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女朋友做空姐  其實我有我難處

有個女朋友做空姐 其實我有我難處

回看舊文,看到當年傾聽好友與他空姐女友的拍拖點滴,眨眼兩年,仍然未散,好奇之下再為他製作《做空姐既另一半其實唔易 – 貳》,好讓他再次抒發長埋心中的感受。

文章授權:逆行@電視汁撈飯

「或者人生就好似衝上雲霄,當Sam哥同Zoe經過重重困難,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你諗住大家都會開開心心生活落去。但你估唔到,佢會有第二集,而Zoe一開波仲瓜埋。

由你初初做空姐開始,我已經明白我地既關係,將會面對無盡挑戰,由出ticket等waiting既煎熬,到時差為我地帶來既阻隔,過去數年看似眾多難題我們也成功一一克服。

當我以為頭一兩年乜都捱過左,依家先發現,原來比賽先岩岩開始,我地都未對最勁個大佬-成長。而呢份工面對既,將會係更多更煩既大佬。

首先,每次有人問起知道你又飛左,諗住除左同我講恭喜之外都唔知講咩好,可以自由自在咁花天酒地,由初時我也享受這份無拘無束,一兩年後真真正正感受到你有你既生活,我有我既忙碌,就算大家都無關節痛,但連一個星期六的約會,也要等到三星期後才能成功,每份失落原來也在累積。

不過我們也長大了,家人也徐徐變老,自然想有更多時間陪伴屋企,眼見你連自己家人亦要取捨,留家團年還是過新年也只能二擇其一,我只好把希望你見下我屋企人既願望長埋心中,每次那些八婆二嬸問:唔見你女朋友既?我也只能像特首一樣,給與公式的回答。

如果警察最重要係枝槍,我深信空姐最緊要就係個更表。每次看到你收到那個格仔表的激動,立刻send過來的開心分享,然後24小時不斷埋頭苦幹地swap,以前不明所以,現在它也成為了我的行事暦,余春嬌會因為張志明變得幼稚,那空姐的另一半就會因為咁記得果堆3個一組既英文字母和數字。

每次約朋友、安排活動,也希望放在你工作的日子,希望預留時間在你回港時見面。奈何身為返一至五既奴隸獸,放工已經疲憊不勘,你亦可能因為long haul回來要補眠,閒日約到出黎既時間其實唔多,更甚者是十個周末七個你也「但要走、總要飛」,這種奇異的long D,比大眾想起來更難維繫。

可能有人會話好多工都返shift既姐!有心點會約唔到!但當你一連數天分隔異地,然後她終於回來你卻要OT,到你空閒時她又約了中同十周年聚會,那份無奈,長期下來卻是折騰累人。

再者,成長讓我們也要考慮「將來」。

其實頻繁的旅途己龍經是你辛勤的證據,可惜薪金卻由當初的尚算不俗慢慢變成跑輸大市。

縱然曾經閃過叫你『不如諗下轉工』的念頭,但只要看到你在outport耀眼的傻笑,我就更很肯定雖然每次你也在大叫如何不想返工,但心底裏你還是喜愛這份工作,即使自己做不到或者根本沒有想做的事,也希望你能夠堅持自己所愛,更為著十秒前自私的自己而愧疚。

只是想到要你涼薄的公司大幅加薪或到你升職也許是真普選後的事,身為男人,就更為著自己的無能而無助,掃著你返工旅行的相,每次也在想如果是我倆結伴同遊一定又會是一段難忘回憶,但我卻只能繼續安坐家中與方東昇和兩個可愛妹妹世界零距離。

最後,還是面對各方的好奇和關心,也許是出於好意,或是純粹八掛,大家也對我倆的關係深感興趣。初初一兩年都可以用體驗下甚至玩黎回應,但到三四年,大家也會投放懷疑的眼神。

到了咁上下年紀大家也愛問「佢轉返出去未呀?」「幾時結婚呀?」,一個又一個前路問題好比當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前的擔憂,成為沉重的打擊。然而,世界總是著眼在你發出耀眼光芒的地方,卻對陰影視而不見,外人總是難而明瞭你工作的兩難,和我比力威更掙扎的掙扎。

或許如同每次聽著別人的感情煩惱,也會認為只是小事一樁,但正因為感情從來也是如斯細膩,就更會因為細微的動作、少許的感受造成巨大的影響。而當這些影響由一年半載累積到三四五年,加上面對生涯規劃的壓力,真正的考驗現在才開始。

每次有人問我係咪有平機票,話咁咪好正,我都帶著一份茫然,腦海瞬間空洞,只能繼續回答,「都係既」

過左幾年先發覺,原來做空姐另一半,真係唔易…」

問左朋友一句,佢就一野爆左半個鐘,喺沉默良久之後,我終於搵到位問

「咁你有無諗過同佢傾下,或者叫佢唔好做?」

好朋友拿著手中的Corona,仰天長望。

「有」「但我想佢繼續做自己想做既野」

「但你講到好難維繫咁喎..」

「咁我鐘意佢,大哂架麻」

無錯,除左上天安排,夠鐘意,都係大哂既。

延伸閱讀:

靚女靚仔係唔係必要? 空姐入職Q&A

升職加人工 職場識撈5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