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鳴煒專訪|被批管理不善 劉鳴煒:海洋公園非單純一盤生意 執咗笠日後用錢買唔返!

劉鳴煒專訪|被批管理不善 劉鳴煒:海洋公園非單純一盤生意 執咗笠日後用錢買唔返!

海洋公園面臨倒閉,政府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撥款54億元。社會各界有不同的聲音,有人認為海洋公園年年虧損不應繼續。海洋公園董事局副主席劉鳴煒接受《經濟一週》專訪時指,大眾不應以純商業尺度衡量海洋公園業務。

此專訪文章版權為《經濟一週》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本網內容。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中新社

劉鳴煒形容,海洋公園並不是單純一盤生意。

「海洋公園既是非牟利機構,又要自負盈虧,更要有義務地進行教育、保育工作。不論盈虧與否,海洋公園每年都會向市民提供3億元的優惠,這是其他商業機構不用面對的挑戰,但海洋公園卻是堅持了43年,而且大部分時間也是成功。」

劉鳴煒專訪|被批管理不善 劉鳴煒:海洋公園非單純一盤生意 執咗笠日後用錢買唔返!
劉鳴煒指,「在今次的事件中,政府願意考慮修改《海洋公園公司條例》,並重新思考海洋公園的融資方法。政府以前很少想過這些東西,因此今次的改變有突破性。」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為海洋公園帶來了衝擊、危機,但他認為,疫情也帶來了行業的改變,「以往43年來海洋公園都沒有機會改變,但在今次的事件中,政府願意考慮修改《海洋公園公司條例》,並重新思考海洋公園的融資方法。政府以前很少想過這些東西,因此今次的改變有突破性。」

故此,他認為如果成功取得54億元撥款,重點並不在於未來一年海洋公園要如何走過過渡性時期,反而是之後6個月的政府檢討工作結果。

「為甚麼檢討要由政府主導?因為海洋公園的所在土地也是屬於政府,只有政府可以幫助海洋公園跳出舊有框架。」

劉鳴煒專訪|被批管理不善 劉鳴煒:海洋公園非單純一盤生意 執咗笠日後用錢買唔返!
劉鳴煒認為,後續的方案不論是甚麼形式,也不能離開三個核心原則:需具有可持續性;要符合香港人期望;並堅持海洋公園「保育、教育、歡樂」的開辦初心。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政府檢討前不應有既定立場

社會各界對撥款後海洋公園的發展有不少建議,有議員就建議拆走多餘的機動遊戲,騰出空間作為動物園,或是土地發展,亦有議員建議跟其他主題樂園機構合作發展海洋公園。

對於這些建議,劉鳴煒指出目前未取得撥款、檢討工作也未開始,如果各方在這一刻已有既定立場或預設答案,政府檢討工作可能會變得不客觀,變相「浪費」了是次的檢討。

雖然他認為在檢討前不應有預設立場,但他指後續的方案不論是甚麼形式,也不能離開三個核心原則:

「需具有可持續性;要符合香港人期望;並堅持海洋公園『保育、教育、歡樂』的開辦初心。」

劉鳴煒強調,海洋公園不只是一個主題公園,在保育上有不少義務公職,例如公園是漁護署拯救部分海洋生物唯一伙伴、向中小學生提供大自然保育的知識傳播,「如果海洋公園倒閉,好多嘢日後用錢都買唔返。」

遊客體驗差因設施太受歡迎

目前海洋公園在保育、教育上有不少義務公職,例如公園是漁護署拯救部分海洋生物唯一伙伴、向中小學生提供大自然保育的知識傳播等。

劉鳴煒相信這些保育和教育工作是公園最能感染香港人的地方,如何加強這些元素是將來發展的重點,但「如果海洋公園倒閉,好多嘢日後用錢都買唔返。」

近年,海洋公園的內地遊客激增,很多人質疑公園不再為香港人服務,劉鳴煒指香港作為一個開放的城市,海洋公園應該歡迎所有人到來。

「一個成功的地標,應該是一個本地人及旅客都想去的地方,很多人說海洋公園變成了旅客的公園,但翻查數據,每年有超過200萬名香港市民進入園區。」

他認為海洋公園沒有忽略香港人,並指入場的香港市民,當中不乏半價入場,甚至是免費入場。

「如果公園倒閉,你叫這200多萬名的香港人去哪裏?」

有人不滿海洋公園服務質素,他認為關鍵不在於內地旅客,反而是園內部分機動設施太受歡迎,太多人排隊導致等候時間過長,影響遊人在園區內的遊玩體驗。「改善重點在於,海洋公園開放給所有人,同時能做好管理,並提升遊客的遊玩體驗。」

他舉例,比起限制境外人士進園,透過電子預約、對受歡迎機動設施實施人流管制等措施,或許更能向遊客提供一個舒適愉快的體驗。

海洋公園 撥款 倒閉 管理不善 劉鳴煒
劉鳴煒稱,每年有200萬香港人進入海洋公園,不認同公園只服務內地人的說法。圖片:中新社

已盡力控制員工成本

翻查海洋公園去年的年報,海洋公園全年收入17.35億元,員工費用卻用了8.07億元,差不多佔收入的一半,在非流動負債已達到64億元的情況下,海洋公園在得到撥款前,究竟有否開源節流?

劉鳴煒指公司有盡量控制員工成本,「根據公司的內部數據,在2015年至2019年期間,公園的全職職位不但沒有增加,而且減少了數十個職位,而過去幾年的人工升幅,亦是根據市場調整。」

但是,為了開拓公園收入,他承認部分崗位有增聘人手的需要。

「一直以來海洋公園最大收入來自出售門票,但我們不希望只依賴售票,故嘗試提高人均飲食及零售消費,這牽涉更多飲食部門的同事。」

他形容,當日的投資已經初步看到成果,人均消費上升了38%。 劉鳴煒又提到,海洋公園早在1月因疫情關閉時,公司高層的薪金已經下調30%,而且亦有要求員工放無薪假。

而且,54億元撥款中預計只有11億元會被用作營運成本,比正常營運開支已經減少了三分之一,可見海洋公園已盡量以節流的方式管理。

「即使明知道未來是艱苦的一年,我們亦早已為減低營運開支做好準備。」

海洋公園 撥款 倒閉 管理不善 劉鳴煒
海洋公園近年連年虧損。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相關文章:盛智文專訪|理解「被卸任」冇嬲梁振英 樂意出手拯救海洋公園 呼籲議員通過撥款:結業絕對是惡夢!

相關文章:「蘭桂坊之父」盛智文靠創意令海洋公園起死回生:做老闆要唯才是用 世界上永遠沒有無能的員工

此專訪文章版權為《經濟一週》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本網內容。

海洋公園 撥款 倒閉 管理不善 劉鳴煒
劉鳴煒強調海洋公園不只是一個主題公園,在保育上有不少義務公職,例如公園是漁護署拯救部分海洋生物惟一伙伴、為中小學生提供大自然保育的知識傳播。圖片: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