損手千萬再開店  孫耀威做得開心蝕也過癮

損手千萬再開店 孫耀威做得開心蝕也過癮


孫耀威一手一腳打造的高級訂造禮服品牌 TUXEE剛剛開業,據悉試業期間反應不俗。不過,之前他在內地及台灣投資的酒吧生意勁蝕4,000萬元,而且做生意多年都是蝕多過賺, 但他認為:「只要做得開心,蝕也蝕得過癮。」

這次是孫耀威首度回歸「娘家」香港做生意,安心之餘,希望一併發展演藝事業,為港出一分力。

文:梁彩鳳
相:孫耀威鳥倦知還,回歸香港發展。(彭大偉 攝)
髮型:Sunny Yu @ Hair Culture
化妝:Yen Lai
服裝:tuxee.co
場地提供:Hair [email protected]
孫耀威一手一腳打造的高級訂造禮服品牌 TUXEE剛剛開業,據悉試業期間反應不俗。不過,之前他在內地及台灣投資的酒吧生意勁蝕4,000萬元,而且做生意多年都是蝕多過賺, 但他認為:「只要做得開心,蝕也蝕得過癮。」

這次是孫耀威首度回歸「娘家」香港做生意,安心之餘,希望一併發展演藝事業,為港出一分力。

TUXEE剛於11月底正式開業,首間分店位於尖沙咀美麗華酒店。TUXEE中的Tux源自Tuxedo;加上孫耀威英文名Eric開頭的字母,拍檔的英文名開頭也是E,組成了品牌名稱。

提起禮服,總令人聯想到正經八百的西裝,TUXEE的最大賣點則是潮及癲,甚至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希望能夠跳出既定則框框。孫耀威與其團隊已完成了首批共逾100件的設計,包括插滿印尼矜貴羽毛的款式,也有綴滿扣針的設計,還有由逾100種布料拼湊而成的服飾。

TUXEE也會推出傳統的禮服,惟孫耀威會在上面加點心思,例如鑲滿水晶,務求每件都是獨一無二的作品。他說:「由構思開始,我花了數年時間,合作的裁縫師傅也很難找,很多師傅說我的設計過分天馬行空而不肯做,可幸現在已建立起團隊。」

蝕錢有原因

早幾年,孫耀威取得法國設計師Christian Audigier旗下個人品牌洋酒的亞洲區代理權,在合作過程中,令他繼承了這名設計師的DNA,並形成個人風格。為了推廣Christian Audigier洋酒,孫耀威在上海開設CA Club,並在台灣開設CA Club Café,他便開始自行設計店內傢具及員工制服。

「內地幅員廣大,要推廣品牌形象不是易事,租用公路一個廣告牌,每月也要花50萬元人民幣,所以我想倒不如將錢用來開酒吧。」

上海CA Club由孫耀威及朋友合共投資約4,000萬元人民幣,經營一年多結業,他自言蝕得「很傷」,不過,其實已達到建立品牌的目的,有效令Christian Audigier洋酒批發業務獲得利潤。

「藝人具一定知名度,看似對做生意有利,因為別人會給你『方便』;但若遇人不淑,對方隨時可用你的知名度要脅或恐嚇你。」孫耀威坦言,曾有客戶取貨後不「找數」,結果打官司收場,雖然最終判他勝數,但已大為神傷。

因工作關係,孫耀威經常到內地及台灣,但他從未在當地置業,最初住酒店,後期轉為租屋。「多年來我在外面工作,開始掛念香港及香港人,所以TUXEE取香港而捨內地,這兒讓我感覺很舒適及安全,而且每天做完工作後都可以立即返家。」

孫耀威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學士學位期間,1992年參加校內創作歌曲比賽中獲勝,因而有機會到台灣參加比賽,結果獲當地唱片公司發掘並簽約出道。「我出道的年代,廣東歌很犀利,在台灣及東南亞地區都很流行,現時在港大熱的歌曲,根本不會去到其他地方。」

身為樂壇一員的孫耀威,為香港這個品牌的衰落而深感不值,所以決定要為他的「家」做點事情,包括推出TUXEE,以世界級水準的手工及物料製作,期望能夠走向國際,野心非常大。做生意多年,拉勻來說,其實蝕多過賺,但我蝕得開心,因為我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生意只是孫耀威的副業,他仍將演藝事業放在第一位,近期開始花較多時間在港,各方面都有新發展。

「前兩年,我平均每年飛150次,最常搭的航空公司每年飛80次可做鑽石級會員,我只花了六個半月時間;今年首十個月,飛了不夠20次,我將步伐放慢,以製作高質素的作品。」

孫耀威與環球唱片的合約剛剛結束,現時是自由身,故將十多年前自組的工作室擴充,已有兩年沒有推出廣東歌的他,正積極創作,希望盡快推出。

電影方面,孫耀威有份參的《此情此刻》剛剛上映完畢,年底將有另一部電影《我們的6E班》上映,他飾演一名麻辣教師。

港人是超級電腦

在內地拍劇期間,遇上導演生病,孫耀威有時會暫代其工作,因此對這項工作有一定認識及興趣,因為導演能夠令平平無奇的題材變得吸引無比。

孫耀威在構思很多劇本,題材包括搞笑、歷史及魔術,當中有不少天馬行空的想像,他寫好後會去找投資者,希望有人陪他一齊癲。

「我去過世界很多地方,香港人的腦可說是超級電腦,反應快而應變能力高,現在是欠缺士氣,所以香港人要加油,不能讓人看扁。」孫耀威躊躇滿志地說。

文:梁彩鳳
相:孫耀威鳥倦知還,回歸香港發展。(彭大偉 攝)
髮型:Sunny Yu @ Hair Culture

化妝:Yen Lai
服裝:tuxee.co
場地提供:Hair [email protected]剛於11月底正式開業,首間分店位於尖沙咀美麗華酒店。TUXEE中的Tux源自Tuxedo;加上孫耀威英文名Eric開頭的字母,拍檔的英文名開頭也是E,組成了品牌名稱。提起禮服,總令人聯想到正經八百的西裝,TUXEE的最大賣點則是潮及癲,甚至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希望能夠跳出既定則框框。

孫耀威與其團隊已完成了首批共逾100件的設計,包括插滿印尼矜貴羽毛的款式,也有綴滿扣針的設計,還有由逾100種布料拼湊而成的服飾。TUXEE也會推出傳統的禮服,惟孫耀威會在上面加點心思,例如鑲滿水晶,務求每件都是獨一無二的作品。他說:「由構思開始,我花了數年時間,合作的裁縫師傅也很難找,很多師傅說我的設計過分天馬行空而不肯做,可幸現在已建立起團隊。」


蝕錢有原因

早幾年,孫耀威取得法國設計師Christian Audigier旗下個人品牌洋酒的亞洲區代理權,在合作過程中,令他繼承了這名設計師的DNA,並形成個人風格。為了推廣Christian Audigier洋酒,孫耀威在上海開設CA Club,並在台灣開設CA Club Café,他便開始自行設計店內傢具及員工制服。

「內地幅員廣大,要推廣品牌形象不是易事,租用公路一個廣告牌,每月也要花50萬元人民幣,所以我想倒不如將錢用來開酒吧。」上海CA Club由孫耀威及朋友合共投資約4,000萬元人民幣,經營一年多結業,他自言蝕得「很傷」,不過,其實已達到建立品牌的目的,有效令Christian Audigier洋酒批發業務獲得利潤。

「藝人具一定知名度,看似對做生意有利,因為別人會給你『方便』;但若遇人不淑,對方隨時可用你的知名度要脅或恐嚇你。」孫耀威坦言,曾有客戶取貨後不「找數」,結果打官司收場,雖然最終判他勝數,但已大為神傷。

因工作關係,孫耀威經常到內地及台灣,但他從未在當地置業,最初住酒店,後期轉為租屋。「多年來我在外面工作,開始掛念香港及香港人,所以TUXEE取香港而捨內地,這兒讓我感覺很舒適及安全,而且每天做完工作後都可以立即返家。」

孫耀威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學士學位期間,1992年參加校內創作歌曲比賽中獲勝,因而有機會到台灣參加比賽,結果獲當地唱片公司發掘並簽約出道。「我出道的年代,廣東歌很犀利,在台灣及東南亞地區都很流行,現時在港大熱的歌曲,根本不會去到其他地方。」

身為樂壇一員的孫耀威,為香港這個品牌的衰落而深感不值,所以決定要為他的「家」做點事情,包括推出TUXEE,以世界級水準的手工及物料製作,期望能夠走向國際,野心非常大。「做生意多年,拉勻來說,其實蝕多過賺,但我蝕得開心,因為我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生意只是孫耀威的副業,他仍將演藝事業放在第一位,近期開始花較多時間在港,各方面都有新發展。「前兩年,我平均每年飛150次,最常搭的航空公司每年飛80次可做鑽石級會員,我只花了六個半月時間;今年首十個月,飛了不夠20次,我將步伐放慢,以製作高質素的作品。」

孫耀威與環球唱片的合約剛剛結束,現時是自由身,故將十多年前自組的工作室擴充,已有兩年沒有推出廣東歌的他,正積極創作,希望盡快推出。電影方面,孫耀威有份參的《此情此刻》剛剛上映完畢,年底將有另一部電影《我們的6E班》上映,他飾演一名麻辣教師。



港人是超級電腦

在內地拍劇期間,遇上導演生病,孫耀威有時會暫代其工作,因此對這項工作有一定認識及興趣,因為導演能夠令平平無奇的題材變得吸引無比。孫耀威在構思很多劇本,題材包括搞笑、歷史及魔術,當中有不少天馬行空的想像,他寫好後會去找投資者,希望有人陪他一齊癲。

「我去過世界很多地方,香港人的腦可說是超級電腦,反應快而應變能力高,現在是欠缺士氣,所以香港人要加油,不能讓人看扁。」孫耀威躊躇滿志地說。

誤打誤撞買樓賣樓

孫耀威坦言,自己是超級享樂主義者,只要有地方居住、兩餐溫飽,以及適當投資便夠。其實有錢他寧願花在靚紅酒、牛扒、衣服、汽車之上。所謂適當的投資,他主要是買樓,惟出道以來,經常在外工作,甚少時間留在香港,首次置業可說是誤打誤撞。

「約在2000年,有一天我剛落機,地產經紀打給我,向我推介一個靚海景單位,當晚我便上去看,翌日便落實買入。」數年後,孫耀威當地產經紀的朋友,告訴他樓價高企,催他放盤,遇上的買家剛好是另一名朋友的媽媽,結果極速放盤。此後,孫耀威也有買入物業,主攻大屋苑、細「銀碼」單位,用以放租,這些收益用來繳交租住大型單位的租金。

「住人哋屋,俾人幫你執屋。」孫耀威的意思是當租住單位有任何問題,可以告訴業主,讓業主代為執漏。「假設你有3,000萬元在手,與其買一個大單位,不如買入六個500平方呎的小單位。因為當大單位出現問題,例如凶宅,那就完了;而六個單位總不會同時成為凶宅,可以分散風險。」孫耀威說。

最成功的一次投資

孫耀威的妹妹在歐洲工作,從事企業收購合併,對股市及其他投資工具極有認識,有時候與他分享投資心得。「我買過港股、美股、日股,也炒過期指,有次駕車入隧道前,恒生指數正在升200多點;車子走出時卻倒跌200多點,真的如坐過山車,散戶根本不夠『大鱷』玩,所以我一直抱著交學費的心態去投資,有錢賺就當是bonus。」

要數最成功的戰績,應該是他與妹妹及妹夫一同參與對沖指數的一次,當時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與日經平均指數同樣處於約9,000點水平,他們看好後者,於是買日經指數升;道指跌。結果如其所料,日經指數節節上升,兩者相距愈來愈遠,他們從中贏了近2,000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