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訪者四宗罪

被訪者四宗罪

以《經濟一週》的專訪而言,每篇訪問約1,600字,訪問時間約1小時多一點,在這段時間內,我要問到足夠的材料,才能夠寫一篇見得人的訪問。我最怕以下幾種被訪者,包括沉默寡言、口水多過茶、捉錯用神以及講過唔算數。

第一宗罪:沉默寡言

若被訪者沉默寡言,對每一個問題的回答都是一句起、兩句止的話,真的令我好頭痕,為了避免現場氣氛死寂,我得不停地發問,當腦海還未及思索下一條問題,而被訪者已經答完問題,有時只好重覆一次他的答案,場面相當尷尬。

有時候公關會在旁邊插科打諢,搞搞氣氛,幫手引導被訪者盡量講多一些,不過有些被訪者的金口始終撬不開,那我唯有再找資料,或者加插其他人的訪問,令文章內容盡量豐富。

第二宗罪:口水多過茶

相反,另一類被訪者卻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每個問題都可以答上半天,完全陶醉在發表偉論的世界。最近訪問一個集團管理層,公關事先告知要適時煞停,否則沒完沒了。

訪問開始後,這個被訪者愈講愈起勁,恐怕要將自己幾十年的人生由頭說一次,情急之下,我衝口而出地說:「夠了!」他頓時呆在當場,我唯有打圓場,不過到下一條問題,他又再開始自我陶醉了。

上了年紀,又或者是老行尊的被訪者往往有千言萬語要講,其實他們擁有豐富營商及人生閱歷,一小時多的訪問根本不夠,奈何時間有限,往往只能點到即止。

第三宗罪:捉錯用神

被訪者說得太多,我寫稿時就要多花心機,抓緊重點,放棄某些內容,有時候真的很頭痛,想想如何將所有東西濃縮在千多字之中。

被訪者多話總比沉默寡言好,至少我有料可寫,最怕是說得多又不「中的」,技術出身的被訪者最容易有這個問題,他們對機器運作、數據運算等認識很深,但我只是門外漢,只會集中一般人容易理解的部分。不過,他們經常捉錯用神,回答大量技術細節,結果我要用不同問題,引導他們說出我想要的東西。

第四宗罪:講過唔算數

最後一種被訪者最麻煩,口沒遮攔,說完後才叫我不要寫,既然不能寫,一早就應該不要說。每次訪問,我需要接收大量新資訊,很難同時記著哪些可以寫、哪些不可以。

曾經訪問一個蒸餾水品牌,被訪者告訴我公司將推出一種新產品,我寫在文中並已交給編輯。訪問出街前,公關打來說不要提那種新產品,我口爽爽地答應了,最終是忘記告訴編輯,直接出了街,結果當然是給公關「詐型」了。

又曾經訪問一間玩具連鎖店,被訪者對答如流,甚至提及了一些敏感數字,由於他們是上市公司,我們並不適合刊出這些資料,於是我再向公關確認,結果對方要求很多數字都不要寫,累我要重新執過一次。

(圖片由作者提供,攝於訪問「西餅皇后」李曾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