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讀得多而不通 投機者的極品七傷拳

書讀得多而不通 投機者的極品七傷拳

【投機】 上週三(3月7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請辭,市場恐慌,港股失禁。但筆者自己卻非常高興。並非因為沽空了,而是因為目睹學生進步,心感欣慰。

撰文:吳瑞麟(美股隊長)|圖片:網絡圖片

投機者的極品七傷拳

當時兵慌馬亂,有同學引傳媒之言,怕加息致美債暴跌、油價高、無風險利率、引伸波幅趨升,股市危矣! 幸一舊生Raymond Wu回了句精警話:「其實唔使咁複雜,總之點都好,息升就股價跌,無其它可能性。」 誠哉此言!妙哉此言!

一言道盡,「頭條新聞投資法」罩門:陷入偏狹框架(A Narrow Frame)(理論詳見《零偏見決斷法》(Decisive)一書)。 看似深奧,實則英國「脫歐」,永無一脫後,美股、歐股暴升的預測;美國大選,只得特朗普當選、世界末日的「先見之明」。

可是邏輯上,好消息市可跌;壞消息多照升。老股民見怪不怪,以此搵食,十拿九穩。 回顧自己摸索投機聖盃之旅,也曾七傷拳當易筋經,日夕苦練。 海嘯後,最愛看文人財經報,日夜併圖,深究「雙底衰退」,後賣樓、清股、買金,嗚呼哀哉!

投機
強手收貨,不會致電報館,手影卻必見於圖表。

失於太重預測而輕圖表

到歐債危機,「升級」看《金融時報》,日夕追蹤歐盟會議,期盼歐元崩潰、歐盟瓦解,手上認沽期權,升價百倍。 怎料數年後,希臘國債息率,竟低於美債。全球負息率(negative bond yield)債券,多如牛毛。 放數無息收,反要貼錢,誰人能料?

最慘是股、樓續升逾倍。 隊長是典型的有聰明、無智慧。書讀得多而不通,知識障深重。雜學百家,無一通曉,投資苦無進境。

反觀另一戰友,只醉心研究《股市作手回憶錄》及《笑傲股市》,從原祖「CANSLIM投資法」起步,先揚棄基本因素,只炒帶柄茶杯型態(Cup and handle pattern),2009至2011年於港股賺取第一桶金。

後再改良前人系統,去蕪存菁,不再拘泥杯柄,自成一派。 去年港股氣勢如虹,竟能純靠圖表,達八成命中率;盈虧比率,竟達5:1。 親眼目睹,獨孤九劍,再反思自身,失於太重預測而輕圖表。

強手收貨必有手影

戰友不吝指點,回首平生所學,廓然開朗:利佛摩(Jesse Livermore)、達華斯(Nicolas Darvas)、溫斯坦(Stan Weinstein)、米奈爾維尼(Mark Minervini),笑傲股壇數十載,全靠細心閱圖,以供求、阻力、支持、型態、波動性、交易量,歸納出強、弱手互易之道。

強手收集完畢,乘勢跟隨,獲利如探囊取物。 股票為何會升?需求大於供應也。強手進駐,需求自盛;耐心收集,供應必歇。 貨入強手,乏短視散戶「食雞餬」攔路,自能扶搖直上西天。

直至德國股神科斯托蘭尼(André Kostolany)所授交易量放大,參與者人數飆升,派發(distribution)開始,長期升勢方歇(詳見「科斯托蘭尼雞蛋」)。 千帆過盡,因緣俱足,開始體悟,五人於著作所述,實同一道理的不同面相,暗合《史記》:「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途」之理。 前半生好看新聞,輕價、量,實捨本逐末。強手收貨,不會致電報館,手影卻必見於圖表。

吳瑞麟(美股隊長)為本地家族資產管理辦公室(Family Office)投資總監,Homeblogger美股投資課程導師,擅長美股投資,以及期權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