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友創業唔為賺錢 破窗理論搞專業studio

band友創業唔為賺錢 破窗理論搞專業studio

幾位band友夾份創業成立的觸STUDIO,走平民價格的檔次,卻有著專業級設備,雖然折舊是一大負擔,但他們抱着「破窗理論」的概念,成功站穩陣腳,由合夥人之一的Robin及大衛,分享他們的經營哲學。

 

現為KOLOR樂隊結他手的Robin,以及從事音響工程的大衛,都是觸STUDIO合夥人,因為上手租客不再續租;加上有感香港缺乏高規格band房,於是決定幾個朋友頂手。

Robin指出,適逢工廈進行活化,因此很多band仔「流離失所」,而他也是band友,所以非常清楚band仔所需。

「以前夾band最多放部相機在前面,一次過收錄所有聲音,重聽時聲音混在一起,質素不高之餘,很難聽出問題所在。

「我們提供的是,不同樂器都有其獨立音軌,可以獨立聽,亦可以集合一齊聽。這是錄製唱片的設備,出來的成品已可以作為一隻樣本帶(demo)。」Robin解釋。

 


至於大衛是從事音響工程,因此對室內的音場設計亦有專業理解:「夾band時,鼓手通訊是最辛苦,因為自己的鼓聲太大,而聽不到其他樂器和人聲,我們便安裝了一個對着鼓手的喇叭,就是這小小的設計,便可以提升練習的效果和體驗。」

 

折舊開支最大


除設備外,觸STUDIO對樂器要求很高,Robin坦言樂器的折舊是營運上最大負擔。不過,他們有自己的一套管理哲學。

「例如結他斷線,如果只換斷掉的那一條,新線和舊線的聲音會不平衡,所以就算只斷一條,我們都會一次過換所有線,而且我們是用近100元一包的線,可想而知,成本是幾何級數地上升。」Robin解釋。

另外,爵士鼓組的鈸亦是折舊的「重災區」,經常敲打以致金屬疲勞,因此耗損汰換的頻率很高。

「但我們不可以說是某個客人打爛,因為金屬疲勞是累積而成,就如俄羅斯輪盤,看看是誰中招,所以我們未曾要顧客賠錢。」Robin表示。

 

頒顧客自律愛護樂器

那麼,如何保護樂器設備?Robin稱,管理上有一套「破窗理論」:「就如一個球場附近的建築物,如果破了一扇窗不去修補,踢球的人就會不介意把其他窗都弄破。同樣道理,我們的東西壞了不立即替換,顧客在心理上便不介意,會粗魯地使用。不過,如果他們看到所有樂器都是最佳狀態,便會更疼錫它們。」

觸STUDIO的還有一個特點是,可以在網上查看不同分店、不同band房的預約情況。大衛直言, 鮮有band房會如此公開營業狀況。

「不少行家介意公開自己的預約情況,通常是band仔打電話去問,然後預約,但很不方便,所以我們寫了個程式,將band房出租狀況列表,一目了然,最緊要方便租客。」大衛表示。

 

財務狀況方面,現時觸STUDIO收支平衡,大衛坦言,搞band房的盈利能力有限,就算有錢賺都會用作升級設備。
「賺錢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一直都想為香港的band仔,提供一個理想的夾band場地,與其說是生意,倒不如說是一個志向。在港,要賺錢就不會搞band房。」大衛笑說。

 


band房裝飾內有乾坤

觸STUDIO所有房間,包括間隔和喇叭角度等,都由大衛親自設計,顧客會以為有些掛件是裝飾,其實內裏大有學問。

「比如這一片竹牆,其實竹是天然反彈中高音頻的好材料,因為它表面有無數的反射角度,可以有效打散聲音,同樣地畫布也可以做到類似效果。」大衛解釋。

對於不少band房常用的吸音棉,大衛只在鼓組附近的牆角位加上幾塊。

「吸音棉為了避免低音在牆角累積,不過加太多的話,band房就會非常死寂,感覺得壓抑之餘,亦不是平衡和理想的音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