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天水圍定太古好   只要正面住邊都無所謂

住天水圍定太古好 只要正面住邊都無所謂

高登仔話去女朋友屋企同伯母食飯好艱難,聽到你住邊已經決定你既命運。但係調轉頭,帶女仔返自己屋企,先係更大既考驗,如果深居天水圍,仲要租公屋同父母住,你叫一個廿到尾既男人情何以勘?

文:逆行@電視汁撈飯

 

 
無錯,我就係果個男人,望住坐左喺我隔黎,搭左成個幾鐘車、搭到呆哂既Carrie,淨係段車程,已經令我有啲難為情。

 

「『Sing~』…….仲未到呀?」個雙引號無加錯,主要係想表達返Carrie濃重而奇怪既口音。我唔識分係英國定美國,但佢就係憑住呢把可人既聲線同口音,加上喺外國讀U鍊成既鬼妹性格,經常以無袖白色雪紡襯衣配上迷人黑色或七彩艷麗的內衣示人,再配上一對白滑修長、黑絲or not都咁誘人既長腿,加入公司短短半年,已經贏得一眾雄性既青睞。

 

本身呢種外號「女神」既物體同我呢個90後廢青毒L應該我有我既生活,佢有佢既忙碌,但係上天除左賜予Carrie動人既身驅之外,仲為佢安排高等既智慧,眾多港女同事中,只有佢識得欣賞我整電腦、解number lock、買外賣同搬野既能耐,在眾多男同事中,我脫穎而出,她特別喜歡親近我,我知道,我不是兵,而是她真心相信的知己。

 

然而雖然作為男性我十分欣賞她的豪情奔放、胸懷坦蕩,但她樂觀積極、正面陽光、絕處逢的人生態度,也為我帶來一點點噁心的感覺。例如在FB、IG甚至在公司,她也會把那些「face the sunshine and shadow will fall behind you」、「keep calm no matter what happens」、「no regrets in life」、「YOLO」、「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掛在口邊。有時我會想,如果有天跌了進屎坑,她會否也興奮地寫「oh! I fall into a shit hole, lets shit!」

 

而唔知好運定不幸,天水圍因為早排篇潮文加特首選戰竟然成為左城中話題,將我同Carrie既關係再推進一步。

 

「呀『Sing~』」她又坐在枱上,拿著她的GreenTea Latte Grande,悠然地搖動著雙腿。

 

「係….係咪要訂紅色iphone啦..」

 

「No! 我最近喺Internet睇到呢,天水圍好似好舒服咁,啲public housing仲好特色架r」和慣常一樣,她的收尾也有「r」音。

 

生於中產家庭,Carrie和電車一樣,是代表港島的產物,家住太古,於地區名校讀書,平時穿梭於太古城、IFC、PP、頂盡去CWB Sogo,中學後就到了外國升U,依家喺北角返工。認識她後,我先敢相信原來真係有人未踏足過屯元天,未去過公屋。

 

「er…都係既..」

 

「入面係點架,係咪個個都踩單車, 周圍有好多牛架?係咪有輕鐵呀?我知係上車之前拍咭架麻!」拿著手中的Green Tea Latte Grande,她手舞足蹈地叫著。

 

「係呀…你好叻呀!」

 

「我啲besties都未去過,我想去睇下呀!仲可以影下相!你…好似住天水圍呀可?不如帶我去睇下丫…..順便dinner!」

 

當其他港女、偽ABC還在影食物、影身材、影手指腳趾眼耳口鼻、或者行山露營做瑜珈,Carrie已經行前一萬步,想到入大西北影公屋。

 

「唔好啦..好遠架..」

 

「我唔怕呀,喺外國住都搭好耐車架啦!」Carrie再次展現正面樂觀的精神。「『Sing~』呀~」

 

感受著她動人的聲線,和心口上的曲線,我體會到,要掙扎唔一定要去力威。

 

最後,身為香港人,受薯片叔叔影響,我選擇了相信和希望,終於約了Carrie在星期五晚放工到大西北遊歷,能夠將自己屋企打造到好似長洲咁黎介紹,唔知點解有種身負重任,能夠帶動地區經濟既使命感……

 

不過,我誤判。

 

由喺北角公司搭過海巴,塞了八個字先到紅磡,再搭大半個鐘西鐵入天水圍,Carrie由當初的「唔怕遠,外國都係咁架啦!」,漸漸變到這一秒的西臉,她應該開始明白,「西」鐵,是有深一層的意義,那份鬱悶,和西方自由奔放的通勤旅途相比,截然不同。

 

但縱然惹來Carrie的不悅,但在半睡中的她卻把頭輕徛在我的肩上,漫長的車程被認為導致新界西與市區失去連繫,現在卻成為我與Carrie邁步向前的通道。原來,再差的事,也有其正面的一邊。

 

而Carrie也沒有放棄她的正向心理,一下西鐵,便一馬當先:「搭輕鐵咯!」

 

「哦..好丫!」其實我平時回家也不會搭輕鐵,因為等得黎,不如行返去,但看到她的雀躍,我怎能反對。然而明顯Carrie絕對想不到輕鐵能夠有多「疾」和逼,一上車已經有點頭暈,勉強影了幾張相,就嚷著要下車。

 

「『Sing~』我有啲唔係好舒服,又有啲餓呀,不如食野咯!」

 

「好呀..」

 

「Starbucks?」「呢度無starbucks喎」

 

「Pizza express?」「要出元朗先有呀」

 

「元氣?」「得爭鮮咋…」

 

「咁你呢度有咩呀?」Carrie提高了聲線。

 

「有美心同大快活….」

 

「um….我唔係好想食fast food」

 

「咁…你平時又食subway」我把這一句留在心中。

 

「不如買啲steak上去你屋企煮丫!」

 

「下….」上!我!屋!企!Carrie提出這個讓我心臟快要裂開的提議,而我記得,家中兩老去了$768美食之旅兩日一夜潮汕遊,細佬去左Camp,屋企一個人都無……

 

「唔得呀?」Carrie殷切期盼的雙眼,看得我快要融化。

 

「都…得……..既……………..」我唔敢相信,好快我就會同Carrie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咁我地去taste定fusion呀」

 

「呢度無喎..」「咁去邊買呀?」

 

「街市囉…」

 

「街市!?」

 

「er…係領展管理架!上市公司黎架!」

 

「Oh..That’s great!」

 

曾幾何時,我也和那些港豬一樣,很討厭領展,趕絕了舊式食肆、小店,但現在因為牠的妥善管理及經營下,街市沒有了又濕又熱的環境,取而代之是潔淨和整齊,Carrie遊逛時也展現了自踏入新界西後第一個真心的微笑,即使兩塊扒買左二百幾蚊,也是值得的!

 

再一次,一直厭惡的東西,也有好的地方!

 

終於回到屋企樓下,Carrie非常興奮,「啲decoration好得意、好Vintage呀」、「好amazing呀咁多戶,lets take a picture!」,
看著那些翻用了幾年的節日布置,還有一層幾十伙,想到她家那個鋪滿雲石的大堂、一梯十戶的私樓相比,在樂觀方面我還是比不上她。

 

步入我二百多尺的斗室,對著沒有房的間格,Carrie十分好奇「點解咁細同無房既?」

 

幸好,在途中我已預備好答案「Studio Flat麻,近年興呀」

 

「Oh ya! 外國都係咁架」只要轉一轉思維,一切也很有型,我已經體會到Carrie既正面世界啦!

 

然後我開始準備晚餐,但生怕要Carrie久等 – 「食唔食啲ham、cheese同飲啲酒先呀?」

 

「That’s great!」我也不禁暗讚自己的天才,馬上到雪櫃拿出平時常吃的卡夫芝士、梅林牌午餐肉和青島出來,她呆呆的看著,收起耀眼的笑容,「um…我都唔係好餓」

 

「咁…一係你睇住戲先丫…」

 

「good idea!」

 

接著Carrie徑自拿著我的電腦,坐在我的下格床上,這是除了娘親第一次有女性坐在我的床上!

 

但我的興奮卻被她的大叫打斷「not netflix?!」

 

「哦…我通常都係上台灣網睇線上架咋」

 

糟了,Carrie展現了失落的神情,我唯有繼續努力煎我的牛扒,但也禁不住在想,為何平時積極愛笑的她,今天多次展現負面的態度?

 

「碰!」再一次的叫聲「Gosh,好痛呀..」

 

原來因為太逼,Carrie撞到了上格床的木板。

 

「張床咁細既….」

 

我嘗試施展正向心理「同我細佬close啲麻」

 

但今次她沒有任何回應。

 

「frankly Sing…你唔係果啲咩..公屋富戶咩..?Why you live in such a……」

 

「唔係喎…我連雙倍租都未洗交!」

 

當我以為Carrie會替我高興,她卻面色一沉,看一看手機

 

「算啦,我都係走先,I forgot我約左啲friends in Central」

 

「下?」

 

「你記得幫我買紅色Iphone啦」

 

「哦..咁啲牛扒…」

 

「oh..其實我唔食牛架..」

 

看著手上成兩舊幾水既牛扒,回想起上星期她在IG post了到蘭桂芳据扒的相,我望唔透。

 

「Sing…Sing!做乜呆左呀?」

 

在迷思中驚醒,看著Carrie揮動著的長腿,我終於從嚴密的推算中回過神來。

 

「無野呀..」

 

「咁呢個Friday帶我去天水圍睇下丫!順便可以上你屋企dinner…..」

 

我莞爾一笑「唔好啦,新界好多田架,又多牛,好危險架」

 

「Really?!」

 

「Ya!,啲人又成日踩單車亂咁衝黎衝去」

 

「咁咪好似New York 同DC咁?」

 

「Ya!!! Too dangerous!」

 

「Alright…」Carrie猶如一個沒有糖吃失望的小女孩,放棄探訪隱世西北的念頭,繼續她星期六到蚺蛇尖的計劃。

 

而我,也節省了二百幾蚊。

 

對,只要正面啲,諗左當做左,住邊都可以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