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卓娜 投資路 月花$2,000為儲錢買樓

楊卓娜 投資路 月花$2,000為儲錢買樓

楊卓娜 跟不少香港人一樣,夢想是買樓。 楊卓娜 剛剛踏足娛樂圈時便「死慳死抵」,與妹妹楊怡一起買入一個物業,再合兩人之力供樓。

解決居住問題後, 楊卓娜 除發展演藝事業外,還不時做生意、炒股票,為財富增值。現時收入較以前多,她與家人分享之餘,同時密謀再做生意,以及留意內地房地產市道,做定功課,因為機會永遠留給有準備的人。

文:梁彩鳳
相:何柏基攝(場地提供:喜喜冰室@銅鑼灣新會道)

 

每月花不足2,000元

「我盡量逼自己儲起三分之二人工,起初當然很難,唯有盡量控制每月使費在2,000元以下,盡快儲一筆錢,達成買樓的目標。」她稱。

當年楊卓娜搭公司車上班,除開工外,基本上不會外出,閒時在家看書、看電視打發時間,每天去街市買餸煮三餐。

楊怡較早入行,不時有服裝及化妝品贊助,多到用不完,楊卓娜便拿去用,衣服重新搭配,又是另一番味道。「死慳死抵」約一年,兩姊妹夾份在將軍澳區買了一個單位,樓價200多萬元,當時首期僅需付5%,母親拿出十多萬元,餘下由她們湊夠數,終圓上車夢。

「當時月供約10,000多元,妹妹夾大份;我夾細份,說真的確實有點自卑。」
上車後半年,「沙士」來襲,樓價下跌數十萬元,兩姊妹曾想趁低位再買一層,但因太吃力而作罷。

進入無綫初期,楊卓娜工作不算多,在劇集中演閒角,其後擔任TVB8《娛樂最前線》主持,後者為她帶來穩定收入。

楊卓娜自小愛做手工藝,2006年在將軍澳中心開設手工藝學校,教授紙粘土、刺繡、織衫、做布公仔,全部「一腳踢」,只有母親幫忙看店。

密謀開設網店

「開店兩年多,只算是收支平衡, 賺到些少人工,最大收穫是賺到老公及數個女兒。」她指的是,丈夫與前任妻子所生的兩個女兒,是楊卓娜手工藝學校的首兩名學生,後來兩人再誕下一名女兒。

其後,楊卓娜與朋友夾份於尖沙咀開設時裝店,主力銷售歐洲女裝,開業數月達致收支平衡,其後每月利潤約數千元。

「當時我開始拍《愛•回家》,愈來愈忙,根本沒有時間,最終將股份賣給拍檔,對方做了一段時間後,因為被業主加租,結果也沒有繼續做下去。」她說。在拍攝《愛•回家》期間,楊卓娜愛上炒股票,經常與同事分享炒股心得,更被同事起了花名「白龍娜」。

楊卓娜最初只是買些少試下,主要是聽朋友推介,曾經看中一隻能源股份,買入後勁升十多倍,很多散戶開始散貨時,她仍然貪心想賺更多。

怎知股價掉頭向下,某天更出現暴跌:「股價一直高過我的買入價,現時是買入價的約三倍,其實仍然有賺,只是賺少了,該股份前景不俗,所以我至今仍然持有。」

楊卓娜曾經投資中國銀行(03988)、阿里影業(01060)及滙豐控股(00005),全部都有賺。不過,她自言是「師奶仔」心態,賺少少便沽貨離場,有時是「即日鮮」,有時兩、 三天走一轉。

遇上拍劇,楊卓娜很難無時無刻留意股價走勢,所以近期已較少買股票,2015年底見金價下調,就買入些少保值,同時送給去年底結婚的妹妹。

楊卓娜近期較多留意物業,惟香港樓價太高,她轉而留意內地市場,特別是廣州的寫字樓:「其實並不急於買入,只是做定功課,看看哪一區的發展潛力較好、哪個發展商的出品較佳,有時間便四處看看,慢慢研究。」

楊卓娜正密謀做美容生意,近日開始在社交媒體分享美容心得,以及不同產品的用後感。「我計劃開設網店,除美容護膚品外,同時加入其他產品,例如食品等。」她說。

教導女兒節儉

《愛•回家》的「霞姐」一角令楊卓娜的人氣上升,工作機會愈來愈多,包括接拍廣告,以及登台演出。

收入雖然增加,楊卓娜仍然奉行慳家本色,現時仍然不介意穿妹妹的舊衣服,甚至給女兒穿著,因大女兒經已21歲。現時物質充裕,楊卓娜盡力教小女兒節儉,包括不能浪費食物,沒有需要,就不買新的玩具及衣服。

「我教小女兒,文具要用完才可開新的,如果不小心丟了,就要向同學借用,借多幾次她也不好意思,自然會珍惜自己有的東西。」楊卓娜說。

 

楊卓娜有份客串的《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電視劇剛剛播映完畢,現正播放的《財神駕到》也有她的份兒。

剛剛拍完兩套劇集的楊卓娜,現時除擔任TVB8《娛樂最前線》的主持外,暫時未有新工作計劃。

楊卓娜參選2001年香港小姐競選,翌年簽約無綫電視成為包薪藝員,至今已有逾十個年頭。

「我最初入行時,每月底薪只有6,000元,新人較難『爆騷』,這個收入維持了好一段時間。」她回憶說。

入行初期情緒受困

父母期望楊卓娜日後找到一份好工作,所以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供她到澳洲升讀大學,主修市場學及會計。

由於課程內容沉悶;加上她很清楚自己不想到寫字樓工作,同時受到妹妹的影響,因而參加2001年香港小姐競選。

楊卓娜當年被封為熱門人選之一,有次傳媒要求她與其他熱門包括楊思琦合照,只有她一個叉腰及側身站立,結果被傳媒指她刻意「鬆踭」,遮擋楊思琦,令她哭了兩天。

加入無綫後,有一次傳媒問她會投資多少時間在娛樂圈,她答:「三年。」結果被大造文章,指「希望三年內爆紅」。

這些經歷嚇怕初出茅廬的楊卓娜,令她經常繃緊神經,同時築起防範牆,很難與人溝通。

「當年香港小姐沒有太多面對鏡頭的訓練,首天上班不懂看鏡頭,由開工被罵至收工。」她說。

最初無綫經常讓楊卓娜客串演出劇集,她自言將對白背到滾瓜爛熟,但一面對鏡頭,腦袋便一片空白。

後來楊卓娜獲派TVB8《娛樂最前線》的主持工作,她便躲在這個安全區,盡量推掉劇集演出。

「當時很多焦慮,經常容易緊張,甚至吸呼困難及渾身發燙,有一段時間須接受心理輔導。」她回憶。

直至遇上丈夫,由於對方信佛,經常與她傾佛偈,她開始懂得放鬆,做回自己,同時開始享受工作的樂趣。

當時她與妹妹楊怡為方便上班,在將軍澳區坑口合租一個單位,幸得朋友以較低價錢出租,月租約4,000多元,兩人並且攤分水電煤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