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喂非盛智文引入海洋公園?在任期間每年錄盈餘 轉手後始現虧蝕源於人工、廣告費失控上升?

哈囉喂非盛智文引入海洋公園?在任期間每年錄盈餘 轉手後始現虧蝕源於人工、廣告費失控上升?

不少人以為海洋公園的萬聖節活動「十月全城哈囉喂」是由盛智文一手打造,其實不然,該活動最早於2001年舉行,當年的海洋公園主席是時任國泰航空董事的陳南祿。根據年報,2003年至2014年盛智文時代下的海洋公園,收入幾乎連年上升,但2015年孔令成接手海洋公園後,首年已出現負增長,2016年收入更下跌18%。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香港萬聖節活動源自蘭桂坊

事實上,香港的萬聖節活動源自蘭桂坊,在加拿大成長的盛智文自言:「我與萬聖節一起長大!」但他發覺香港並不流行這個節日。故此,當他構思活動時,便想到引入萬聖節慶祝活動。

「覺得驚才好玩!」

海洋公園「十月全城哈囉喂」始於2001年,首兩年已吸引不少人參與,至盛智文於2003年7月正式出任海洋公園主席時,更加大搞特搞。 翻查資料,自2004年的萬聖節開始,直至2014年,本刊記者差不多每年均報道「十月全城哈囉喂」的新策略,平均每年以新增一間鬼屋的速度擴大規模。

盛智文 海洋公園 現管理層 失控 終致衰落
盛智文於2010年的「十月全城哈囉喂」記招上以孟婆造型亮相。(資料圖片)

活動期也愈來愈長,最早曾經提前至8月中下旬開幕,並由最初只開放週五至週日的晚上,延伸至平日,發展成世界級的萬聖節活動,因而改名為「哈囉喂全日祭」及「哈囉喂全園祭」。 2005年,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受到品牌本身的限制,彈性不及海洋公園大,但受本地萬聖節氣氛影響,於2006年開始推出「迪士尼怪誕節」,翌年改名為「迪士尼黑色世界」。

海洋公園「十月全城哈囉喂」每年均會舉行大型記招,盛智文在位期間多次出席,每次均以「出位」造型現身,先後扮過清朝疆屍、孟婆及閻羅王等,甚至將自己的樣子印在「陰司紙」上,吸引傳媒大肆報道,變相獲得免費宣傳。

「我上任最初數年,『十月全城哈囉喂』主要玩西洋鬼,有次我在檢討會議上提出,香港人根本不怕西洋鬼,這樣不好玩,所以後來加入更多中國鬼、香港鬼,令香港人覺得害怕。」

獲董建華6次邀請 盛智文上任四出覓良才

「我喜歡讓不同的專家圍著我!」

當年盛智文獲時任特首董建華前後六次電話邀約,才姑且答應到海洋公園一趟,但一看卻是不得了,滿眼的綠色資源讓他覺得是「免費的奇蹟」。

「我只記得小時候去過一次迪士尼樂園,之後從未踏足過任何一個主題樂園,到訪海洋公園之前我甚至未見過海豚。」

盛智文自言自己是一個生意人,對其他範疇一竅不通。 「我喜歡讓不同的專家圍著我,他們各有所長,例如我不喜歡坐著玩數字遊戲,何不讓專才代勞?我懂得告訴他們我想要甚麼。」

盛智文於2003年上任,四出尋覓良才,建立班底,當時已擁有逾20年營運主題樂園經驗的苗樂文到來應徵行政總裁之職,「我很喜歡他,即時聘請他,我甚至沒有根據政府程序,可算是『先斬後奏』。」

苗樂文於2016年離職前,帶領公園力抗香港迪士尼樂園的競爭,公園於2012年獲頒全球最佳主題公園(The Applause Award)大獎。

盛智文 海洋公園 現管理層 失控 終致衰落
苗樂文於2004年至2016年出任海洋公園行政總裁,現時擔任北京環球度假區的主席及總經理。(資料圖片)

海洋公園虧損 源於員工、廣告費用失控上升?

但是,早在2015年孔令成接手海洋公園後,首年已出現負增長,2016年收入更下跌18%

雖然近年的收入略有回升,惟增長也遠不及盛智文時代(見圖一)。 2003年至2014年,11年來的每年平均收入約10.5億元,雖然孔令成接手後收入大幅下降,但總算能維持在16億元以上,而且高於盛智文時代的平均每年收入。

盛智文 海洋公園 現管理層 失控 終致衰落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不過,盛智文時代每年都錄得盈餘,虧損由孔令成接手後才開始出現。 唯一可以解釋的原因,是海洋公園成本控制不當。根據年報,不難發現近年員工費用及廣告費用持續攀升,而且收入及入場人次的升幅遠不及兩項開支的增長。

圖二為廣告費用入場人次比率,可以看成是每吸引一位遊客,所需要用到的廣告費用。 不難發現2003年至2014年中,只有2011年的比率較高。當年,公園需要動用14.5元,才能吸引到一位遊客入場,但翌年的廣告效用立即提升,每位遊客的廣告成本降至10.5元,2013年和2014年比率更低,可以看到管理層節省經營開支的苦心及成效。

惟孔令成的粗放式管理,令廣告費用不斷攀升,效用愈來愈低。

去到2019年,海洋公園需要用18.6元才能吸引到一位遊客入場,比起盛智文辭任的2014年,成本大幅增加80%。  除了廣告費外,員工費用在2014年後亦出現無重力上升。

盛智文 海洋公園 現管理層 失控 終致衰落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2003年因「沙士」關係,該年的入場人次大減至290萬人,員工費用的佔比達47%也是情有可原(見圖三)。 其後盛智文的強政勵治在員工費用佔比也得以反映,在2014年離任當年更加是員工費用控制得最好的時期,只佔收入的33%,威力更蔓延至下一年,為孔令成的開局打下良好基礎。

盛智文 海洋公園 現管理層 失控 終致衰落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可惜,失控式的人工增長一下子便打斷累積多年的佳績,即使在公園收入未有改善的情況下,薪金開支仍然持續上漲,其比例去年已升至44%,貼近「沙士」時的慘況。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海洋公園的衰敗似乎是管理層的疏忽造成積弱,疫情只是導火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