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遠東打拼五年做業主 細細粒擁三個上海物業 | 星級理財

何遠東打拼五年做業主 細細粒擁三個上海物業 | 星級理財

何遠東及陳嘉佳(細細粒),除工演藝廣受認同外,投資亦有一手,尤其是在置業上,兩人均是業主,究竟他們是如何一圓上車夢?

撰文:梁彩鳳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TVB、受訪者

何遠東一個人打三份工 打拼五年做業主

去年底播出的劇集《降魔的》,當中「龍貓」一角賺人熱淚,何遠東的演技備受肯定,並入圍無綫電視「萬千星輝頒獎禮2017」最佳男配角,可惜最終落敗。演藝學院畢業初期,何遠東不問報酬,默默耕耘,死慳死抵,為的是盡早清還學生貸款,以及儲錢買樓。除工作外,他炒外匯及「仙股」,最終成功「上車」,現時供樓當儲錢,餘錢交給父母打理,「肥仔」自有其貼地理財觀。

何遠東現正在內地拍攝《包青天》,預算於4月中完成,之後會拍攝另一部電影,工作不斷。他去年首次參與電影拍攝,與張晉合演的《張天志》即將上映,他在戲中經常被打,能給觀眾帶來新鮮感。

何遠東一直作多線發展,同時堅持教書。雖然近年教書時間已經大幅減少, 但仍然堅持每個週五黃昏在屯門的社區中心任教兒童戲劇。

何遠東瓣數多

「我甫畢業便開始在那兒執教,已經十年,看著小朋友成長,由最初的膽小、懶閒,變得主動積極,給予我極大的滿足感。」

何遠東
演藝學院畢業初期,何遠東不問報酬,默默耕耘,死慳死抵,為的是盡早清還學生貸款,以及儲錢買樓。

出生時住大磡村

為了繼續這份教書工作,有時放學後,何遠東「飛車」返回無綫,繼續電視劇的拍攝工作,他坦言自己對工作充滿熱誠,因此不覺得疲累。

何遠東出身於清貧家庭,出生時住在大磡村,因住處遇上火災,一家四口獲政府編配至大埔區公屋。

父母刻苦工作,由於教育水平較低,需要付出勞力,同時要懂得生存智慧。

何遠東
何遠東一直作多線發展,同時堅持教書。

一年還清10萬元貸款

「以前我經常覺得爸爸很孤寒,我想買Game Boy電子遊戲機,但他不肯。當時我會埋怨,但踏入社會工作後,我才知道一分一毫都是得來不易。」

雖然父母辛勤工作,賺的錢其實不多,但仍有錢剩下來,讓何遠東到演藝學院升學,學費合共達20萬元。

 

何遠東
何遠東現正在內地拍攝《包青天》,預算於4月中完成,之後會拍攝另一部電影,工作不斷。

投資日圓澳紐元

何遠東當年申請學生貸款,畢業後須分期攤還,雖然利率很低,但他覺得不值,於是向父親借款10萬元,一次過清還貸款,自己努力工作賺錢,並於一年內全部還給父親。

父母辛勤工作,父親常言「馬死落地行」,所以何遠東從來不會讓自己沒有錢用,有工作便做,甚至不問價錢,每天至少做三種工作,包括配音、話劇、電視劇、教書,早、午、晚、凌晨接連開工。

他家住大埔區,山長水遠去柴灣配音,呆坐一天也未必有工作,人們見他肯搏肯捱,叫他配點雜聲,工資扣除車費及飯錢,整天才賺得100元,不過他已很滿足,至少有錢賺,還有東西學習。

為了慳錢;加上工作繁忙,有時他只買大大個提子麥包充饑,坐「叮叮」代步,盡量減少消費,這種日子捱了三年。

「當年目標明確,就是努力儲錢,每個月堅持一定儲起2,000至3,000元;加上當時青春,死捱死抵,我仍然肥肥白白,我慶幸捱過這些日子。」

何遠東這樣努力,除了還錢給父親外,還有一個目標,就是置業,因為始終需要自己空間。

儲錢固然可以累積財富,但他明白投資的重要性。由於自小受父親薰陶,知道炒賣外幣可以賺錢,所以也嘗試用這個方法,先後投資日圓、澳元及紐元。

何遠東喜歡留意時事,特別關注令外幣價格升跌的國際大事,然後自己再分析;加上經常看外幣匯價,以日圓為例,港元兌日圓普遍於7水平,當跌至6.9時,他便開始留意;進一步下跌至6.8便入市,待升上7水平沽出。

「爸爸經常分享買賣外幣的經驗,但多是『馬後炮』,當我第一次賺到500元,覺得自己真的很叻,很興奮的告訴媽媽:『阿媽,我賺咗500蚊!』」

投資「仙股」曾賺一倍

此外,何遠東又學習買股票,當年流行炒「仙股」,他以10,000元入市,結果短時間內賺了一倍,雖然朋友叫他等多一會,甚至可以賺三倍,但他嚴格控制風險,因他認為全部都是辛苦錢。

不過,他買了另一隻「仙股」,10,000元本金卻蝕了7,000元,拉勻只賺了3,000元,但他已經很滿足。

何遠東
新春節目,何遠東與安德尊(左一)扮財神。

20萬首期上車

入行五年,何遠東工作愈來愈忙,經常早出晚歸,閒時在家練習對白及排舞,所以他希望擁有個人空間。

「爸爸常說租樓等於幫人供樓,這句說話縈繞我心。李嘉誠也說:『自住一定無問題。』最終決定買樓。」

2012、2013年間,相對現時的樓價算是合理,何遠東以九成按揭優惠,斥資逾20萬元作首期,買入一層實用面積逾400平方呎的兩房單位。

何遠東的同學遲了一、兩年買入相若單位,樓價已上升了50萬至70萬元,早年成功置業的何遠東坦言自己相當幸運。

由於樓價已有一定升幅,何遠東可加按套現進行其他投資,故他考慮在外地置業,例如泰國,方便與家人旅行時居住。長遠來說,何遠東當然希望能夠在港再買一層樓,用作放租或給父母居住,不過現階段未能負擔得起。

何遠東
何遠東與母親到萬佛寺遊覽。

視供樓為儲蓄

現時他視供樓為儲蓄;加上日常開支經已所剩無幾,不過會將餘下收入全部上繳父母,因為這樣可以哄他們開心,況且他們不會花掉,一定會替他儲起來。

雖然已有一定知名度,但何遠東仍然維持「貼地」的生活, 照舊『篤』魚蛋、食魚蛋河、搭巴士或港鐵,閒時落街買餸,與街坊寒暄,拉近與觀眾的距離。

「在學校教書,有小朋友說我是明星,但我說我不是明星,職業是演員,工作是扮演不同角色,沒有明星的光環,令我更加享受這份工作。」何遠東滿面笑意地說。

何遠東
父親(左)經常烹調美食給何遠東。

和平解散劇團

何遠東十年前畢業後投身社會,發覺話劇界有很多弊病,例如開工不足、拖糧等,他與朋友希望能夠發奮圖強,搞一個健康的劇團。

三個人每人出資不足10,000元,在2013年成立小種子藝術劇團,主力進入幼稚園及小學進行教育工作,另會進行巡迴表演,並與其他團體籌辦各式活動。

「我們沒有租用地方,接到工作才請兼職或自由工作者合作,將開支減至最低。」

何遠東負責管數,劇團營運得不錯,做到他們當初的目標,準時出糧之餘,演員若有經濟困難,甚至可以先支薪後工作,三名股東多年來也有錢賺,雖然並不是賺大錢。

近期劇團發展遇上樽頸,因為長遠來說需要自設劇場,但租金實在太高;加上何遠東工作愈來愈忙碌,最終決定和平解散。

何遠東
何遠東與演藝學院同學慶祝畢業10週年。

肥仔也可著靚啲

何遠東一向身形肥胖,以前對衣著不太講究,多在旺角購買「剪牌」衣服,一件衣服穿很多年。

「以前看見別人穿著漂亮衣服,自己不止羨慕,而是妒忌,心想肥仔為何不可以著靚啲?」

隨著知名度提升,他不時需要出席活動,衣著不能太過隨便,可幸現時有服裝贊助,個別公司甚至替他訂做衣服,令他喜出望外。

何遠東正著手籌備推出自家服裝品牌,專攻大碼男裝,首階段包括T恤及恤衫,價格大眾化,但設計有品味,而且品質有一定保證,預期今年內推出市場。

初期這個品牌將與其他品牌聯乘,藉對方的實體店及網站作起步點,然後再慢慢發展。

「我暫時未知需要投資多少錢,計劃將劇團以前賺到的錢,用來投資這個自家品牌。」何遠東說。

何遠東
何遠東亮相Do姐節目。

細細粒難買香港樓 擁三個上海物業

【星級理財】當上藝人後,陳嘉佳(細細粒)開始學習理財,雖然炒賣仙股損手,但由表姐代為投資高息債券,穩陣收息,平衡風險。

剛過去的農曆新年假期,陳嘉佳非常忙碌,因為她須為有份參演的三部賀歲電影, 四出宣傳及謝票。

現時陳嘉佳身在內地拍攝綜藝節目,努力地進行各項比賽,另外還有廣告及電影合約在手,工作相當忙碌。

陳嘉佳於2013年拍攝無綫劇集《老表,你好嘢!》出道,至今僅四年,她形容自己相當幸運,《老表》系列劇集為她帶來知名度及機會。

收入維持在穩定水平

「過去數年,我的收入維持在穩定水平,足夠應付家用、屋租、旅行及投資,我期望今、明年能有大突破,收入倍增。」

陳嘉佳
陳嘉佳於2013年拍攝無綫劇集《老表,你好嘢!》出道,至今僅四年,她形容自己相當幸運,《老表》系列劇集為她帶來知名度及機會。

陳嘉佳教琴月賺數萬元

陳嘉佳於上海出生,兩歲時隨父母來港定居,兒時家境尚可,父親任職工頭,月入10,000多至20,000多元,讓她可自小學習鋼琴。

由於父親遲結婚及生育,年紀與陳嘉佳相距甚遠,當她10多歲時,父親已退休,漸漸由她接棒做經濟支柱。

她擁有鋼琴八級資歷,中學畢業後,順理成章做鋼琴教師,一教就是十年。

「教琴收入很好,平均每月逾20,000元,高峰期可達30,000至40,000元。」

當年陳嘉佳依循上海人的習慣,將所有收入上繳母親, 每逢週一支取500元作零用錢,主要用來買點東西及應付出外用膳,其他洗費則由母親支付,連八達通也是由母親增值。

陳嘉佳
陳嘉佳於上海出生,兩歲時隨父母來港定居,兒時家境尚可,父親任職工頭,月入10,000多至20,000多元,讓她可自小學習鋼琴。

獲王祖藍賞識

「當年沒有甚麼支出,由於身型肥胖,我較少打扮,衣著十年如一日,上衣配吊帶裙,夏天穿短袖,冬天加件外套,衣服也是媽媽親手做。」

雖然收入不俗,但是教琴這工作卻令她愈來愈無朋友,因為別人放假的時候,往往是她最忙的日子,結果她萌生轉行的念頭。

陳嘉佳後來加入電影公司做文職,底薪約8,000元,由於需要跟進電影製作,另外會有佣金收入, 平均月薪可達20,000至30,000元。

這段期間,陳嘉佳不時在電影客串做「茄喱啡」,因而結識王祖藍,後獲對方賞識,推薦演出無綫劇集《老表,你好嘢!》。

陳嘉佳
陳嘉佳後來加入電影公司做文職,底薪約8,000元,由於需要跟進電影製作,另外會有佣金收入, 平均月薪可達20,000至30,000元。

每月繳交定額家用

《老表,你好嘢!》在2012年9月完成拍攝,但於翌年2月才播出,這段期間,陳嘉佳繼續在電影公司做文職,確保有收入。

該劇播出後,陳嘉佳開始有知名度,但工作量有限,故她仍然兼職做電影公司,有時日間拍攝,夜晚再回公司完成工作。

「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半年,其後我當藝人的收入,開始超越文職工作,我才向老闆辭職,因為我比較穩陣,始終做藝人收入不穩定。」

當上全職藝人後,陳嘉佳開始密謀財政獨立,不再將所有收入交給母親,而是每月繳交定額家用。

陳嘉佳
過往陳嘉佳與父親將收入全部交給母親,母親喜歡用來投資股票,但經常在股災中觸礁。

炒股曾蝕近50萬元

身在內地的外婆入住安老院,每月費用達10,000元人民幣;加上香港屋租及母女兩人日常開支,她每月給30,000元母親,負擔不輕。

過往陳嘉佳與父親將收入全部交給母親,母親喜歡用來投資股票,但經常在股災中觸礁。

陳嘉佳腼腆地笑說:「我叫媽媽不要再買股票,但我自己卻去買,聽朋友的『細價股』貼士,每次買幾萬元,結果買了一堆『垃圾股』,現時手上有七、八隻,前後蝕掉近50萬元,從此不敢再買。」

陳嘉佳
陳嘉佳的表姐從事金融業,不斷勸她儲錢,然後透過投資「錢搵錢」,故她現時將家用以外的半份錢,交給表姐處理。

 

買手袋手錶保值

陳嘉佳的表姐從事金融業,不斷勸她儲錢,然後透過投資「錢搵錢」,故她現時將家用以外的半份錢,交給表姐處理。

每當她儲到數萬元,便交給表姐,後者主要替她購買高息債券基金,年息約5厘,她選擇不收取債息,而是買入更多基金單位,繼續滾存。

另一半餘錢,陳嘉佳主要花在吃喝玩樂,除照顧家人外,因仍未成家,生活較為自由,她寧願努力賺更多錢,也不想太過節制自己的花費。

「有時去數天旅行,我不介意花萬多元,別人可能覺得太豪,或者覺得不如儲起來更好,但我絕對不會這樣想,雖然經常被媽媽鬧,但我覺得花了還可以再賺回來。」

話雖如此,陳嘉佳並不揮霍無度,她自己心中有數,絕對不會入不敷支。

購物方面,陳嘉佳會買自己喜歡又能保值的東西,例如名牌手袋及手錶,需要時可帶出街,但物件本身有轉售價值。

「人有三衰六旺,無人知明天會如何,不幸的話,可能會不夠錢用,這時手袋及手錶便可以用來救急。」

陳嘉佳坦言,自己喜歡賺錢,因為長大後,想買的東西愈來愈多,例如物業,所以要努力賺更多錢。

陳嘉佳
陳嘉佳坦言,自己喜歡賺錢,因為長大後,想買的東西愈來愈多,例如物業,所以要努力賺更多錢。

三個上海物業

陳嘉佳於上海出生,以往每逢過年、暑假都會回鄉探親,住上半個至一個月。

外公及外婆當年是工作人口,因此獲政府分派「裏弄」單位,可以用非常優惠的價錢購買,故他們於30多年前用5,000元人民幣,買下一個面積200多平方呎的陸家咀單位。

「這個單位現時升值至300多萬元人民幣,可以出售,不過我們正在等待清拆。」陳嘉佳說。

逾十年前,陳嘉佳開始教琴生涯,收入穩定,由於希望改善外公及外婆的生活環境,於是在浦東新區買入一個面積約800平方呎的兩房一廳單位,連裝修費僅17萬元人民幣。

後來,陳嘉佳厭倦教琴,與母親返上海住了一年,這段期間四出睇樓,剛巧當時有傳迪士尼樂園進駐上海,古鎮附近開通鐵路,她們在距離浦東機場約20分鐘車程的地方,斥資32萬元人民幣,買入一個約1,000平方呎單位。

陳嘉佳兒時在港住在公屋,後來父親去世,而她當上全職藝人,收入遠遠超越公屋的收入限制,故搬離公屋,在灣仔區一帶租屋。

「香港的樓實在買不起,我會考慮『圍港』,留意『圍住香港』的地方,例如日本、泰國或內地,這些地方的物業,努力賺錢數年仍有可能買到,要在香港買樓實在太辛苦,可能要犠牲很多消費。」陳嘉佳說。

陳嘉佳
陳嘉佳兒時在港住在公屋,後來父親去世,而她當上全職藝人,收入遠遠超越公屋的收入限制,故搬離公屋,在灣仔區一帶租屋。

淘寶入貨賺零用錢

做文職期間,陳嘉佳與同事夾份在淘寶買刷火機,每個成本價約2元人民幣,她們每人入了500個。

當時適逢聖誕節,兩人最初在觀塘街上攤檔售賣,每個定價10元, 但銷情慘淡,結果同事放棄,白白蝕了1,000元人民幣。

陳嘉佳轉戰網上,最終悉數售出,三分之一以10元出售;另外三分之一以半價出售,餘下三分之一半買半送,收回成本價,拉勻賺約1,000至2,000元。

其後,陳嘉佳經常在淘寶入貨,然後放在網上平台銷售,平均每月賺約3,000至4,000元。

「我經常在辦公時間去港鐵站交收,後來被老闆發現,他頗有微言,結果不敢再做。」陳嘉佳打趣地說。

陳嘉佳
陳嘉佳轉戰網上,最終悉數售出,三分之一以10元出售;另外三分之一以半價出售,餘下三分之一半買半送,收回成本價,拉勻賺約1,000至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