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整容風險】貪平赴土耳其隆胸 英女返家才知自己「死過」

又一則真人真事的整容恐怖故事。英國一名女子貪平赴土耳其隆胸,返家後數周胸部仍然劇痛,其後更不省人事送院,驗出可致命的敗血症,並驚聞自己原來已「死過」一次!
47歲事主Lisa MacDonald及41歲妹妹Sacha,早前被土耳其整容診所Avrupamed clinic在Instagram(IG)的貼文吸引,分別支付4,300及5,200英鎊(約4.4萬及5.3萬港元)「入廠大維修」,去年9月前往伊斯坦布爾接受隆胸、抽脂及切除鬆弛肚皮等手術,費用包括了機票及一星期酒店住宿。
她們查詢時發覺院方人員的英語很爛,但不以為意;到達診所後,後悔已經太遲了,Lisa憶述︰「那裡就像第三世界國家的診所,又凍又暗,地上鋪著床單」,「床就像用木頭拼成,他們用一些舊的繩子把我綁著。當時很可怕但我們已付錢,唯有硬著頭皮去完成它。」

術後無法下床 如廁在毛巾上
手術後,Lisa的胸部極為疼痛,更呼吸困難,「他們只把我留在小房間內,沒有止痛藥、沒有診治,連基本的打點滴也沒有。我下不了床,如廁只能排在毛巾上」,「我嘔吐,但沒有人來清理。我當時以為會死,後來才知道我『曾經死了』。」
當時診所職員堅稱Lisa的痛楚是正常的,但她們跟在醫院任職的母親視像通話,母親找來醫護人員了解情況後,叫她們盡速返英。6日後,整容診所開出「可以搭飛機」(fit to fly)信件,讓她們離開。
返英後3周,Lisa在家中不省人事,送院後發現因感染引致敗血症。叫人同樣吃驚的是,醫生發現Lisa全部肋骨均有骨折,「他們說是CPR(心肺復甦術)的典型情況」,那時Lisa才知道自己原來在土耳其「死過翻生」,曾接受CPR檢回一命,她猶有餘悸稱︰「實在難以相信,我曾經(險)死過,卻沒有人告訴我」。

據稱涉事診所Avrupamed在IG有逾58,000名追隨者,Lisa曾跟部分人網聊過,「她們極力推薦該診所——但後來才知全是『打手』。」涉事診所接受英媒查詢時,否認術後未有妥善照顧Lisa兩姊妹,並稱一直想跟進事件,但事主沒有回覆。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