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礦霸王王文銀 不打無準備之戰

銅礦霸王王文銀 不打無準備之戰

2014年,美國《財富》雜誌評選年度最具影響力50位商界領袖時,給正威集團創始人王文銀如此評語:「他用東方人特有的『隱忍哲學』帶領正威國際低調地前進。在還沒有多少中國人知道他的名字和傳奇時,已經用20年時間,白手興家打造出一家位列世界500強第387位的企業。」

撰文:經一編輯部  | 圖片:Getty Images圖片

王文銀的起家,離不開他的三次「豪賭」。第一次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深圳幾乎所有廠房的租金下跌一半,生產設備大量滯銷。當時,王文銀的工廠規模還很小,專門買賣電源線。在人人惶恐的金融危機面前,王文銀反而看到了翻身的機會。他通過分期付款囤積100部設備,還獲得整個深圳最大規模的廠房。這次低吸資產讓王文銀站穩陣腳。到1999年正威集團總資產已逾10億元人民幣。

三次危機中低吸資產

第二次是2003年「沙士」,礦產資源價格跌入谷底。在此之前,正威做電源插頭能否賺錢,要看上游銅材等原料價格。這次,王文銀決定趁機買礦,自己掌握主動權。所有人都不理解他,合伙人甚至威脅:「你要買銅礦,我就走人。」

然而王文銀頂住了壓力,堅持在全球範圍,併購了儲存量300多萬噸礦產資源,還以5,000萬元人民幣低價,購入深圳30萬平方米的土地,開發產業園。「沙士」過後,王文銀手中的銅礦價值大漲。正威也因此打通了「採礦—冶煉—加工」的全產業鏈,產值迅速突破百億元人民幣。

而第三次是2008年。金融危機導致銅價暴跌,這次王文銀又出手收購數十萬噸銅材,市場回暖後獲利頗豐。同時,王文銀大舉進軍海外,在全球併購了數十座礦山、十多家銅加工企業,並在日內瓦、美國和新加坡設立了三個海外總部,網羅一批全球頂尖的行業人才,一舉成為銅行業最大 「莊家」。

2008年,正威集團營收僅116億元人民幣;到2011年已達1,280億元人民幣。王文銀曾說:「人生最大的風險就是不敢冒險。每一個成功的人其實都是一個『瘋子』,非常之人,方能行非常之事,建非常之功。」

王文銀心中「有一團火」,對自己的抉擇總是自信而又孤注一擲,也因此賭徒形象深入人心。人們只看到王文銀買了甚麼資產,可不要忘記他的克制,他很少投機,從不打無準備之戰。

他說:「我們要併購一家企業,可能提前五年甚至十年就開始關注它,等機會來臨、它跑不動的時候,就會果斷把它吞下。別人送上門的東西我們不一定關注,公司只找自己需要的。」

投資風險大叫停

海外併購陷阱重重,王文銀曾接觸非洲一個礦山,周邊調研過程發現,最重要的一塊80萬噸的礦區與別的礦場重疊,一旦簽約,手尾多、風險大,他當即叫停了協議。他心中有一幅世界投資地圖,有些地方,不管誘惑多大都不能碰,比如銅礦儲量巨大的北韓,王文銀絕不考慮。用人方面,他願意為行業人才開出同行5倍、甚至10倍的薪水,但不願將錢花在那些貶值的東西上。

與其說他是一位賭徒,倒不如說他極致「自律」,永遠恪守自己的經營理念和投資理念,不論大環境如何變、身邊人如何反對絕不動搖。除此之外,王文銀還是個非常有耐性的人,從不急功近利。早年創業時,一位客戶喜歡釣魚,王文銀就一直陪對方釣魚,如此堅持了兩年,對方終於決定採購他的產品。

王文銀還曾連續19年如一日地、為一位客戶訂機票和酒店、邀請他參加正威的活動,即便他從未帶來訂單。後來,這位客戶一次過為他帶來5億元人民幣的訂單。在大規模併購的同時,王文銀始終要求將產品品質做到極致,尤其在意細節,總是要求工程師盡量拉長設備維護和檢修的時間,發現並解決那些隱藏的問題。他曾發現市面上所有的插頭金屬表面都有流紋。儘管沒人留意,但他一心要解決這個問題,公司工程師團隊加班,終於找到解決辦法。再後來,王文銀對自己的嚴苛要求,促使正威成為IBM的插頭供應商。

王文銀反覆告誡員工:「細節決定成敗:丟了一顆釘子,壞了一個蹄鐵;壞了一個蹄鐵,折了一匹戰馬;折了一匹戰馬,損失一位騎士;損失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鬥;輸了一場戰鬥,亡了一個帝國。」

回顧正威逾20年來的蛻變,王文銀幾乎抓住了一切機會,將一個處於產業鏈最下游的插頭廠家,發展壯大,完成了產業鏈的完整布局。今年王文銀以79億美元財富,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179位。

銅礦霸王王文銀 不打無準備之戰

延伸閱讀:翰森製藥鍾慧娟 從中學女教師升呢醫藥界一姐

延伸閱讀:由開辦科教儀器展銷中心到上市集團 萬科創辦人王石: 建大企業要弱化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