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機職場事 綠色的士睇錯做紅的

的士司機職場事 綠色的士睇錯做紅的

喺馬鞍山生活過嘅人,都知道該區嘅綠色的士係嚴重不足,紅色的士穿梭其中,不時出現摩擦。大部分時間我載客入馬鞍山後,都會選擇立即離開,畢竟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唯一嘅例外係落完客就即刻有客上車,否則鮮有服務馬鞍山街坊嘅機會。

文:白告(我的你的紅的

今次就係咁,五點幾鐘喺恆安邨落完客之後,門都未閂好,已經有兩個男人衝出,要去大埔。兩個男人繼續討論某女性朋友身材嘅話題,全無我插口嘅空間。上到高速公路,忽然其中一個乘客講:「喂,做咩咁快跳到$24蚊嘅,你改過個錶黎呀?」改錶?咩年代啊,今時今日啲黑的呃人錢仲會用咁落後嘅方法嘅咩?

面對低質素嘅質疑,心平氣和咁解釋係需要高度嘅情緒智商:「個錶係改過呀,政府通過的士加價時,起錶就由$22改到$24,你好少搭的士呢?」

然後係一大輪粗口,刪去後變咗咁:「咩呀,的士起跳唔係$20.5咩?你扮咩嘢呀。」「$20.5嗰種係綠的,呢部係紅的黎㗎,所以係$24起跳㗎。」

記憶中上次咁樣同人講解的士收費,已經係大學時代同小學生私人補習時,估唔到要再講多次。「你呢部唔係綠的黎嘅咩?」唔通係紅綠色盲患者?

呢個好少出現嘅名字閃過腦海時,馬上有效咁壓低咗我不快嘅情緒:「唔係呀,我呢部係紅色的士黎,你睇下門邊張黃紙,清楚講咗我呢部係紅的黎㗎。」

喺我平靜咁解釋之後,乘客們嘅反應都平和咗,至少無粗口先:「咦,係播,你成車都係綠色,搞到我哋睇錯咗。」深夜時紅綠色的士真係好似,不過而家又唔係深夜,點解會有咁嘅誤會呢?我望一望側鏡,恍然大悟。

我忘記咗今日呢部車,貼咗橫越大半部車嘅車身廣告,仲要係全綠色嘅廣告,難怪乘客一時睇錯。

事實上自己都試過喺市區見到有的士貼咗粉藍色嘅全車側廣告,一度以爲係藍色的士,但實在不太可能,先仔細再望,發現係廣告。

「唉,唔好意思啊,個廣告唔關我事㗎,我無錢收㗎。」乘客認咗誤會,我亦退一步認句錯,大家好落台。

解決咗車費嘅小風波,乘客們繼續講返某女性朋友嘅話題,我就繼續專心開車。廣告真係不停咁變化,千方百計咁融入我哋嘅生活,連我自己都有機會成為廣告平台之一,何況係接觸面咁廣嘅的士車身呢。

因此我唔會否定廣告,但至少廣告唔應該影響咗平台本身嘅功能丫,的士車身顏色其實唔係影響太大,稍微望真啲都唔會錯。

印象最深刻嘅廣告影響,係以前搭鐵路,能夠憑月台顏色判別去到邊個車站,根本無需理會廣播或細看車站柱嘅字,而家已經不可能了。同搭的士一樣,必須睇清楚,先好上落車呀。

相關文章:

我搭的士 只為了見重要的人

今年有機會升職嗎? 15條問題小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