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經營環境未容樂觀,大中小企業均不能倖免,而主要靠融資初創(start up)公司更加要面對資金短缺的困局。

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邱達根指出,投資於初創公司,屬於中長線的投資,最少需時七、八年,然而近期資本市場轉向短期投資如股票及物業,有機會令資金鏈斷裂,影響本港創科生態環境,期望各方出手支援,協助初創公司渡過難關。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邱達根連續第三年擔任香港貿易發展局舉辦旗下初創企業培育計劃「創業快綫」的評審委員會,由該計劃開始之初已是合作伙伴。 邱達根說:「今年參賽公司的質素相當不錯,當中不少從事大數據、人工智能(AI)分析,能夠配合市場大趨勢。當中約一半是我們從未接觸過,我們計劃在比賽完結後,再與其中數間公司會面,了解投資的可能性。」

不同階段的融資需要

2014年邱達根創立慧科資本,主要投資於內地、美國、以色列及香港的初創高科技企業,目前已投資超過40家初創企業。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Opharmic Technology創辦人孫瑋良(左)是香港科技大學化學系博士,主力開發新型眼部藥物傳送技術和設備。(圖片由慧科資本提供)

慧科資本先後成立兩個基金,較早期成立的基金,規模達3,000萬美元,主要投資於美國、以色列及大中華地區,此基金已完成投資期。 這個基金曾經投資於一間以色列的初創公司Corephotonics,它是移動設備多光圈技術的先驅,擅長解決現有智能手機相機中一些最具挑戰性的缺陷,而這個基金在2019年將股份出售與三星(Samsung)。

慧科資本於2018年成立另一個基金,主力投資於香港公司,現時投資於五間公司,包括醫療技術公司Opharmic Technology,該公司成立於2016年,主力開發新型眼部藥物傳送技術和設備。 另一間是成立於2015年的TravelFlan,是一家商業對商業(B2B)旅遊與消閒服務升級解決方案供應商,已經與南韓及內地的流動設備和服務提供商簽訂合同,為他們的用戶提供聊天機器人(Chatbot)服務,並與多家大型企業達成協議,提供面對零售客戶的解決方案。

初創公司於不同發展階段均有融資需要,由最初僅有概念的種子輪(Seed round),到已有產品原型(prototype),初步商業模式的天使輪(Angel round),以及相對成熟的A輪、B輪、C輪等。

慧科資本主要投資的公司偏向科技、而且黏度較高的生意模式,例如主攻B2B模式的公司。 邱達根平均每年接觸逾1,000間初創公司,由於本港創業投資基金不算太多,很多初創公司都懂得主動找上門來。 此外他亦透過數碼港、科學園與初創公司互動;而他的個人網絡,例如大學校友會,亦不時有人轉介初創公司。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邱達根平均每年接觸逾1,000間初創公司,大部分公司的創辦人均是主動找出上門來。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邱達根(前排右二)連續第三年擔任香港貿易發展局舉辦旗下初創企業培育計劃「創業快線」的評審委員會成員。(圖片由香港貿易發展局提供)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邱達根(右)表示,今年「創業快線」的質素不俗,慧科資本有意約見其中數間公司,作進一步了解。(圖片由香港貿易發展局提供)

資本市場轉趨保守

由於慧科資本主力投資於A輪及B輪,不再是處於一個空泛概念的階段,或者純粹欣賞創辦人的一腔熱誠;而是看重生意模式、發展方向、市場空間、人才以及技術含量,所做的審查會較多。

「現實中根本不會出現僅會面數分鐘,便能取得融資的情況,即使有也是因為投資者對這間公司已有基本了解,知道該初創公司的往績及創辦人的工作風格等。」

自從去年中開始,本港受到社會運動、中美貿易磨擦及新冠肺炎疫情的三重打擊,令資本市場變得謹慎保守,導致初創公司缺乏資金來源,不同階段的初創公司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過去七、八年本港初創生態開始急速發展,孕育出第一批成功的初創公司。這批相對成熟的初創公司,要面對資金離場的挑戰,但所受影響相對較輕。 影響相對嚴重的是中期及早期的初創公司,兩者均需要資金發展,後者可能先前只取得一筆資金,但將概念商品化的道路仍然漫長。

「香港的資本市場主要集中於私人家族,而近期它們場轉向短線投資,例如債券、股票及物業,不願意投資於較長期的資產。而初創公司的成長,普遍需要八至十年的時間。早前有調查報告指出,香港一半初創公司出現資金問題,這有可能令資金鏈斷裂,即使有再好的人才或理念,也無法實現及成長。」

過去數年,較多私人企業開始投資於初創公司,甚至使用其產品減低成本。然而疫情打擊之下,這些企業減省成本,並且需要預留資金作日常營運,初創公司的投資往往排在較後的位置。 香港於2000年曾經出現科網熱潮,當時有大量人才投身科技行業,可惜泡沫爆破,令初創公司難以融資,結果有不少公司捱不過兩、三年而結束。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邱達根指出,本港受社會運動、中美貿易磨擦及疫症三重夾擊,令資本市場轉向短期投資,不欲投放於培育初創公司。

「今次的情況較2000年為佳,當年初創生態的基本建設仍未完備,而現時較多初創公司具備一定條件繼續發展,但需要各方面出手協助,解決資金問題,才能增加他們的成功機會。」

一併投資於大灣區

不過,有危必有機,中美磨擦令內地減少購買美國產品,尤其是關於大數據等敏感資料的方案,為香港的初創公司提供發展機會。

「香港的初創生態現時還是一個『小雪球』,需要各方一起推動,不像美國初創般經已成為雪球,有能力自行滾動。」

美國、內地有較多政府或半政府機構成立的基金,例如退休基金等,會將部分資金投資於長期資產,包括較高風險的初創公司,故能夠推廣創業投資基金的發展。 香港較多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或對沖基金(hedge fund),一般投資於較成熟的公司,傾向著重數字,計算回報、負債各方面均非常出色;但創業投資基金注重人才、技術含量,香港於這方面的專業人才較少。

邱達根認為,香港政府可以擔當牽頭角色,於不同方面支援初創公司,例如帶頭使用其產品,尤其是金融科技或健康護理方面,提升初創公司的履歷,協助發展海外業務。這樣能夠吸引更多專業基金入場,願意投資於初創公司。 此外,香港的稅制及對知識產權的保護,能夠吸引國際性的創業投資基金,但香港市場規模太小,初創公司僅約3,000間。 若果這類基金可以一併投資於大灣區,解決資金出入的限制,有助吸引資金,最終香港的初創公司也能受惠。

慧科資本邱達根 避免初創資金鏈斷裂
TravelFlan母公司freeD Group Inc.聯合創辦人趙健鷹,介紹公司業務。(圖片由慧科資本提供)

第一梯隊走向國際

問到邱達根覺得印象最深的初創公司,他沒有提到慧科資本有份投資的公司,反而列舉了數間沒有投資的公司。

「GOGOVAN、WeLend及商湯科技這數間第一梯隊的公司,我很早期已認識其創辦人。雖然沒有投資其中,但在不同方面支援他們,例如協助申請內地的認證、介紹投資者等。」

GOGOVAN由飯盒廣告開始,轉型為叫客貨車的手機應用程式(App),現時業務擴展至亞洲多個國家及地區,並成為本港其中一間獨角獸公司。 WeLend革新傳統貸款模式,利用金融科技,結合大數據分析,開創網上即時審批技術,為客戶提供低息及快捷的貸款服務,公司經已成功進入內地及印尼市場。 商湯科技由中大畢業的內地生創辦,善用香港的配套,專注於人工智能中的智慧視覺範疇,並推出各式應用,實現不可思議的場景,在內地取得不俗的發展。

「這幾間初創公司可說是本港的代表,創辦人具極佳的應變能力;加上對行業的深入認識,成功走向國際。」 以上三間公司均在2013至2014年間成立,邱達根認為本港的初創生態開始發展,才能造就及培育出這些公司的人才。若是2010年或更早,他們根本不會選擇創業,所以他期望陸續有其他梯隊出現,接連出現更多人才。

延伸閱讀:疫情帶動「線上問功課」使用率急升 Snapask成功集資4億元 導師月入可達40,000元

延伸閱讀:興趣都可以變成事業 從3個創業實戰故事學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