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這無盡旅途 Supper Moment 紅館之路從不易行

踏上這無盡旅途 Supper Moment 紅館之路從不易行

以一曲《無盡》唱得家喻戶曉的Supper Moment,曲中一句「踏上這無盡旅途,過去飄散消散失散花火,重燃起重燃點起鼓舞。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仍然倔強冒險一一去征討」喚醒不少人對追求夢想的執著。但其實他們創作此曲之出發點卻並非如此,他們坦言:「我地冇特別將自己的夢想去好強調,因為呢幾年樂隊同追夢似乎好連埋一齊,但其實咁諗好似太單向,因為其實每個人都有夢想,如果純以夢想作出發點,其實好多歌都係講緊夢想,例如做情聖係某一個人的夢想,咁情歌都可以係寫緊佢的夢想」,所以此曲反而是他們當時心境的反映,如由2006年出道至今的感想和對家人、朋友和社會的感覺。人生應有屬於自己的態度,隨心而行,以歌為鏡。這意境之美,從Supper Moment 身上便可見一斑。

撰文:愛投稿的人(墨絡)|圖片來源:Supper Moment Instagram

1)心境常愉 笑看風雲

俗語說:「萬事起頭難」,他們初出道時仍未成名,負出的努力可能因無人問津而付諸東流。加上現實環境掣肘,如承受經濟壓力等,教人身心俱疲,換作其他人,可能早已經不起考驗而另闢蹊徑。但他們這些年來一直默默耕耘,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九年間從不間斷,唱寫出一首首扣人心弦的歌曲,如《有你有我》、《P.S. I Love You》等。面對難關,他們直言:「唔好認為冇收入的東西就等於係辛苦先,冇錢同辛苦唔一定成正比,正如打機,都係因為開心你先打,而唔係因為錢,夾band同樣。即使唔夠收入時,都會搵其他方法去維持收入,令夾band同維持收入可以並行發展」。從他們身上學懂人生在世,不能沒有追求,不能不作奮鬥,不能不去探索。若感動過,若燦爛過,並不枉過。與其選擇固步自封的安逸生活,庸庸碌碌,平凡半生,何不勇往直前,做自己想做的東西。

更甚,沒有大型唱片公司支持,自立門戶絕不容易,當中辛酸實不足為外人道,持之以恆更是步履維艱。但他們依然能恬然自處,迎難而上,關關難過關關過,正是因為他們從不為仕途遇挫而惆悵獨悲,想壞忘好,他們重申:「如果成日諗辛酸就唔想做」,因此,做事若問心無愧,實不必再三苦纏結果孰好孰壞。縱然其公司規模非豪門之流,名人員之專長卻五花八門,繼可互補不足,加上樂隊起步之時,正值臉書風行,不再是主流媒體主宰歌手成功與否的不二法門,終一鳴驚人,嶄露頭角。

2)天馬行空 揮灑自如

往往Band Sound 總是給約定俗成,讓人有叛逆、狂人之感。但他們則覺得:「Band Sound 都可以有好多唔同嘅音樂,而我地冇既定的想法框住自己,所以咩都有可能」。可見他們絕不盲目跟從主流,而按自己喜好創作音樂,才可寫出層出不窮,千變萬化的曲風,如金屬狂人的《機械人》、柔情似水的《月亮代表我受了傷的心》和溫馨抒情的《小伙子》等。

此外,隨着科技日新月異,手機上附隨身聽功能的可謂人手一部,網上藏有的歌曲應有盡有,只需按鍵選聽便行,故不必大費周章購買唱片,使香港唱片市場陷入危急存亡之秋。不少公司為保銷量,往往審時度勢,推出迎合市場口味的歌曲,如近這十年常以情歌作主打。但他們卻不敢苟同:「其實呢個年代係冇一條formula係會令首歌一定紅,好似韓國首Gangnam Style唔係情歌都一樣有成二十億點擊」,因此他們笑說:「所以我地比較以平常心寫題材,自己有感覺就向果個方向寫,可能用一堆chord加埋速度就可以刺激到自己,創作音樂」。

而若要唱出懾人的歌,他們異口同聲表示:「只要唱果個人有心思同真心,就可以打動到人,而唔係題材問題」。若我們常被公式化設限,隨波逐流,反而看不到自己的內心,唱歌所表達之情感亦只會非黑即白,單調乏味。

3)香港音樂 繼往開來

不少人認為香港樂壇現已回天乏術,需推倒重來,如已故著名音樂人黃霑在2003年發表的博士論文提到:1997年後香港鄰近地區競爭力不斷上升,但偏偏香港樂壇變得固步自封,只著重包裝,使音樂質素下降,整個行業均屬短視。但Supper Moment 卻斬釘截鐵的說:「不同意香港音樂已死」,更引用前輩林子祥在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的講話:「以前同現在的歌手的分別係邊到?就係以前的樂壇容易做好多,因為人都少好多」,而推敲出:「即係以前的歌都少好多,可能以前十大中文金曲,譚詠麟同張國榮係會重覆拎幾首的」,最後語重心長道出:「而家樂壇競爭大左好多,多左好多選擇,如果香港音樂真係死的話,就係觀眾唔珍惜啦」。

誠然,香港仍有很多對音樂抱熱誠之人,見其生不忍見其死,正力挽狂瀾。如Supper Moment,即使多年來遇上不少難關,甚至挫折,仍淡然置之。反而一直用心做好音樂,終日閉門寫歌,遍遊校園商場唱歌,由起初台前可能只得一角觀眾靜默支持,到後期在九展開了逾3000人的演唱會,每次表演,台下觀眾的呼聲總是如雷貫耳,眾人皆隨拍子舉起雙手揮動,如癡如醉,樂此不疲。可見樂迷仍對本土音樂充滿期盼,香港音樂正穩步上揚,絕非如紙船,輕易受到動搖。

正如其作品《最後晚餐》歌詞所言:「到處也是彩色,只因歲月印有你我的足跡,情從未變, 歷練了多少變遷」。