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冇試過輸得好甘   真係會一世記得

你有冇試過輸得好甘 真係會一世記得

面對巨大打擊,有人選擇忘記,而有人永遠留下烙印,這些烙印久不久便會重現。

中午,有個著住灰色中山裝地中海頭嘅大叔走入分行,好似巡視業務咁左望右望,不停視察。咦?打扮咁奇怪嘅,莫非佢係咩世外高人?!

文章授權:90後銀行小妹甩轆記

 

只見佢行到一個單張架起勢係咁摷呀摷。老實講,我從未見過一個人可以摷得咁認真,咁專注,就好似藝術家喺度雕刻緊佢嘅傑作,不枉我琴晚用咗半個鐘去將每張單張由左至右排列,我有信心絕對整齊過六合彩啲攪珠排列!

 

我唔忍心打擾佢,不過為咗今晚唔需要OT一個鐘去再次排列單張,我決定阻止佢。於是,小妹九秒九衝去佢面前。

「先生,點稱呼?」

「我姓鄧。」

「哦,鄧生啊,唔知有咩幫到你呢?」

「我搵緊一啲Fund嘅information。」

 

Fund?唔通有生意可以搞搞佢?!但佢望落應該都係V仔,分分鐘係蛇,搞唔過。

之前有報導話面試嘅成敗,通常喺頭90秒內已經有結果。計我話,Sales更厲害,見一個客頭10秒已經可以準確判斷sell唔sell得過。當然,誤判嘅情況都經常會出現,呢個就另文再提。

 

「唔知你想搵邊隻Fund呢?有無話要咩資料啊?」

「我想要Temxxxton啲業績紀錄。」佢邊摷邊答。

咁係邊隻先得㗎?!大海撈針喎~

 

「或者鄧生會唔會考慮上網睇返啲資料呢?」

「想拎返屋企睇。」佢無理我,繼續摷啊摷。

見問多兩問唔多對路,佢除咗答Temxxxton就咩都答唔到,又賴死唔肯走,我唯有走入辦公室向Billy求救。

 

「Billy哥,我畀人摷到頂唔順喇,麻煩你幫手搞掂佢啊。」

「又咩事啊?」Billy一向淡定,聽完無喺張凳跌落嚟。

於是,我一五一十稟報Billy。

 

「哦,鄧生啊嘛~你拎呢本嘢畀佢得㗎啦!」Billy求其搵咗本封晒塵嘅秘笈遞畀我,然後慨嘆一聲「唉~」。

我不明所以,接過秘笈,半信半疑走返出去……

「鄧生,唔知呢本說明書啱唔啱你用?你睇下~」

 

啊!又真係好神奇!鄧生接過呢本一般無人問津嘅三百幾頁天書,竟然笑笑口收貨離開。唔通係用嚟做剪紙藝術?!

「Billy啊,點解你知鄧生搵緊咩嘅?你識佢㗎?」

「鄧生耐唔耐就會出現㗎啦。唉,其實佢好慘㗎,好似係當年雷曼啲苦主嚟。」

 

「但點解我一講鄧生你會知一定係佢呢?」

「因為好耐之前我招呼過佢,佢又係搵同一樣嘢。仲有,我諗你聽完佢講自己個名,你一世都會記得。」

「哦?咁佢叫咩名啊?」

 

「鄧X頓。」

然後,我沒有再說甚麼,默默回到座位繼續工作。

小妹年資尚淺,入行時未經歷過要對客人進行「心理輔導」的時期,大多是從前輩口中略知一二。如今,只希望所有烙印可以慢慢待時間褪掉,不要再現。

 

或許有很多人很多事被遺忘,卻總有一些,值得我們一直銘記,鄧生如是,一眾投資競技場苦主如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