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活野人 不做樓奴

樂活野人 不做樓奴

社會出現連串「怪」現象, 樓價高企下,年青人出盡法寶上樓,未畢業就輪候公屋,沒了期也要排;有九十後希望以炒股儲首期;年青新婚族公婆各一份,零娛樂狂加班,甘願做樓奴。許多香港人對以上情況像見怪不怪,反倒認為「野人」的行徑才叫荒誕。

畢業於港大的野人壓根兒沒想過買樓,反而選擇原野生活,跟太太「阿牛」住在四千多呎鄉郊村屋,有花園有農地有果樹,被山林景色包圍,月租只是六千元,你說是「窮人恩物」?他倆卻說是「豪華之選」!



阿牛研發自家製麵包,跟野人邊吃邊聊天。

二人世界安樂窩

在森林和原野是多麼的逍遙!一句你我皆耳熟能詳的童謠,真正體會箇中的滋味,可能只有莫皓光一人。

莫皓光外號野人,跟外號有阿牛之稱的太太去年搬進粉嶺鄉郊,由粉錦公路的巴士站步行至莫宅,不到十分鐘,交通尚算便利,二人住在估計有四千平方呎之大的土地,有單層樓房,又有兩間獨立小屋、自家耕地、大花園,走上屋後的小山坡的平台,一百八十度山景映入眼簾。

野人領着筆者與攝影師參觀家園一圈,田中種了番茄、生菜、薯仔、艾草、南瓜等等,屋旁的龍眼樹一早已有,樹下有一道裂縫的大石,夏天時,會匯聚雨水及溪水流到儲水池。

回到屋門前,有一個用磚頭搭建的炊,是用作炊米、煲湯、熬粥用的戶外廚房, 如果煮麵及一些小菜,就在屋內廚房烹調。走入小屋內,傢俬家電不多,有人說是家徒四壁,實情是簡潔舒適。這處自成一角天地,月租大約6,000元。



野人與阿牛兩口子的安樂窩。


家居室內布置簡約舒適,沒有冷氣機、電視機等電器。

一星期工作三天

簡易的加減數學題,開支少,就不用賺得多;賺不多, 工時相對少;工作少, 自由時間多。野人表示他跟太太二人夾租,加上平日使費,一人月花四千多元而已,他直言消費指數低,但生活質素高,只要別被物質牽.走,自會活得很開心。

「消費低,就不用賺那麼多錢,代表返工時間可以短,我一個星期大約返三天工(環保活動導師),有時候會home office,更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而阿牛則是兼職社工,每星期上班廿多小時而已。兩口子閒時窩在家裏,野人負責木工擴建家園,打造dream house,愛入廚的阿牛就會自製麵包、自家製辣椒油、浸醃水果等素食,並一起打理農務,閒時齊齊行山、爬上果樹摘水果即席吃、到山澗瀑布戲水,遊山玩水兼拍拖,開心零消費。

放下城市包袱

回想當初,環保的議題一直在野人心中縈繞着,中學時期大概停留在回收、不吃外賣的階段,至大學時對綠色生活日益加深認識,更影響他至今的生活態度。在大學二年級時,讀教育系的野人參加生態導賞訓練,隨導師來到山澗,那刻,他被大自然的風光迷倒,啟動了自然本性。

「以前住在城市,根本不知道大自然原來那麼舒服,發現開心就是多麼簡單、多麼根本,不需要花錢,回歸大自然就可以。」

2004年畢業後,他搬離家,到粉嶺鶴藪居住,直言不習慣。「我在公屋成長,家境不富裕,但獨子的關係,自小物質算是不缺,玩具陪着成長,小時候無到過大自然,會覺得生活在鄉郊是辛苦、污糟的。長大後,對大自然完全改觀,覺得大自然好正!露營也不足夠,開始計劃走進自然生活。」



大自然讓野人重新反思生活。

享受人在野

野人這外號就是要提醒莫皓光多些親近大自然,不要像城市人般生活。「習慣不等於正確,城市的生活模式很方便,其實是透過錢、損耗大自然去達到,我提醒自己錯了很多年,需重新做回正確事。

初期的辛苦不難處理,總會熬過,總要生活,熟能生巧,例如初期生火煲水就花數小時,現時用乾竹衣配上柴枝就可輕易透火,而柴火跟瓦煲更是絕配,因為柴灰有補瓦底的作用,是前人的智慧呢,而柴火煮飯、粥很惹味,石油氣煮的沒法比。」野人分享野炊之樂。

「城市是打造出來的, 前人一直跟大自然融洽相處,為甚麼現在的人不可以呢?不一定要有冷氣才舒服,我們身體本來就有調節體溫功能,只要花點時間啟動,就可以適應,而且郊外空氣清新,人都會健康些。

城市人生活壓力大,睡眠不足,與其花錢買所謂的健康補品,倒不如選擇減少物質生活,就不用長時間工作,自然有時間早些睡,就會健康,道理很簡單。」



野人在戶外廚房使用柴火煮飯熬粥,別有風味。

環保省錢法

在這個以錢掛帥的年頭,人人皆想賺得多,屬人之常情,而野人偏偏不認同,提醒大家多加反思。

「所謂開心生活不一定用錢堆砌出來,如開心買衫之時,有想過工廠製造了多少污水破壞了大自然?我很多朋友在大學,他們會留起一堆衫給我,我有很多新衫,可以集齊所有大學,而各種顏色、各種碼可以任選,而很多『白飯魚』都是執回來,有年輕人參加水澗活動後,就即棄白鞋。現時的人生活太豐裕了,應該反思環境問題、反思消費就等同開心?」在旁的野人太太阿牛表示會購買衫,但會選擇到非牟利機構開辦的二手衫店選購。

日常生活以自然為大前提,家中沒有化學品,野人只用水洗澡洗髮,仿效大自然生物只用水,阿牛就會用手工皂,而洗碗及清潔家居則用茶籽粉及環保酵素。野人笑說:「別人留意櫥窗有甚麼新衣服,我就會留意垃圾站有甚麼寶物,你看,這個晾碗架是我用鐵枝燒焊而成,你坐着的椅子是拾回來的。」

此外,家中有小型儲水池,不時會取天然水來用,二人真正用水量不多,野人笑言水務署曾經來信查詢為何用水量那麼少?生怕他們偷水用。事實上,環保節約用水,取於自然,為何不可?



野人與真的阿牛。


阿牛經常自製素食及佐料。

花兩萬元 大宴三百人

除了以上樓為目標外,很多年輕準夫婦也望舉行世紀婚禮。八十後的野人與阿牛曾用行動向大家證實,花少錢也可舉行盛宴。兩人於2012年結為夫妻,在三百名親友下見證,舉行了一場綠色婚宴,禮服、花球、戒指、餐飲樣樣俱備,絕不失禮。

婚宴在野人曾任教的屯門鄉師自然學校舉行,沒有豪華裝飾,但有藍天與樹蔭。野人身穿從友人借來的中山裝,以樹葉作襟花;阿牛的婚紗則由友人用白布編織而成,高雅帶點復古風,身上沒戴任何金鑽飾,因為採金採礦石的過程造成很多家園與生態的損失,加上為免誤入財閥圈套,阿牛拒絕穿金戴銀,僅以草織婚戒做證。

當日,配合兩位茹素的主角,席間供應了十多道素菜,包括洛神花果凍、有機雜菜沙律、麻醬佛瓜、果仁意粉等素食,賓客自備餐具嘗美食。「雖然宴請三百人只花兩萬元,但我們不是為了慳錢而環保,婚禮是集合了我們二人的想法,主題是環保和綠色,不是為了迎合人而舉行的。」兩人異口同聲說。


三百名親人見證二人重要時刻。

堅守十年 開花結果

看野人現時的生活樂得逍遙,笑容經常掛在面上,跟大多數為將來憂愁的年青人大不同。野人走到今天不易,需要堅守原則,不被大氣候動搖。「過着自然生活有十年,回想初初數年,自己辛苦也易過,但最苦的是父母急,朋友笑,情人別,父母擔心我捱苦吃不飽,朋友笑我傻,當時女友不認同而分開了,今天正正是相反,父母明白,朋友支持,娶得老婆。」

野人現時從事環保組織導師,希望接觸更多年青人,讓他們體驗自然生活,不是要他們一下子成為第二個野人,而是至少可以反思整個風氣,奉行綠色公義的生活,慢慢從生活小事做起,例如外賣時自備餐具、不吃魚翅、幫襯小商戶街市等等,不做金錢的奴隸。要做憂愁的樓奴抑或快樂的野人,大家自行選擇吧!



草織戒指訂終生,環保又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