終究會隨著時間改善,就如應屆畢業生成了熟練的社會人一樣。所以說到底,這跟二等公民的身分沒有直接關係,反而跟個人經驗與能力成正比。

至於在街上會否遇到歧視,在加拿大這個移民國家,我相信一生人遇到的機會寥寥可數,當中甚至還有一半是來自醉酒鬼或是精神錯亂的人,並不會因為這一次半次經歷就讓你天天感到自己成了二等公民。「二等公民」、「歧視」二詞不應該成了異地生活中所有不如意事情的擋箭牌。

「二等公民」或源於自卑

所以二等公民的感覺從何而來?或許更多時候是來自自身的自卑。例如因為欠缺相似成長背景,當土生土長的同事朋友說一些能引起大家共嗚的童年回憶時只有你一個聽不懂;因為不熟悉當地文化習慣問了或做了一些很失禮的事,頓覺自己好像是個次一等的外地人;細至時下流行的娛樂、時事及政治熱話你也需要花上多一倍氣力去認識和消化;當地朋友從小到大就與家人住在當地大屋時,你才剛開始到埗為置業煩惱;過時過節別人有一大班家人和朋友陪件,或是會從大城市趕回「鄉下」過節,而你卻總有幾位最想念的人身處地球另一邊。在這裡認識的朋友和有幸一起生活的家人當然同樣可貴,只是有時總覺得欠缺了什麼,總覺得自己好像來自別的星球,從未真正屬於這個地方。結果自卑地錯覺擁有的東西比他們少,失去的東西比他們多,自己只是一個過客,一個二等公民的感覺油然而生。

仍要履行義務與責任

如果從另一層面來說,公民二字泛指公民意識、福利及義務。新移民的福利並沒有特別少,一點也不「二等」,反而經常被人濫用。例如早前政府因疫情而向合資格人士發放每月2,000加元的生活補貼,其中一個申請條件是申請人過去一年需申報過最少五千加元的收入(即約三萬港元)。這個已是低得不能再低的要求,令人不齒的是依然有一堆平常收著現金避稅的人在埋怨政府歧視低收入人士,自比二等公民享受不到今次的福利。不希望自己成為次一等公民的同時,撫心自問自己是否同樣有著該有的公民意識及盡了公民義務與責任?社會沒有標籤他們為二等公民,可悲的是他們自身的行為使他們成了真正的二等公民。

所以,普遍人移民前最關心的通常是移民後的職位、收入或歧視問題等等,但其實日常生活中,包括與朋友同事相處時遇到的自信心危機亦需要許多心理準備。雖是老生常談,但提早努力認識本土文化及歷史,多留意當地政治與時事,甚至是娛樂及體育新聞,都是適應及融入當地生活的最佳良藥。更重要的是,當個有良知的人,時刻提醒自己移民後也要盡當地公民的義務與責任。

我們經常說「Happiness is a decision」,那麼,要否當二等公民其實也是一種選擇。

延伸閱讀:移民中介點揀好?自己申請得唔得? 分清移民公司三大方案風險|廢中移民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