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工能同伴侶抱擁這分鐘  就要好好珍惜

放工能同伴侶抱擁這分鐘 就要好好珍惜

喺香港,扶手電梯可能係繼冷氣之後最重要既發明。因為對一對情侶黎講,站在漆黑的輸送帶上,即使只係短短十幾秒,都已經足夠佢地被呢個擠湧既城市淹沒之前,感受一下咩叫「彷彿天和地在挑選我跟你」。

文:逆行@電視汁撈飯

唔明?你可以星期六日去朗豪坊果條長到上天堂咁既電梯,又或者只係一路帶動你既港鐵月台望下,一對對痴男怨女本身正正常常,但一上到電梯,就會情難自禁、不經意又很故意地全身依偎喺自己男女朋友身上,然後肆無忌憚、旁若無人、忘掉天地咁將另一半緊抱入懷、甚至激情擁吻。

或者只係自然反應,但亦都代表住潛意識下,大家身體很誠實地好想把握呢個千載難逢既機會甜蜜一番,因為你地知道雖然緣份令你地遇上,可惜命運卻放你們在香港 — 明明好西方既我地,見到你喺西洋菜街攬攬錫錫,輕則為之側目,重則放上Facebook、IG任人魚肉。

「咁你返屋企麻!」

正路黎講,返屋企係好合理既做法,可惜,香港不嬲唔太正路。每次你食完晚飯,幾經艱辛「噢」完個一個鐘車成功送抵女朋友到府上,正打算一推門就黎個激情擁抱,埋身肉博,你會駭然發現原來已經嚇親伯母,即使你堅持乜都唔理衝埋入房,又會滾搞到佢研究緊愛情動作片既細佬,雖然萬梓良無教,但阻人研究一樣罪大惡極。

最後,你發現你只能夠出返廳同伯友一齊睇《降魔的》,然後趕車返屋企瞓教第朝返工。

「咁唔返屋企仲有好多地方既姐!」

呢幾十秒既彌足珍貴

當然,無人逼你返屋企,但當喺公園後樓梯又驚俾人「突發:男女公園激情流出」;尋覓理想又驚用埋今個僅餘既積蓄,影響到買樓呢個更宏大既理想;想上飛鵝山先發現自己無車;想去旅行先知道請唔到假;請到假又領匯到連去長洲租東堤小築既盤川都好勉強,你就明白,點解誠哥會話「細價樓都有佢既需求」,因為一個屬於自己既空間係幾咁難能可貴。

即使你只係想輕輕鬆鬆咁同女朋友浪漫一下,都已經係一個太傻太天真既諗法。

所以你唔難理難,明明又一城有部直上到頂既升降機,啲人都硬係要咁迂迴咁搭電梯(當然唔排除有人喺仲未知有電梯既,因為部lift真係好隱閉),呢幾十秒既彌足珍貴,正正就係呢個城市既悲歌。

只是想不到,原本喺呢貧富懸殊既大都會,階級觀念無聲地植根於我們心中— 屋村仔難以搭上中環半山,Asso仔從來總要站一邊,因為大家都相信地球是Hong Kong U領先;如今這一個小階級造成的差距,卻能夠為我們從紛擾的鬧市中送上一份抽離。

「講到咁重要咪快啲結婚囉!」

除左唔見野既時候問你做乜唔放好啲野,遲到問你點解唔早啲出門口,撞親好痛仲要斥責你要小心啲之外,呢句應該都算難聽既榜首。

好好抱擁這分鐘

即使無時無刻都在幻想同住後的二人世界,但對多少有為青年,呢個仍然一個猶如普選的夢想。

近年每每有新樓落成,都係一大堆父母幫仔女買樓既訪問,有人話呢啲根本唔係新聞,反而覺得可悲;但諗深一層,行仔立刻想起老師的教誨,狗咬人唔係新聞,人咬狗先係丫麻。所以每次又有流出,除左即刻睇下有無link之外,行仔心中都不禁為可憐既港青流下體恤既淚水。

所以,小時候搭電梯覺得煩又慢,但依家兩個人一齊既時候,反而更珍惜當下既時光,因為你會體驗到咩係「完全明白是放蹤」,很想和你好好抱擁這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